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多CP】wrong (六)[法医设定]

不要去猜他会怎么发展,我都不知道我的手会写出来什么,只能说逻辑性不强,脱离沙雕写严肃的我感觉玩脱了(ノಥ益ಥ)

注意:逻辑性非常的不强!部分地方非常的不科学!
(PS:邪教出没)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

 

如果不是提示,那就是一个障眼法,可是他总得有一个意思,聪明的人不会做毫无目的的事。

“可是,他万一真的只是一个障眼法,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呢?”

“你先闭嘴,kid。”

“哦。”

一时间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沉重,旺达提议去找刑侦组的一起商议。

“你们说,是仇杀?”

克林特看着白版上越画越乱的线条,只觉得一阵阵头大,他们解决的疑难案子不在少数,这个却异常的复杂。

简直要烧干脑子里的所有水。

“巴基?”

史蒂夫询问巴基的意见,后者点了点头,其他人都停下议论来看他们俩的神秘互动。得到允许的史蒂夫抬起头来,站直了身子。

“既然这样,告诉你们吧,那个标志是一个反派组织,巴基之前的任务曾经与其接触过,非常凶险恐怖。”

“这个消息是被上层封锁的,巴基只告诉了我,但是与其让大家这么乱猜,还是告诉你们的好,只是对其他人要保密。”

托尼瞥了一眼帕克,后者立刻捂住嘴点头。

在托尼心里,帕克就是一个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说起话来永远不仔细思考的孩子,有时候祸真的从口出。

托尼作为年长者,不由自主的想要照顾一下这个孩子。

“寻仇总要有个理由吧。”

朗发言。

“曾经刺杀总统,那他还和谁有关联。”

“查尔斯。”

“他们之前是什么关系?”

  “如果当初不是替艾瑞克辩护,查尔斯现在绝不是现在这个高度,也不用参加下个月的选举。”

  “等一下,选举。”

  索尔似乎发现了什么关键点,立刻催朗把具体消息调出来,尤其是查尔斯的对手的消息。

  “我们这样,已经介入到上层了......”

克林特担忧的看了其他人一眼,他家里还有妻儿要养,所以他办事通常都会考量一下。

“难道放任这样残忍的凶手逍遥法外么?”

“当然不。”

史蒂夫目光中闪露着坚定,他不能容忍凶手逍遥法外,如果领导他们的上层一个个都是杀人凶手,那他们如何安心的接受任命,人民如何安心的生活。

“找到了,他的对手萨诺斯,观念思想与他完全相反,并且放话说这次选举一定打败他。”

“查尔斯的支持者要比他多出四分之一,他哪里的自信。”

“如果,有什么让查尔斯分心呢?”

“你是指艾瑞克?”

“他们到底什么关系,你们这说的。”

山姆被他们的对话绕的云里雾里,这一个高层一个逃犯,怎么就感情这么深了。

洛基给他们讲了一下查尔斯和艾瑞克的过去,他们是中学就在一起上学的同学,在校期间就是风云人物,长期站在对立面。大学毕业之后,查尔斯继承家人愿望开始向上流社会踏步,而艾瑞克却从他的对立面站到了他的身边,扶持着查尔斯度过了起初的困难时期。

他们的关系在外人看来暧昧不清,本人却永远回应只是老朋友。

直到当时新上台的总统发表极度过激言论,艾瑞克刺杀总统后潜逃。

艾瑞克消失于人类视线,而查尔斯的地位一步步提高。

可现在艾瑞克又重新出现,还伴随着这样一起血腥残忍的案子,上层怕是也要掀起风波。洛基和索尔回家吃饭的时候特地提醒奥丁,最近可能有变化。

“你们小心,发现能力不够之后不要勉强。”

奥丁同样回以忠告,他本来希望有一个儿子能找个平民一点的职业的,但是没想到洛基非要和他哥在一起。

“锁定目标了。”

“什么?”

没想到一大早就能听到这样惊爆的消息,还处在迷雾中的刑侦组人员有点懵,罗德只好拿给他们一个本子,上面记录着什么。

“昨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罗德解释,那个神秘来电讲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杀害那四个人的叫恩.沙巴.努尔,最近和萨诺斯有牵扯。

“就这么破案了?”

朗感觉简直不可思议,他们一堆人焦头烂额了这么久,一个电话就给解决了。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打电话的人是谁。”

“他没说。”

“..........”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那现在怎么办?”

“接着查。”

“不行。”

众人点头之余突然有反对的声音,其他人忍不住回头看向巴基,后者咬了下嘴唇,然后开口道。

“他们提供消息,就是希望我们别再往下查了。”

万一挖出什么堵不住的洞,该怎么办。

社会就是一张巨大而密密麻麻的网,你永远不知道顺着一根线能找出什么,牵一发而动全身。知道太多,往往离死亡更近。

这个世界远比你想的黑暗,只是你离黑暗太远,才不感觉惧怕。

巴基的话让其他人表情黑的滴水,弗瑞也在当天中午给他们下达了不要再查的命令,捉住恩.沙巴.努尔就行了。

史蒂夫显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黑暗就摆在他的面前,他却要选择避让而不是去开一盏灯。想要找局长理论,巴基却比他更快一秒的抓住了他的手。

“冷静。”

两人手心的温度交融到一起,史蒂夫只能安静下来。而索尔那边,比他更激进,听到就此放弃后狠狠的开始拍桌子,最后被洛基连拉带拖的带出去了。

你之前没有解决的事情,都会以另一个方法转回到你面前。

洛基在索尔安静下来后,把他带到了解剖室,托尼支着下巴坐在凳子上,前面的桌子上解剖用具摆的整整齐齐。

“你知道那个电话是谁打的。”

“知道又怎么样。”

“......”

他们心知肚明,那是查尔斯或者艾瑞克打的,既让他们找到了真凶,又借他们的手让萨诺斯失去和他竞争的资格。至于艾瑞克这个逃犯,他们没有证据他们找到了,只是猜测他被查尔斯保护起来了,倘若查尔斯阻拦,他们根本不能抓住他。毫无疑问会竞选成功的查尔斯地位即将更上一层,对付他们轻松又简单。

有时候,他们不得不存在纰漏。

可是这一切,都和那个“九头蛇”组织没有关系,查尔斯为什么要给他错误的提示。

也许真的和帕克所说的那样,是他们想的太多了,只是一个障眼法?

看起来似乎是解决了,却更加迷雾重重。

评论(21)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