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叉泽】这泽莫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美味(九)

孕期play什么的,在下一章。

这张只有一只焦虑敏感的小泽莫,孕期脆弱的Omega真的是很想揉一揉(等着被叉骨打死吧)

------------

这泽莫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九

 

 

蜜月之旅,如果说是愉快的话,那真的对不起他们俩的相处模式,泽莫说要往西,朗姆洛就往东,泽莫说要往东,朗姆洛就往西。朗姆洛说喜欢干燥的地方,那泽莫就说喜欢湿润的,朗姆洛说喜欢湿润的,泽莫就说喜欢干燥的。其实他们俩经历了那么多年训练,摸爬滚打什么恶劣环境没待过,但就是非要和对方唱反调。

 

虽然最后都是如泽莫的愿,但交叉骨还是不会一上来就由着他,无论如何,总是要争一争。他们也就奇迹般的一边互相杠着一边旅行了两个多月,没中途分道扬镳堪称人类未解之谜。

 

“我可没想到有孩子这么麻烦。”

 

“当初谁叫我留着的。”

 

泽莫捧着肚子坐在椅子上,六个月的肚子已经让他腰背酸痛,朗姆洛正坐在地上认命般的给他揉着浮肿起来的腿。揉到中途,朗姆洛突然用手去挠泽莫的脚心,后者想收脚踹他,但是被他握住。

 

“放开。”

 

“我可不傻。”

 

“朗姆洛!”

 

泽莫换手去敲叉骨的头,他现在行动极其不方便,这个动作差点让他从椅子上滑下来,朗姆洛心惊胆战的扶住他。

 

“他妈这都怪你。”

 

朗姆洛把泽莫从椅子上抱到地上,地上已经铺好了厚厚一层绒毯,直接坐着也不会感觉凉。泽莫逮住时机就往他脸上招呼,不过这个时期的泽莫无疑只能像一只没有力气的猫在徒劳的舞动爪子,圆滚滚的肚皮让他挪动都费劲。

 

“行行行怪我,你别他妈乱动了,我儿子还在你肚子里。”

 

“操,就知道你儿子。”

 

按着乱动的泽莫让他靠到自己怀里,朗姆洛微微后仰着让他不至于压到肚子,这段时间的孕夫注意事项朗姆洛可是没少看。但是泽莫听到儿子那句突然就不动了,躺在朗姆洛身上然后眼睛往别处看。朗姆洛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当他突然听话了,继续用手揉着他的小腿。

 

“别揉了,我想睡觉。”

 

泽莫拍了拍他,自己撑着起来躺到床上。还有四个月,他这段艰苦的日子就结束了。

 

反正Omega,终归是一个养孩子的工具,如果没有肚子里这个意外,他们也不会发展到这样。孕期极爱多想的Omega把自己闷到被子里,很快脑袋上的被子又被人扒开。

 

“你想闷死你自己吗?”

 

交叉骨把被子掖到泽莫胳膊下面,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气候温润的加州,在沿海地区租了房。再过一个多月他们就差不多要接受什么瓦坎达预产期呵护项目,复联那边非给他们搞的,说什么这年头生孩子的反派不多了,要谨慎呵护。

 

这个世界需要坏人来体现好人存在的意义,史塔克如是说。

 

泽莫背对着朗姆洛没有动,他把身子蜷起来一点,手指在被子里面悄悄紧握。朗姆洛以为他睡着了,起身去收拾房间,这段时间他就像老妈子一样忙这忙那。

 

直到傍晚,朗姆洛终于发现了不对,泽莫维持一开始的姿势就没动过,虽然他现在这个样子翻身十分艰难,但是一动不动的姿势会更加难受。而且没有哪一次,这个人能安稳的睡这么长时间。

 

“泽莫?”

 

朗姆洛摸了摸泽莫的脑袋,栗金色的头发已经长长了不少,软软的趴在脑袋上,后面过长的头发被扎了一个小辫子翘着。没有得到回答的朗姆洛直接去翻对方的身子,泽莫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了反应,推开了他的手然后用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包了起来。

 

“你他妈发什么疯呢?”

 

直接扯掉被子,朗姆洛发现泽莫眉头紧锁着,眼角居然还有泪痕。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人不知道如何反应,他没在除了床上以外的地方看过泽莫哭,显然那个床上不是现在这种字面意思上的床上。

 

“怎么了,你说话啊。”

 

朗姆洛拍着泽莫的脸,强迫他睁开眼看自己。

 

“我没事,你放开我。”

 

泽莫在他手里挣扎,偏过头不让他看见自己脸上的眼泪。

 

“操你妈到底什么事。”

 

朗姆洛被他搞得十分焦躁,直接扯着他坐起来,把他的双手别到背后抓住。泽莫眼眶红的像兔子一般,应该是从躺下就开始哭了,朗姆洛被他红红的眼睛搞得心烦意乱。

 

“我说什么了?”

 

“没有。”

 

“哪里不舒服?”

 

“没有。”

 

“那是哪里不好?”

 

“都没有。”

 

只是他自作多情的在乱想吧,因为肚子里那个开始活动的小生命。泽莫垂下眼皮,孕期焦虑症,没想到他也会有。朗姆洛跑前跑后对他已经算得上是无微不至了,但是越享受这份照顾,他就越依赖,继而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孩子,而不是因为他。

 

只要孩子生下来,他现在享受的一切温暖都会抽离,他将重新回到一个人的生活。

 

只要触碰过光明,就不能忍受再重回于黑暗。

 

不是本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吗?

 

泽莫被朗姆洛摁到怀里,突然眼泪就决堤的掉在对方脖子上。

 

“到底什么你说不行吗?”

 

“什么,都没有。”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可能信。”

 

朗姆洛叹息一声,拍着泽莫的后背,这个人太要强,什么事都不肯说,非要一切靠自己,寻求帮助这事对他来说好像要命。这样的人,好听一点说是要强,不好听就是蠢。你怎么知道没有人关心你,想帮你呢。

 

“我......”

 

抹了抹眼泪,泽莫感觉着实丢人,平稳了一下呼吸后他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他也不知道说什么,难道这个时候要对方承诺会和他永远在一起吗?别闹了,他们根本就不应该有什么交集。

 

“你在想什么?”

 

朗姆洛一下一下摸着泽莫的脑袋,这份手感让他想到曾经养过的金毛,但是他没说出来,因为会被打。

 

 

 

 

“等他出生,我们就结束吧。”

 

“什么?”

 

朗姆洛的手一僵,他以为泽莫不会再提这个事,然后他就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把他留在自己身边。难道他每天做的这些,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为什么还是要想着离开?

 

姜黄色的眼睛慢慢阴翳起来,落在泽莫头上的手也不自觉的加重了力气。

 

“反正,我们现在这样也是因为这个意外不是吗?”

 

泽莫没有感受到朗姆洛的变化,怀孕的他感知力下降了不少。他自顾自的说着,下一秒却被掐住了肩膀。

 

“你他妈,是在想这个?”

评论(15)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