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搞笑向可以随意转载,长篇和车不可以,饶过在边缘踱步的我。

【叉泽】这泽莫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八)

编不出剧情了,感觉我写文都是一个套路,舍不得虐攻也舍不得虐受,所以只能口水废话。

这几天就死命赶设计,然后也不太想写文_§:з)))」∠)_等我搞死作业,我又是一个高产的好汉。

——

这泽莫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八


  九头蛇的生活没有预想之中那么安逸,朗姆洛是一直在这生活为其卖命才感觉没有什么不对。

  而泽莫,敏锐的感官告诉他九头蛇不会因为他怀孕了而接纳他这么快。虽然身体因为隆起的肚子而变得迟钝,但他的脑子还在运转。

  九头蛇一直想拉拢他,这个组织一直秉承着“砍掉一个头长出两个头”的态度,发展一切可发展之人,制造一切可制造之破坏。

  但是加入一个组织,明确阵脚之后又会引起什么麻烦呢。不过他现在这样,和九头蛇还划得清么。

  朗姆洛出门时叫他等他,结果他没有等到朗姆洛,却等到了皮尔斯。

  “有事吗?”
 
  “没事,我来看看传说中的九头蛇继承人,的,母亲。”

  皮尔斯把“继承人”和“母亲”两个词咬的极重,这让泽莫脑中警铃大作,据他所了解,皮尔斯是内定的未来继承人。

  现在施密特突然关注他肚子里的孩子,朗姆洛也是施密特眼里的红人,这一切都让皮尔斯不安,所以他来找自己,是想示威。

  泽莫不动声色的看着皮尔斯向他逼近,他现在omega身份暴露简直是把他最大的弱点摊在敌人面前。皮尔斯那种呛得人喘不过气的信息素把他包围,并且有越来越浓的趋势。

  “如果你只有这点手段,那你还不足以领导一个组织。”

  用手微微托住肚子,泽莫在这场较量里仍旧保持淡定。他已经被标记过,其他alpha的信息素影响不到他。

  “那你就有能力了?不要太自负,以为搞出了内战就了不得了,九头蛇可不是复仇者,你那套没有用。”

  “哦,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特地来找我。


  泽莫偏薄的嘴唇扬起,落在皮尔斯眼里是一个讽刺十足的笑。正如泽莫所说那样,他沉不住气,所以一个拳头就挥了过来。泽莫堪堪躲开,心里叫着不妙。

  言语上他占上风,身体上他现在却比不过,如果是以前他不一定打不过对方,但是现在动点气肚子就疼的不行。

  硬上不行,泽莫只好想办法躲避攻击,然后借巧劲回击几下。

  这场艰难的打斗持续到交叉骨回来,听到门外的脚步声,皮尔斯才停手,然后翻身从窗户里跑了。

  “你在家干了什么?”

  朗姆洛对着满屋子狼藉皱眉。

  “别说话。”

  泽莫满头大汗的捂着肚子栽倒在朗姆洛怀里,再多一会他都有可能撑不住。

  接住泽莫后交叉骨立刻反应出来这里发生了什么,一个横抱冲去找医生。

  所幸三个月之后的胎儿还算稳定,再加上泽莫的身体素质不算差,总体还是没有什么大事。

  “是谁?”
 
  朗姆洛的表情阴翳了一下,握住泽莫放在被子下的手。

  泽莫平缓的呼吸让他稍微放心下来,没有想到把他一个人留着总会出事,可是他没有办法一直兼顾他和任务。

  “离开这里。”

  “你先告诉我是谁。”

  朗姆洛一直守到泽莫睁开眼,推着他要喝水。看着泽莫苍白的唇色,朗姆洛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心疼,有点矫情,但是他的确生气了,居然有人在他眼皮底下碰他的人。

  “皮尔斯。”

  泽莫小声的凑在朗姆洛耳边念出那个名字,纵使朗姆洛现在在九头蛇混的不错,那他也还是比皮尔斯低一头。

  反派不像正派那样条条框框,所以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活。这下一秒和你合作的人,下一秒便是你的仇人。

  就是朗姆洛,也不能确保跟在他身边的人完全都是对他忠心的人。

  为了避免被人背叛,泽莫才选择了一个人完成自己的所有计划。

  朗姆洛皱起眉头,的确他们俩这几天风头有点过,泽莫受到施密特的优待必然让人眼红,而他又处在这个位置。

  但是除他以外的人,都不能动泽莫。

  “现在别动手,我还不行。”

  泽莫拉住要动作的朗姆洛,把他按回到床边上。

  “我一个人可以。”
 
  “那我就是一个只需要躲在你身后哭唧唧的omega么。”

  “你不是,那好吧,我们先离开。”

  朗姆洛知道泽莫要强,皮尔斯一定也对他说了一些言语上刺激到他的话。只能说惹到泽莫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他现在温温和和心平气和的样子,不过是为了以后狠狠的反击做铺垫。

  入夜,泽莫慢慢挪到朗姆洛怀里,让他揉一揉肚子,白天晕过去没有感觉,晚上清醒了却是怎么都不舒服。

  “难得这么乖。”
 
  朗姆洛搓了一把泽莫栗金色的头发后,用手掌慢慢揉着他鼓起来的小腹。

  泽莫一边享受着这项服务,一边在黑暗里睁大双眼,他想到白天自己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朗姆洛为什么还不回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变得对他过于依赖了。

  “眼睛睁这么大干什么。”

  以为泽莫睡了的叉骨一低头,刚好对上他睁大圆圆的眼睛。

  “要你管。”

  “我怎么能不管。”

  在泽莫拍开他手然后转过身背对着他后,朗姆洛从背后搂住了对方把他重新塞回怀里。

  “资料上说要朝右睡才好。”

  “没想到你还会看这种书。”

  “还不是为了你。”

  “……”

  泽莫在心里骂了句艹,然后脸红了一下。

  “我们去哪?”

  “随便找个没有九头蛇的地方。”

  “九头蛇遍布各地,这个可有点难办。”

  朗姆洛开着车,泽莫靠在后座,按照他的说法,他是是死都不会在交叉骨开车的时候坐他副驾驶的。

  明明感觉自己开车技术还不错的朗姆洛摸了摸鼻子,把后视镜调到能够让他看见泽莫的方位。

  “被追尾了可别怪我。”

  “你就不能把这个蜜月之旅的气氛搞得温馨点么?”

  “那需要我给你点上蜂蜜味的香薰蜡烛吗?”

  “不用,有你就够了。”

  朗姆洛从包里扯出一张毯子然后扔给泽莫,温馨可能是这辈子都和他们俩风马牛不相及的词。

【瑟莱】两个长发精在一起准没好事

关于头发太长的沙雕段子,以此祭奠我一去不复返的齐腰长发。(当初也漂成金色的嘤嘤嘤)

——

1.
  想象中的两个人起床是∶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里推被而起,顺滑的长发铺在肩上,然后和爱人交换一个吻。

  现实中的两个人起床∶过长的头发因为两只精过于奔放的睡姿纠结在一起。所以每天早上都要花不少时间解开,并且发生一些让人浮想联翩的对话∶

“ada,你轻点。”

“嘶,你别动,太紧了。”

“别这样拉……”

“……”

路过的加里安∶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2.
梳头发,这个需要找侍女来。

以前的瑟兰迪尔试过帮莱格拉斯梳头发编辫子,但是当一番努力之后,不是他的头发被掺进去了就是中途分不清哪一缕才是下一步要用的头发。

  头发太长,真的很不方便。

  除了好看,没有什么用。

  尤其叶子这种好动的性格,出去一趟,不是头发结在一起了就是挂树枝上挂乱了。

  打架时一个转身糊脸上才是最要命的。

3.
  但是有尊严的精灵,决不能放弃自己的头发。

  所以再不方便也要受着。

4.
  普通情侣在床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压着我头发了”。

  而他们俩,到哪都能压到头发。

  大王那个长发,坐下时没撩,压到了。叶子趴怀里,压到了。

  就是不经意的弯腰也能拖个地被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压到。

  所以瑟兰迪尔高冷是有原因的,别低头,头发会被压。

5.
  一直以为把他俩缠在一起的是羁绊,没有想到是头发。

  在床上不时要停下来解开绕着他们的头发。

  “ada,你是长发公主么。”

  “闭嘴,明天还想下床吗。”

  “那你也得先把你头发解开。”
 
  “……”

6.
  在叶子小时候,瑟兰迪尔骗他扎过双马尾和灯笼辫,结果长大后想起来这回事的叶子趁他睡觉给他扎了双马尾。

  还是高马尾那种。

  比个“二”就能变身的感觉。

  然后叶子三天没有去密林杀蜘蛛。

【贾尼】heart beat

贾尼初尝试,感觉写不出来他们之间的那个感觉,就是前几天发的那个脑洞……

头秃。

——



  8012年,超智能仿生机器人已经遍布生活各处,几乎每家每户都拥有一到两个人形机器人。

人形机器人可以替人类完成诸多事物的同时也有弊端产生,就如科幻片里一样,他们有可能生出感情,导致系统运转故障。

  史塔克公司是全球最大档仿生机器人生产商,同时其主人托尼史塔克也是机器人使用法的制定者,拥有对故障机器人的绝对处理权。

  机器人使用法第一条∶凡是产生情感的机器人立刻回收销毁。

  几十年中,托尼一直严格执行此项条例,在机器人每年的定期检查中,发现拥有非系统设定思想的均会被送去销毁重造。

  而当托尼在某一日早上醒来,应当例行言语唤醒他的仿生机器人贾维斯给了他一个吻后,他产生了犹豫……

——序——

  8012年,一个苍白的时代,数字化突飞猛进,所有物品都被高科技覆盖。

  物竞天择的演绎下人类数量急剧减少, 仿生机器人充斥人类生活。

  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一半成员由智能机器人组成,这些机器人高级的拥有人类的外表与人类别无二致,低级的也可负责主人基础生活起居的管理,前者价格昂贵仅部分人拥有,而后者随处可见。

  虽然机器人辅助了人类的生活与工作,但高科技的运转数据一旦出错,后果便无法想象。曾经的机器人灾难“奥创纪元”出现后,为了避免其再次发生,机器人使用法被制定。

  机器人使用法规定,所有种类机器人必须每年定期返厂检修,凡是查出一丝故障,必须立刻维修,重者当即集中销毁。

  Tony.Stark,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制造商,机器人使用法制定者,机器人时代的领头人。

  Stark产业位于全球的最中心,数个世纪前名为new  York的地方,高耸的建筑直冲苍穹,最高的地方住着宛如这个纪年心脏的男人——Tony  Stark。

part 1——

  “可,不可以,不要把Alice送走,她陪了我这么久……”

  “对不起,她被检测出故障。”

  年轻的父母抱着怀里哭泣的小姑娘,把她伸出去的手拉回来,试图把她带离这里。

  Alice是他们家的仿生机器人,是他们在女儿出生的时候订购的。陪了他们一家六个年头,而今却被检测出故障,不得不送去销毁。

  也许是那每年圣诞节都会特地多一份的礼物,也许是家庭谈话时不小心投予的眼神。使这个家庭机器人产生了不可维修的故障——感情。

  感情,是最危险的东西。

  无法维修,只能彻底抹去。

  送回厂里熔化为一团原料,去组成新的机器人。而他们的数据,会被全部删除。

  被放到回收车上的黑发仿生机器人在听到熟悉的哭声后偏过头,喉咙里发出一个单调的音节,然后因为电源被切断而归于沉寂。

  “sir,早安。”
 
  Jarvis 唤醒床上闭着眼睛的人,Tony眼珠滚动了一下,然后抓着被子蒙过头,并不打算从梦里面起来。尽职尽责的仿生机器人继续唤醒他的主人,因为系统设定如此。

  “十分钟。”

  “是。”

   十分钟后,Tony掀开了被子,暴躁的抓了抓头发,然后靠在jarvis的身上深呼吸。

  对于人类来说,最艰难的莫过于早起,还有早起工作。即使已经是身居如此高位的Tony,也不能避免。虽然他的早,是指上午十点。

  “sir,您需要用餐来维持您的生理活动了。”
  
  Jarvis 对靠在身上的Tony不为所动,毕竟他只是一个机器人,维持着Tony给他设定的标准口音,有点声
生硬,也有点冰冷,尽管他可能算是目前为止最先进的机器人,但他的声音,还是没有像人类一样有起伏。

  “有时候我觉得你还挺像个人的,jar.”

  摸了摸jarvis模拟人类到35.5°C的体温,Tony一边喃喃着一边去盥洗室。

  室内光感从灰暗调到了适中,托尼换了件衣服然后享用他的早餐。这个时期的他们,能保持古早的进餐习惯的只剩下少部分人,因为普通的维持生命完全可以用某种合成药丸进行。

  “今天,是机器人检修日。”
 
  Jarvis 等Tony用完早餐后提醒他。

  “jar,你不需要这个。”
 
  “但是您规定的机器人使用法里明确规定每个机器人每年必须参加检修。”
 
   “那好吧,我想我的行程表上已经安排了这一项:带亲爱的jar去检修中心。”

Tony用手指在桌面上一抹,刚刚还是空无一物的桌面上出现了显示屏,里面满满当当塞着他的行程。Well,他当然头疼那些会面和研讨会,但是他这个位置有点过于重要,他不能把全部都置之不理。

Jarvis蓝色的眼灯在听到“亲爱的”那个词的时候闪了一下,但是他的瞳孔已经做到了和真人几乎一样的地步,不注意并不会察觉。

检修中心为Tony备有专属检修位,其实他自己就是掌握最高技术的人,却因为每次检修结果都需要登记送入国家档案而为了省事直接走流程检修。

检查结果是良好,某个数据之间可能有一个小断链导致jarvis没有维持一贯的优秀。

但是Tony承诺修好他,对于jarvis 这样的高级仿生机器人,没有人能处理的比他更好。

“我很抱歉,sir.”

Jarvis 垂首跟在Tony的身后,他知道他让他的造物主失望了。

“没有关系的,你一直很优秀。”
Tony试图安慰他的机器人,他并没有给他加情感模拟系统,但是却从他身上看出来了失落。这其中有什么不对,但是不能深究。

Jarvis 是他这数年来的唯一,是陪伴也是依靠,是他疲累时唯一的温暖。他数不清多少个一个人快要熬不过的漆黑夜晚,是jarvis 把他从窗户前推到床上,提醒他怀念过去是没有用的,只会使生理机能遭受损害。

有时候,他也私心希望对方是一个真正的人类,可以陪他生老病死。

站在高处的人,其实更加畏惧寒冷。

而他感受温暖的时间就只有短短的几年,母亲还在的时候,父亲忙于事业无暇顾及他的时候。那时候有母亲的钢琴曲萦绕在他的梦里,父亲从实验室出来后给他一个粗糙而短暂的吻,可惜最后他们俩一起消失了。他不需要再因为自己被忽视而大吵大闹,也不再能听见母亲的琴音。

那些在时间长河里慢慢被冲的越来越淡的温暖碎片,不足以使他度过这漫长空虚而又苍白的人生。

会议匆匆开完,机器人在与人类的相处中产生情感的案例已经越堆越多,主人设法阻止机器人被销毁的事例也越来越多。技术在进一步的改良,但是机器人的数据好像也在随机的自我进化。

“立刻销毁,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奥创纪元’。”

Tony在文件上签下大名,头也不抬的为那些在与主人日夜相伴的过程中生出系统设定之外情感的机器人宣布死刑。

part 2——

“jar......”

“我在,sir.”

“残忍吗?”

故障机器人销毁中心,这里远比外界人想象中的销毁场景残忍的多

原本完整的机器人被“解剖”,在流水线上,头与躯干四肢分开,冰冷的机械关节甚至从表层的仿生皮下戳出来,在惨白的灯光下无声的张牙舞爪。下一步是把不同材料组成的部分拆开,分类送回熔炉。墙角那边堆放着机器人的运转中枢,那是机器人体内取出的,换到人类身上就等同于心脏的东西,所以也饿被称为“机械之心”。

那堆“机械之心”中,有的还闪着微弱的红光,有的早已恢复沉寂。让人不禁想去知道,究竟是如何的经历,才能让一堆冰冷的材料也拥有了感情。体温可以模拟,但是心跳却只能自己感觉。

Tony一直想把他们做的人性化,最好连人类的生活习性也能够模拟,但是当初的试验品--ultron. 就是因为拥有了独立自主的人格而出逃并摧毁了全球几乎一半的系统和核心建筑。所以这个想法被否决了,机器人使用法被制定出炉。

Jarvis 顺着Tony的目光一起看向成堆的“机械之心”,他的系统里没有“同情”这一个词。

“sir,这是为了杜绝隐患。”

“我忘了,你是没有感情的。”

Tony把目光挪开,带着贾维斯视察一圈其他的地方。

这边的故障机器人被熔掉,那边新的机器人诞生,宛如一个轮回,此消彼长。

检查完核心数据之后,Tony今天的所有安排到此结束。捏了捏眉心,Tony躺在床上,一边享受着jarvis 的按摩,一边脑袋放空的看着屋顶模拟出来的星空。

在这个时期,已经无人可以靠肉眼在晚上看到天上的星星了,这是托尼根据古籍制作出来的影像,斗转星移皆在其中。
“我累了,jar.”

“是,sir。”

Jarvis 依言退出房间,只是闭上眼的Tony没有发现他在门边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是他的造物主,他系统设定必须要守护的人,从睁眼的那一刻,他的世界就只有他。

系统错误。

是否开启自我修复。

是。

修复失败。

part  3——

Tony敏感的发现jarvis有一点变化,开始会对除他命令之外的话做出反应,虽然反应很小,甚至会对他的玩笑做出一点回应。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但是......

其实这样的jar他很喜欢,让他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但是不得不慎重考虑。

当初,jarvis和ultron同时进行了感情模拟实验,jarvis的表现一直很平稳,而ultron却有毁灭倾向。解决完“奥创纪元”事故之后,托尼取消了Jarvis的情感模拟系统,并且删掉了jar在这项实验中的所有数据记录。

“早安,sir.”

柔软的唇瓣贴在脸上,离耳朵过于近的音源让沉睡中的Tony睁眼。他看见了jarvis蓝色眼睛里的光,也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jar......”

睡醒之后的声音有点沙哑,jarvis直起弯下的腰,适时给Tony一杯温度刚好的水,智能机器人有及时分辨主人需求的能力。

Tony喝了一口水后立即起身,刚刚短暂的一分钟里,他的大脑从混沌到清醒,迅速过滤了一遍jarvis 近期的表现,再默背了一遍他亲手写的机器人使用法,最后在两个选项上犹豫,销毁还是留下。

或许换掉他的“机械之心”可以删除这份意外,但是那样的jar还是jar么?就算外观没有任何改变。

但是前车之鉴让Tony没有办法拿剩下为数不多的人类性命冒险。

Tony把jarvis 的数据提取出来,仔细的扫描有可能的纰漏,然而结果却是他毫无错误,甚至节点的断裂都没有。Tony花了一天一夜仔细检查完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是无果。

“sir,您需要休息。”

“jar,你让我怎么办?”

把数据重新输回去,Tony揉着额头靠在椅背上,jarvis主动为Tony按揉太阳穴,检测他身体的疲劳度然后催促他休息。

而Tony直接靠在椅背上睡着了,jarvis默不作声的把他抱回了房。

part 4——

8013年,例行机器人检修日,Tony没有带jarvis去检修。
8014年,例行机器人检修日,Tony拒绝带jarvis去检修。
......

part 5——

8018年。机器人使用法最高管理协会。

“Tony,这是你制定的,但是你却不遵守,你还想开启第二次‘奥创纪元’吗?”

“jar他不一样。”

“感情是不应该属于机器人的。”

“我说过他不一样。”

“Tony,”

“够了,别说了。”

在这场吐沫横飞的唇枪舌战里,最终以Tony暴躁的摔开文件收场,国会参议员都纷纷禁声,看着这个只要他愿意,就可能毁灭一切的男人,全球的心脏都抓在他的手中。虽然为了制衡,机器人使用方面相关事宜都需要经过协商。但是他们心知肚明,这是Tony给他们的权利,而不是他们拥有的。

“他不一样,经过我的观察,他的情感模拟很成功,我们在仿生机器人的路上前进了一大步,虽然危险,但是我们总要尝试。”

“我知道距离上次灾难才过去十几年,但是这是不可避免的更新,他们虽然是数据,但可以自己更新,我们需要的不是阻止这个,而是在大局之下,获得主动权......”

Tony发誓这是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但是显然还有几个老顽固持反对意见,于是他只好手指交叉着甩出一句威胁。

“你们知道我是谁,如果我想,完全不需要在这里跟你们废话。”

丢下这句后,Tony起身。他没有把jarvis带进去,而是让他守在门口。如他所想那般,jarvis一直站在门口,直到他出来,眼睛里的蓝光才跳动了一下,立刻跟上他的脚步。

Jarvis 的反应让Tony知道他半天的废话是值得的。

part 6——

机器人使用法最新规定;

在使用过程出现感情的机器人,经主人申请和官方确认无害之后,可以保留。

有出个本的冲动,不过就一个人啥也不会,还是打印机打几张订起来当厕所读物吧。

睡不着,今天眼睛疼没有更新,就分享一个脑洞吧,如果有人想看就开始写_§:з)))」∠)_

【锤基】就是一辆车[强制,道具,窒息blabla]

玩文手挑战立flag欠的车,希望能赶上海的生日(人家过生日发车怎么感觉怪怪的。)

啊,时刻在拼手速的我,快一万字的车我真的是深刻感到自己肾虚了。锤没有写出想象中的黑,因为我舍不得基妹。

——
设定∶两人从小是在一起生活的,但是后来劳菲家和奥丁家站到了对立面,洛基被接回家。各自继承家族的他们站到了对立面,为了利益,洛基会偶尔欺骗索尔。长久以来被骗够了的索尔终于忍不住,断了所有对方的后路,把他抓到了身边……

(算了这就是个PWP,别纠结逻辑)

我的背景图_§:з)))」∠)_没有加署名应该会没有水印吧……

虽然我根本加载不出来图片,但是这的确是日常

纹印用来发文的子lo:

泥石流出版社海报新鲜出炉√

哦,对了还有一句——

——我们是攻。

最是套路得人心(二)

一个满是狗血+套路的文,绿基巴叉妮套路成圈的那种。第一次长篇里面写贾尼,慌。

————

最是套路得人心二

  洛基吹着口哨关上门后,一边骂着查尔斯一边走在街上,初秋的夜里还是有点凉,他这一身着实单薄了点,尤其露的太多,路上甚至有人对他吹口哨,然后被他狠狠瞪回去。

  去你的,他怎么就信了查尔斯那种脑子不正常的人。

  生气的洛基推门的态度一点都不好,直接吵醒了他的舍友巴基。

  巴基是和他一样的杀手,擅长远攻,一枪毙命,通常解决任务就在呼吸间,典型的早收工早吃饭类型。

  而洛基喜欢近战,慢慢的玩他的目标,就像猫要把老鼠玩到奄奄一息才一口咬住他的喉咙一样。

  他们俩唯一相同的就是任务完成率都很高。

  “干嘛啊,你怎么穿这么骚。”

  “闭嘴睡你的。”

  “你不知道你自己多高啊,踩高跟都两米了吧。”

  “老子乐意。”

  巴基从床上爬下来,正经了一下神色,不和洛基耍贫,问他到底去哪了。

  洛基把身上衣服一股脑剥掉,然后踢掉细高跟直接钻进了被子,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就在巴基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洛基突然睁眼又爬起来,掐住他的肩。

  巴基简直没眼看这个酷爱裸睡的舍友,只好控制自己的目光不往洛基锁骨以下去,但是洛基脖子上的红色标记让他干脆选择了闭眼。

  “艾瑞克不是说他挺喜欢查尔斯那个小模样么。”

  “哈?”

  “就是查尔斯.泽维尔。”

  “你想咋地?”

  去约炮结果败兴而归,并且想要报复对方,所以洛基是和泽维尔上床了。自认为逻辑推理满分的巴基有点惊讶,洛基不是不喜欢那个类型么。

  “无论你在想什么你先把那个表情收起来。”

  洛基拉起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和巴基前前后后解释了一下他去还查尔斯人情债结果被套路了的事情。作为一个有仇必报的人,洛基决定要把查尔斯坑回来。

  “可是人家好歹救过你命啊。”

  “我替他杀了托尼和我整他又不冲突。”

  说的好有道理。

  我竟然不感觉这其中有一丝逻辑,但也不感觉毫无道理。

  巴基默默爬上自己的床,决定就在旁边看洛基作妖。

  忘了说一句,艾瑞克是他们这个杀手组织的老大。

  索尔趴在地上咬牙等着那股疼劲缓过去,心里想着对方真狠,不过长的也是真对他胃口。

  “索尔先生,sir叫我在这等你”

  回到自己的小公寓,发现有人专门在等着自己,是托尼的万能管家贾维斯,还是一如既往恭敬的态度加标准的英音,让人怀疑他的其实是什么高能仿真机器人。

  “嗯,怎么说?”

  索尔以前是一个自由杀手,只接价高的任务,但是现在他被托尼长期雇佣了。尽管被诓有点不爽,但雇主的命令他还是要听的。

  “sir说,任务依旧,只是要先杀了洛基。”

  “洛基?”

  “他的名字。”
 
  “好,我知道了。”

  贾维斯和他点了下头然后离开,索尔却在咀嚼自己无意间得知的名字,洛基么,既然他的任务是杀了查尔斯.泽维尔和洛基,那对方的任务是不是也同样加上了一条杀死自己。

  索尔突然有点期待。

  虽然查尔斯和托尼明明是好友还要打这种赌,真真是上流资本主义闲的没事找刺激。不过这不影响他和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交手来获得快感。

  或许,会更加快乐也说不定。

  “你说,他们会不会打出感情来?”

  查尔斯玩着桌上的棋子 不过他完全是在自己和自己下,托尼对甜品的兴趣比陪他下棋大的多。
 
  “我倒是觉得洛基会回头整你,毕竟你们不是雇佣关系。”

  “所以你的意思是金钱关系才长久是不是。”

  “我可没说。”

  托尼耸耸肩,示意贾维斯低下头来听他说话,结果在对方俯下身之后得到的是一个落在面部的浅吻。一向显得无悲无喜的贾维斯脸有点红,直起身的动作显得有点不自在的慌乱。

  “你天天这样,不累?”

  “嫉妒吗,那你也早点找一个。”
 
  “我一个人很好,谢谢。”

  走之前,托尼把查尔斯棋盘上的棋子很快弄乱,然后在对方要打到自己的时候迅速撤退,并且在门边给查尔斯飞了一个飞吻。

  像是自然一样,贾维斯看着托尼牵住他的手陷入沉思。

  这种亲密的试探越来越多,他怕再这样下去他就要忍不住越界了。

  艾瑞克在下午的时候收到了查尔斯的邀请,一个小约会。

  他有点疑惑,他和泽维尔家的主人从来没有交集过。唯一要说的大概只有他曾经看过他的照片,感觉那小子长的有点过分好看了。

  不过为了利益,也不排除他们想要借助黑道的势力。谈合作也不是不可能,艾瑞克把那封邮件点了个叉,决定看情况再说。

  “艾瑞克会信么?”
 
  巴基看着洛基电脑页面上显示已发送的邮件,总觉得这是一个馊主意。

  “他想要更大的势力,泽维尔家族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带着诡异的笑容,洛基合上电脑,然后把昨天带回来的手枪塞到兜里,再把小刀绑到腿上。

  巴基问他干嘛,他说去解决查尔斯给的任务。

 

  玻璃窗突然破碎,滚进来一个穿黑色紧身衣的人,托尼皱眉放下手中的咖啡。站在旁边的贾维斯动作十分迅速的冲上去,和洛基扭打起来。

  洛基一个弯腰,躲过贾维斯挥来的拳头,然后一拳敲在他的后心,而贾维斯灵敏度也不差,抓住洛基的拳头反扭着他胳膊。

  “等一下,jar,这个交给索尔。”

  托尼在他的管家快要把洛基三下五除二抓起来的时候出声制止,现在就把人抓住了,以后岂不是没有玩的了。

  贾维斯依言放开洛基,后者知道自己不占优势,扯下窗帘往托尼甩去。在贾维斯紧张的扑到托尼那边的时候,洛基再次翻窗消失。

  “唉,忘了提醒他可以走电梯。”

  托尼把盖在他和贾维斯头上的窗帘揭下来,有点无奈的笑笑。

  而贾维斯,看着托尼近在咫尺的脸,鬼使神差般的摸了一下,但是这不在他的权利之内。

  “sir,对不起,我这就离开。”

 
 

十张图片八张加载不出来,lof劝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