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搞笑向可以随意转载,长篇和车不可以,饶过在边缘踱步的我。

最是套路得人心(二)

一个满是狗血+套路的文,绿基巴叉妮套路成圈的那种。第一次长篇里面写贾尼,慌。

————

最是套路得人心二

  洛基吹着口哨关上门后,一边骂着查尔斯一边走在街上,初秋的夜里还是有点凉,他这一身着实单薄了点,尤其露的太多,路上甚至有人对他吹口哨,然后被他狠狠瞪回去。

  去你的,他怎么就信了查尔斯那种脑子不正常的人。

  生气的洛基推门的态度一点都不好,直接吵醒了他的舍友巴基。

  巴基是和他一样的杀手,擅长远攻,一枪毙命,通常解决任务就在呼吸间,典型的早收工早吃饭类型。

  而洛基喜欢近战,慢慢的玩他的目标,就像猫要把老鼠玩到奄奄一息才一口咬住他的喉咙一样。

  他们俩唯一相同的就是任务完成率都很高。

  “干嘛啊,你怎么穿这么骚。”

  “闭嘴睡你的。”

  “你不知道你自己多高啊,踩高跟都两米了吧。”

  “老子乐意。”

  巴基从床上爬下来,正经了一下神色,不和洛基耍贫,问他到底去哪了。

  洛基把身上衣服一股脑剥掉,然后踢掉细高跟直接钻进了被子,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就在巴基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洛基突然睁眼又爬起来,掐住他的肩。

  巴基简直没眼看这个酷爱裸睡的舍友,只好控制自己的目光不往洛基锁骨以下去,但是洛基脖子上的红色标记让他干脆选择了闭眼。

  “艾瑞克不是说他挺喜欢查尔斯那个小模样么。”

  “哈?”

  “就是查尔斯.泽维尔。”

  “你想咋地?”

  去约炮结果败兴而归,并且想要报复对方,所以洛基是和泽维尔上床了。自认为逻辑推理满分的巴基有点惊讶,洛基不是不喜欢那个类型么。

  “无论你在想什么你先把那个表情收起来。”

  洛基拉起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和巴基前前后后解释了一下他去还查尔斯人情债结果被套路了的事情。作为一个有仇必报的人,洛基决定要把查尔斯坑回来。

  “可是人家好歹救过你命啊。”

  “我替他杀了托尼和我整他又不冲突。”

  说的好有道理。

  我竟然不感觉这其中有一丝逻辑,但也不感觉毫无道理。

  巴基默默爬上自己的床,决定就在旁边看洛基作妖。

  忘了说一句,艾瑞克是他们这个杀手组织的老大。

  索尔趴在地上咬牙等着那股疼劲缓过去,心里想着对方真狠,不过长的也是真对他胃口。

  “索尔先生,sir叫我在这等你”

  回到自己的小公寓,发现有人专门在等着自己,是托尼的万能管家贾维斯,还是一如既往恭敬的态度加标准的英音,让人怀疑他的其实是什么高能仿真机器人。

  “嗯,怎么说?”

  索尔以前是一个自由杀手,只接价高的任务,但是现在他被托尼长期雇佣了。尽管被诓有点不爽,但雇主的命令他还是要听的。

  “sir说,任务依旧,只是要先杀了洛基。”

  “洛基?”

  “他的名字。”
 
  “好,我知道了。”

  贾维斯和他点了下头然后离开,索尔却在咀嚼自己无意间得知的名字,洛基么,既然他的任务是杀了查尔斯.泽维尔和洛基,那对方的任务是不是也同样加上了一条杀死自己。

  索尔突然有点期待。

  虽然查尔斯和托尼明明是好友还要打这种赌,真真是上流资本主义闲的没事找刺激。不过这不影响他和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交手来获得快感。

  或许,会更加快乐也说不定。

  “你说,他们会不会打出感情来?”

  查尔斯玩着桌上的棋子 不过他完全是在自己和自己下,托尼对甜品的兴趣比陪他下棋大的多。
 
  “我倒是觉得洛基会回头整你,毕竟你们不是雇佣关系。”

  “所以你的意思是金钱关系才长久是不是。”

  “我可没说。”

  托尼耸耸肩,示意贾维斯低下头来听他说话,结果在对方俯下身之后得到的是一个落在面部的浅吻。一向显得无悲无喜的贾维斯脸有点红,直起身的动作显得有点不自在的慌乱。

  “你天天这样,不累?”

  “嫉妒吗,那你也早点找一个。”
 
  “我一个人很好,谢谢。”

  走之前,托尼把查尔斯棋盘上的棋子很快弄乱,然后在对方要打到自己的时候迅速撤退,并且在门边给查尔斯飞了一个飞吻。

  像是自然一样,贾维斯看着托尼牵住他的手陷入沉思。

  这种亲密的试探越来越多,他怕再这样下去他就要忍不住越界了。

  艾瑞克在下午的时候收到了查尔斯的邀请,一个小约会。

  他有点疑惑,他和泽维尔家的主人从来没有交集过。唯一要说的大概只有他曾经看过他的照片,感觉那小子长的有点过分好看了。

  不过为了利益,也不排除他们想要借助黑道的势力。谈合作也不是不可能,艾瑞克把那封邮件点了个叉,决定看情况再说。

  “艾瑞克会信么?”
 
  巴基看着洛基电脑页面上显示已发送的邮件,总觉得这是一个馊主意。

  “他想要更大的势力,泽维尔家族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带着诡异的笑容,洛基合上电脑,然后把昨天带回来的手枪塞到兜里,再把小刀绑到腿上。

  巴基问他干嘛,他说去解决查尔斯给的任务。

 

  玻璃窗突然破碎,滚进来一个穿黑色紧身衣的人,托尼皱眉放下手中的咖啡。站在旁边的贾维斯动作十分迅速的冲上去,和洛基扭打起来。

  洛基一个弯腰,躲过贾维斯挥来的拳头,然后一拳敲在他的后心,而贾维斯灵敏度也不差,抓住洛基的拳头反扭着他胳膊。

  “等一下,jar,这个交给索尔。”

  托尼在他的管家快要把洛基三下五除二抓起来的时候出声制止,现在就把人抓住了,以后岂不是没有玩的了。

  贾维斯依言放开洛基,后者知道自己不占优势,扯下窗帘往托尼甩去。在贾维斯紧张的扑到托尼那边的时候,洛基再次翻窗消失。

  “唉,忘了提醒他可以走电梯。”

  托尼把盖在他和贾维斯头上的窗帘揭下来,有点无奈的笑笑。

  而贾维斯,看着托尼近在咫尺的脸,鬼使神差般的摸了一下,但是这不在他的权利之内。

  “sir,对不起,我这就离开。”

 
 

评论(13)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