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叉泽】口非心是(三)

感觉要推进剧情,不然就是叉骨养鼠记,我只养过三天仓鼠,所以对仓鼠很多地方了解的不仔细。

盾冬宠物版提及

----

口非心是三

 

 

 

 

在经历了一个月之后,泽莫已经习惯了在晚上五点之前开车到朗姆洛家变成仓鼠,然后早上在朗姆洛出门后跑出来上班。

 

问他为什么不回家变成仓鼠,因为他是和别人合租的房子,他要是在家里变成仓鼠,分分钟就会被当四害除掉了。

 

都怪他当初为了开猫咖用完了全部积蓄,导致至今没有买房。

 

而朗姆洛,因为并不知道他的仓鼠就是泽莫的原因,每天回家都对泽莫仓鼠异常的好,给他买各种吃的。因为发现泽莫非常挑食之后,朗姆洛每天都想着办法给他找他能吃又能保证营养的东西。

 

“今天给你买了玉米,一个人在家无聊么?”

 

朗姆洛在床上支了一个电脑桌,然后把泽莫和他的碗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仓鼠玩具都堆到了上面。泽莫一边低头挑一米,一边躲着朗姆洛痴汉般的眼光。德行,不就养只仓鼠么,白天对老子那么凶,晚上就这么体贴。

 

泽莫拿起玉米粒往朗姆洛身上扔,小小的一个团子扔东西的时候还挺搞笑。

 

朗姆洛有点惊愕他这个过于人性化的举动,但随后又帮他把玉米拣回去。

 

“刚刚不是吃的好好的吗,现在不想吃了?”

 

捋了几把泽莫脑袋上的毛,朗姆洛给他拿了片橙子过来。被摸到炸毛的泽莫不想理他,直接从桌子上往下跳。朗姆洛眼疾手快的抓住他,把他放到了跑轮上。

 

在意识到给泽莫吃的太好导致他一个月就胖了一圈之后,朗姆洛给他增加了跑轮项目。

 

泽莫被拎上去之后就选择装死,一动不动,但是朗姆洛推他,破坏他的平衡,迫使他不停的跑。

 

Cnm,泽莫大骂,要不是现在他发不出什么有意义的声音或者他这个体型不允许,他现在一定已经抓着朗姆洛的领子大骂他了,还要狠狠揍他!

 

朗姆洛在旁边打开平板看电影,一边看一边督促泽莫运动,只要他一慢下来就推他。

 

泽莫发出不满意的吱吱声,最后他累到实在跑不动了,朗姆洛才把他接出来,放到床头给他准备的小窝里。

 

发现泽莫很乖很懂事之后,朗姆洛就没有给他关到笼子里的想法过,所以他一直是某种意义的和朗姆洛睡在一起。

 

“晚安,虽然明天和你同名的家伙又要给我脸色,我决定晚半个小时去避开他。”

 

 

呵,你这么可能避开我,你晚半个小时我不也得晚,私自拿我名字给仓鼠用你还看不惯我你能耐你。泽莫愤愤的盯着朗姆洛的脸,朗姆洛侧躺着看着他。一人一鼠四目相对,气氛莫名诡异。

 

朗姆洛当然不知道面前的仓鼠就是白天的死对头,摸了摸他身上的茸毛就欠身去关了灯。

 

世界陷入黑暗,泽莫想着明天要骂朗姆洛的话进入梦乡。

 

“艹,怎么今天又遇见你了?”

 

朗姆洛想不通为什么自己无论是早到还是迟到还是绕路,都能在刚刚到店的时候遇上泽莫。这人在他身上安了追踪器不成?

 

你不遇见我才怪呢,泽莫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两片薄唇已经扯开,准备往外吐露他想了一夜的话。

 

“既然不想遇见我你就走人吧,店里反正也没有什么生意留着干什么。”

 

“我上辈子欠你的啊,你说走我就走。”

 

“你上辈子欠没欠我我不知道,但你特么这辈子欠我了。”

 

“欠你什么?”

 

欠什么?泽莫回给朗姆洛轻蔑一笑,然后甩头回了店里,昨天跑了那么久,他大早上两条腿都发软。

 

泽莫把自己的猫咪一只只抱出来,查看它们的情况,毕竟每天要“接客”,猫咪也很累。

 

巴基用不爽的脸蹭了蹭他的手心,得到了一条小鱼干,然后其他猫也跑到他身边讨好的蹭他。

 

朗姆洛停完车回到店里就发现他有着丑恶嘴脸的对家蹲在地上,周围围了一圈猫咪,看不清表情,但他认真的给猫咪发小鱼干的动作让人觉得很温柔。尤其是阳光从整面玻璃墙透过打在他身上,栗金色的头发发着光。

 

见鬼,我一定是单身太久了。朗姆洛狠狠摇了摇自己的头,走进店里把史蒂夫放了出来,大型犬不适合一直关在笼子里,而且史蒂夫很乖,就是不用牵引绳都不会到处乱跑。

 

但是今天出现了奇迹的一幕:史蒂夫一被放出来就往对面店走了过去,然后鼻子抵到玻璃门还不停下,里面的巴基猫也趴在玻璃上,两只隔着玻璃来了个类似亲亲的动作。

 

......

 

这让刚和泽莫吵完的朗姆洛拉不下脸去揪回自己的金毛,一口气上不来的站在自己店门口。

 

泽莫倒是显得通情达理的多,他推开了门,跟在巴基后面出来了,并且趁着史蒂夫去亲猫的时候狠狠的撸了狗。

 

“唉,史蒂夫真是要比店主可爱的多啊。”

 

泽莫一边摸着史蒂夫,一边说的很大声。反正任何能够打击到朗姆洛的地方他都不放过。

 

“那他妈也是我的,我搬走你就看不到它了。”

 

“那你的意思是还要死皮赖脸留着?”

 

“泽莫,我到底哪里得罪过你?”

 

“哪里都!”

 

泽莫鼓起脸的样子让朗姆洛想到了自己的仓鼠泽莫,他们俩某种意义上真的很像。史蒂夫趁两人吵架的功夫叼起巴基就往窝里钻,等泽莫发现的时候它已经把巴基舔了个遍。

 

“朗姆洛!”

 

“我给你洗猫总行了吧。”

 

朗姆洛头大的把巴基抱起来,走到店里间,泽莫不放心的也跟了过来,看着他熟练的把猫冲湿然后打上宠物专用香波,巴基和其他猫不同,其他猫怕洗澡,而它被水冲湿之后就立刻呆掉,任人摆弄。

 

泽莫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看朗姆洛低头给猫咪洗澡。

 

如果除去他们这段渊源的话,朗姆洛的硬汉气质加上对小动物的贴心,他足以算得上是泽莫至今为止认识的最具吸引力的单身汉。

 

但是鬼知道为什么他们之间有这么玄幻的故事。


评论(15)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