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铁虫】彩虹『四』

时隔多日来填坑,为了表现歉意就写的多了一点,和我联文的太太最近在生病,所以下一章……遥遥无期吧,不过我把发展加快了,洛基助攻小天使。

————



——
  有点心灰意冷的帕克回去后把自己关了两天,像托尼那么耀眼夺目的人,只有不开手机不看电视也不买报纸不出门,才能完全将他的消息与自己阻隔。

  梅很担心他,担心解约的事情把他压垮。这么多年,无论是追债的还是负面新闻,他都没有表现出来在意。但是梅知道,那只是他把这些压在心里不想让别人担心,但是谁又知道,什么时候的一件事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呢。

  她之前就很不喜欢托尼对彼得的方式,他把彼得保护的太好了,好到让他离开他或许不能一个人面对考验。但是彼得又很需要托尼,他是他所有的支柱。

  为数不多的在家时间里,梅总是能从彼得嘴里听到托尼的名字。好像那个人的所有花边新闻都不存在,在他的心里完美的闪闪发光一样。

  但是被保护的太好的幼鸟,一旦被人从笼子里丢出去,就有可能面临丧生的危险。

  帕克躺到第二天,打开邮箱,收到了一封来自阿斯加德影业的邀请函,让他去试镜,试影帝洛基新接的那部电影里的配角。

  有点惊喜,有点意外,不过这对还没还清债务的他来说是一份天大的馅饼。把随邮件发过来的剧本片段草草浏览了一下,帕克觉得是时候洗个澡去面对他的新人生了。

  毕竟,不会有人永远留在原地。

  哪怕我在等待,我也必须奔跑。

  不出意外,帕克拿下了那个角色,这部戏里有不少打斗片段,多年的舞蹈功底成了他的优势,许多动作他不需要威亚也可以做出来,而且力量十足。

  导演当场拍板要了他。

  在签约的时候,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涌上心头。他记得他上一次签约,对面坐的是托尼.史塔克。那个人咬开笔帽然后把笔和合同一起推到他面前,表情里的几分催促让他赶紧签下自己的名字生怕耽误对方接下来的约会。

  “怎么?哪里不对吗?”

  负责人问他,把他从回忆的长河里捞出来,沥干水分然后狠狠的摔到现今,过往的一切都如碎开的肥皂泡泡一般消散。

  帕克摇了摇头,签下自己的大名,把合同递回去,对方把复件留给他。

  回去的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还有马路两面公交站上的海报,帕克突然感觉他在这茫茫世间,又是孑然一身了。虽然他有了新的公司,新的电影,他还有梅。

  托尼,我真的失去你了么?不,我从未得到吧。

  《rainbow》 的拍摄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前期预告打的火热,为了不让临时换主角的事影响评论,宣传视频拍了不少。

  巴基和史蒂夫的默契配合也是让拍摄顺利进行的一大推力,大概能比预计的提前杀青。

  托尼在做导演的时候也算尽责,不然他的名号也不会如此响亮,所以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监工。

  只是偶尔看着屏幕上的时候,思绪会飘到其他地方 想到另一张脸。

  听说他要和洛基一同出演电影了,虽然小角色,但是有洛基带着的话,前途不比在他手上差。

  只是他又有点后悔,什么让他学会独立,自己解决事情,不过度依赖,他不能照顾他一辈子。这些在近一个月见不到他之后,统统都变的冠冕堂皇起来。

  你就是不肯承认你喜欢他,其实你巴不得他依赖你,只对你笑,只能给你看。

  人在逃避的时候为了欲盖弥彰找的理由都可笑而又荒谬。

  与影帝演对手戏,这紧张的帕克手心都在冒汗,害怕自己失误,台词在他心里起码翻涌了有十几遍。

  “别紧张。”

  洛基突然坐在他身边,让他更加紧张了。但洛基其实只是来探听八卦的,毕竟他把这个角色给帕克的原因里托尼占一大半,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但是那天来找他的态度很明显。
 
  有名的花花公子难得对谁这么上心,是动真情了还是动真情了。

  洛基很想知道。

  “你和托尼……”

  “我们没有关系!”

  帕克否认的速度快出了洛基的想象,他嚯的一下站起来又嚯的一下坐下,脸上红了又白,抿起的嘴像一只小青蛙。

  这一系列动作惹笑了洛基,都这样了怎么可能没有关系,不过看着帕克深深低下去的头,他尽力的让自己不笑出太大声。

  “你以后会和他站到一样的高度,然后与他相配的。”

  洛基最后丢下一句类似鸡汤的话走了,只是在角落里偷拍了一张帕克,然后发给了托尼,配字:真不在乎?

  发完之洛基直接把手机扔给了海姆达尔,准备开始下一场戏。

  一旁的帕克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慢慢做深呼吸来保持心态,确保开始的那一刻能完美表现。

   也许是洛基的气场太过强大,也许是他太逞能不用威亚。反正最后一个动作做完,帕克感觉自己的脚腕处钻心的疼,但为了不让这条废掉,他还是坚持说完了台词。

  听到“过”之后,帕克才一瘸一拐的往旁边走,还好接下来几天都没有他的戏,可以回去休息休息,他想。

  “脚怎么了?”

  片场负责人范达尔问他,帕克刚准备摇头,就发现洛基也过来了。

  受伤引起关注多少有点丢人,帕克脸有点发烫,想躲开这些关切的目光,说自己回去休息就好,但是洛基找人把他送去了医院。

  收到帕克受伤消息的托尼几乎是一秒冲出去开车回了市里再去洛基说的那家医院,还好他们是在影棚拍摄的,没有去外地取景。

  急哄哄到医院的托尼在门口才觉得自己太着急了点,没有过多的伪装,很容易被认出来,又会造成帕克的负面新闻。

  所以他戴上了口罩拿掉了眼镜,在护士的指引下找到了帕克的病房。

  帕克刚好在睡觉,被子压到下巴下边,一只手在枕头上,一只手在被子里,托尼透过玻璃窗看帕克的睡姿,心里也染上一丝暖意。

  伸手想要推门,却选择了犹豫。

  也许这个时候的打扰不是明智之举。

  你的身影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他几乎就快要忍不住了,想把过去一个多月统统按下删除键,什么解约和离开都从未发生。帕克一直在他身边,他在他身边的时候从来没有受过一点伤。

  帕克悠悠转醒,这个姿势他睡的不是很舒服,但是因为脚骨错位打了石膏,他只能这么躺着。

  想要去趟洗手间,帕克下了床一蹦一跳的走,托尼握了握拳,最终还是在听到里面凳子倒地的声音时走了进去。

  “我没有注意这里有个凳子……”

  帕克挠了挠头,他以为进来的是什么医护人员,下一秒又要因为他擅自乱走而说他,老天他可真是怕极了医院。

  托尼默不作声的把帕克抱起来,一路送到洗手间,还算洛基有良心,给他住的是带独卫的高级病房。

  “谢谢,呃……”

  凭眼睛就能认出来来人是谁,帕克的笑僵了两秒然后关上了门,他没有想到托尼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在他受伤无助的时候。

  老天可抓真是会开玩笑,帕克在卫生间呆到了托尼以为他出事了敲门的时候才出来,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

  托尼把他抱回床上,给他仔细盖好被子,然后又准备离开,帕克拽了一下他的衣服,他回头,对方却松手了,抓着被子闭上了眼。

  “晚安。”

  等到听见门合上的声音,帕克才睁开眼,他很想扑在他怀里,问他一句: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但是答案早就有了不是么。

  你说离开,我知道很简单
       你说依赖,是我们的阻碍

 
  一次小小的错位也折腾了帕克快一个月,因为他老是急着出院,然后刚好又加重,最后知道错了才乖乖真的躺到出院。

  托尼就那次来过一次,然后又消失了。

  《rainbow》拍了四个多月,洛基的电影拍了快六个月。

  杀青饭吃完之后就是影帝洛基和知名阿斯加德企业继承人索尔的婚礼,帕克收到了邀请,当然不出意外托尼也在邀请之列。

  自然是有点尴尬,不过帕克坐在角落,只顾默默吃盘子里的东西,托尼和其他知名人物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他们到这里,就像是两条相交过后越来越远的直线了。

   不过洛基似乎存心要折腾他们,悄悄叫人去给帕克敬酒,要求在托尼眼皮子底下把人灌醉。

  “你不觉得,花花公子有唯一在乎的人却不敢表明心意,这种狗血很好玩吗?”

  洛基拉着索尔的手说悄悄话,他们都穿着白色的礼服,手一直牵在一起,恩爱模样羡煞旁人。

  索尔无奈的笑笑,他知道洛基就会忍不住找一点好玩的事情,不过他们俩也是有意,最后说不定还要来谢谢他们。

  帕克酒量本来就不佳,喝了不知道谁敬的几杯酒之后还又遇上了洛基和索尔一桌一桌的敬酒。不能不喝。帕克喝的满脸通红。趴在桌上,迷迷糊糊的想睡觉。

  托尼知道洛基是故意的,在心里把他骂了个遍,眼睛一直盯着帕克那边,怕他看不到的时候有人对他图谋不轨。

 

 
 
 
 

 

 

 

评论(12)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