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叉泽】口非心是②

口非心是二

泽莫第二次变成仓鼠的时候,因为没有准备,他就又那么突然的变小了,一切东西在他面前都变得很大,而他一个人,呃不,一只鼠,走投无路的只好又跑进了对面的宠物店里。

还好他的猫咖店里有员工,一个黑发的咖啡师和一个金发的服务员,他们走的时候会帮他整理一切并关好门。

“小东西你怎么到这了?”

朗姆洛捏起地上的小仓鼠,他对泽莫印象很深,毕竟他手指上现在还包着纱布,见过仓鼠咬人的,没见过咬这么狠的。泽莫的毛色是很纯的橘黄色,毛的手感也不错,尤其是眼睛小小的看起来特别有神。

朗姆洛也不会和一只小动物置气,把它放到自己的手掌心用指腹揉搓他脑袋上的毛。而泽莫,作为一只有思想的仓鼠,此刻只感觉下一秒就能被捏死,还有在手掌上看地面居然出乎意料的高。

祖宗你可千万别松手。泽莫抱紧了朗姆洛的手指。

“和我回家吗?”

朗姆洛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该关门了,于是他把泽莫塞到大衣口袋里,开始检查小宠物们的笼子。检查到金毛史蒂夫的时候,泽莫从口袋里拱出来,试图摸一摸史蒂夫,但是狗比仓鼠大太多。

泽莫挨了史蒂夫一舔之后,成功的晕了过去。不知道是幸福的还是吓得。反正他这个视角看史蒂夫满嘴尖牙,仿佛分分钟就能咬死他。

太可怕了,被朗姆洛眼疾手快的抓住的泽莫瑟瑟发抖。

过了一段时间,泽莫才缓过劲来,抱着朗姆洛的手指死都不肯进仓鼠笼子,朗姆洛没办法又把他塞进口袋里。

关门的时候,泽莫猫咖里的猫咪突然窜出来一只,那是只有着极度不爽的表情的猫,叫巴基,平常没事就是吃饭晒太阳,偶尔会腾的一下窜出去试图越狱。持续性混吃等死,间歇性踌躇满志。

巴基窜出门就好像迷路了,走到路中央就开始左顾右看,扁扁的脸上还能看出迷茫的神色,朗姆洛蹲下身摸了摸猫咪,然后看他不反抗就把他抱起来送回了店里,虽然店主白天对他态度不太好,但猫咪也是珍贵财产。

猫咖店主不在店里,朗姆洛也不想问他去哪里了,把巴基放在桌子上就准备离开,结果巴基扒着他的口袋闻了一口泽莫,然后似乎鼠毛过敏的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一脑门湿的泽莫差点气炸,每天给你吃好喝好,居然就这么对我,看我明天变回来把你猫粮扣掉!

朗姆洛安慰性的拍拍口袋里的泽莫,然后带着他去停车场。

再次来到朗姆洛家的泽莫比昨天淡定不少,安安静静的窝在鞋盒里过了一会后他窜到了床上,朗姆洛刚洗完澡围着浴巾出来就发现小仓鼠在他的床中央躺着。

“饿了?”

朗姆洛从旁边拿来昨天给他准备的碗,不过泽莫作为一个有底线的人,誓死不吃仓鼠粮,它转个头,用屁股对着朗姆洛。

没想到还是一只挑剔的小仓鼠,朗姆洛只好去冰箱找了颗苹果,切成小片放在盘子里端过来,他躺着看电视,把泽莫放在他肚子上吃苹果。

和八块腹肌近距离接触的泽莫脸一红,不过有毛毛让人看不出来他脸的颜色。

接下来朗姆洛一句话让他炸了毛,朗姆洛摸着他的后背说要给他起个名字。

“就叫泽莫吧,这个名字可爱,而且你和他长的挺像的。”

“……”

这特么。

泽莫抱起插在苹果上的牙签,试图一下捅死朗姆洛,结果他以为是他嫌碍事,帮他把牙签拿开放到了其他地方。

不过牙签也捅不死人,而且他现在圆滚滚一团,一点力气都没有。泽莫自暴自弃的坐在朗姆洛肚子上,试图啃一口他的腹肌,结果硌到了牙,泽莫更加悲伤了。

于是第二天的朗姆洛受到了泽莫深深的恶意,堵在他门口和他表达了强烈希望他店倒闭走人的意思。

朗姆洛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到了他,对他喋喋不休的恶毒话语也狠狠回击。

梁子就这样结下了,每次见面都要互怼。朗姆洛问泽莫为什么这么敌对他,但是泽莫又不能告诉他实情,只能更凶的说“你不配知道。”

这样尽管他们一个喜欢对方店里的金毛,一个喜欢对方店里的不爽猫,都不肯拉下脸来去对方店里,还每天都把希望对方倒闭挂在嘴上。

评论(23)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