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锤基】blue dream (五)

放心,这真的是个傻白甜文。

本子在安排了,所以更新会慢一点。

-----------


Blue  dream  五

 

 

什么!!!

 

鲜红被放大加粗的字体出现在聊天页面上,洛基抬手调小窗口,而对面的查尔斯却像疯魔了一般刷起来。

 

什么感觉?

 

有没有哪里不适?

 

与和人做的感觉有什么不同?

 

构造真的和人一样你看清楚了吗?

 

眼泪变成珍珠也太玄学了吧,你看清楚过程了吗?

 

面对新鲜事物,查尔斯总有一颗停不下来的探索之心。没有能够研究索尔他心有不甘,而他现在更想研究洛基,然后写一篇《与稀有物种鲛人性,交会发生什么》的论文,甚至着手准备研究他们之间的生殖隔离。

 

“无论有没有生殖隔离,我们都是雄性好吧。”

 

洛基企图让查尔斯冷静下来,让他清醒一点。

 

“万一鲛人有什么特殊功能呢?”

 

“那也不至于让我长出子宫。”

 

“眼泪都能变珍珠还有什么不可能。”

 

“.......”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力反驳,洛基撇过头看了一眼现在正心安理得霸占他的床的人,有时候他真怀疑这条鱼是在扮猪吃老虎,鲛人成年的时候大概几百岁了,智商怎么可能这么低,还是索尔得天独厚?

 

拜查尔斯所赐,赶稿间隙的巴基也对他发来问候,问他真正的鲛人和谷歌资料里哪些不同,甚至想让洛基看一看他鲛人设定的小说看看哪里不合理。

 

有一群损友的下场就是关键时刻一个有用的都没有,洛基叉掉聊天界面后揉了揉腰。现在是下午两点过一刻,他居然到现在就喝了一杯水。定了个外卖,等待的时间里洛基突然打量起索尔。

 

在不冒傻气的时候,索尔可以算得上是标准型男一枚,五官立体的不像话,身上肌肉更是有着大部分人都羡慕的轮廓。淡蓝色的眼睛就像他的出生地一样,是一片汪洋,这可能是刚刚他没有拒绝他的原因,毕竟也是对他口味的金发碧眼。就是这条鱼清醒的时候傻的让人头疼。

 

门铃打断了洛基的思考,拢了拢身上的衣服他匆匆下床。

 

“这是什么?”

 

索尔醒来后不顾洛基的反抗在他脸上印下几个黏糊糊的吻才去看他手里的外卖盒。

 

“吃的。”

 

洛基抽纸把脸上一顿擦,然后把索尔推去刷牙洗脸,夭寿了,他们早上做之前居然都没有洗漱。洛基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还好索尔是条鱼,他们的亲吻不包括舌头部分,就是两片唇的相贴。

 

“洛基你做饭好好吃。”

 

被强迫着穿上衣服并且扣上扣子的索尔用手拿着披萨,这是他来到陆地吃的第一份不要刀叉的饭,还很美味。

,是海鲜的。

 

“这是外卖,不是我做的。”

 

“外卖是什么意思?”

 

求知好学的鲛人追问,洛基一点也不想进行这种对话,言简意赅的告诉他外卖就是外面卖的。

 

“那你会做饭给我吃吗?”

 

索尔弄明白这不是洛基做的之后歪了歪头,心里有一点小失望,他的伴侣都不给他做饭吃。

 

“不会。”

 

“......”

 

“停,晚上做。”

 

洛基在珍珠落满他家客厅的前一秒喊了停,他现在一点都不想知道自己家里有多少珍珠。明明第一天遇见的时候索尔没有这么爱哭的,这都是哪学坏的。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

 

索尔立刻喜笑颜开,吃完手里的食物后撅着屁股把家里边边角角的珍珠都捡起来了。

 

晚上洛基一掀被子,哗啦。

 

于是大半夜某只鲛人被揪着耳朵揪起来解释为什么要把珍珠塞到被子里。

 

“因为是送给你的啊......”

 

索尔不知道哪里做错了一般的委屈,他好不容易捡起来的珍珠,又被洛基掸下床了。

 

算了算了,鱼的脑回路你在奢求什么,他没有每七秒问你是谁就不错了。洛基安慰自己放宽心态,佛性养鱼。

 

“你要是不喜欢的话,那我再给你其他的。”

 

“你一条逃出来的鱼能有什么?”

 

“我的鳞片很好看!”

 

“停!”

 

一把按住要变回鱼的形态拔鳞片的索尔,洛基后悔大半夜和他讲话了,索尔这个自残博对方喜欢的行为是他们的种族特色吗。

 

“其实.......”

 

“什么?”

 

洛基用毯子把被他摁回沙发上的索尔盖好,但看对方亮晶晶的蓝眼睛分明是还有什么更加摧毁他三观的话要说。

 

果然,他下一秒说的是我可以用月光给你做衣服。

 

这个傻鱼是不是忘了他离家出走的原因?

 

总有一天会学会的嘛,索尔嘟囔着,在洛基起身的时候拽住了他的胳膊,拉下来给他一个吻。

 

 

洛基轻咳了一声甩开索尔的手,重重关上房间的门,把索尔一个人留在沙发上和海绵宝宝作伴。他和索尔认识也就短短几天,却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人生真是无处不精彩。可是他不应该对他有过多的感情,他们种族不同,生命的长短也不同。虽然很多时候不承认,但洛基知道自己是一个害怕失去的人,如果得到再失去,又要多久才能蕴养好伤口。

 

散发蓝光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时间,洛基才惊觉他因为索尔想的过分多,已经是凌晨了。

 

躺下的时候在枕头边上摸到一颗圆润泛着光泽的珍珠,洛基曲起手指弹了一下,任由其发射到不知名的地方。月光从窗帘的缝里钻进来一丝,照亮了一地珍珠。

 


评论(30)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