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搞笑向可以随意转载,长篇和车不可以,饶过在边缘踱步的我。

最是套路得人心 [双杀手设定](一)

作为杀手,你永远不知道你的雇主会是谁,并且会有多么无聊。

洛基和索尔以为只要帮自己的朋友兼雇主完成任务就行了,结果他们没有想到有钱人的无聊是他们想象不到的。
谁能告诉他们,把两个杀手凑在一起是什么清奇的脑回路?
——
我想不出高大上的题目了,这大概就是一个互相套路套成九连环的文,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被怎么套路,忍不住开新坑是我的错dbq,但是我就是想看基妹跳钢管舞。大概会是绿基巴叉妮的主场。
——————

“说吧,想要我做什么?”

  洛基交叠着两条过分修长的腿,在查尔斯的眼皮底下明晃晃的架在他的原木茶桌上。

查尔斯握着茶杯的手用力收紧了一下,才忍住了把要求改为让他自断双腿的冲动。

  “杀了照片上的人。”

  “哦。”

  五寸的彩印照片被洛基捏在手里,随意看了一眼就放回去了。毕竟照片上的人太有辨识度,比纽约的特产还出名。

  对,你并不知道纽约特产是什么。

  但你一定知道托尼.史塔克。

  无数女人或者还有男人梦想的一夜情对象。

  洛基懒得问查尔斯为什么要杀他,他欠查尔斯一条命,然后这条命转化为一个要求,他无条件为查尔斯做一件事。

  现在这件事是:杀了托尼.史塔克
 

  “你为什么不问我原因?”

  查尔斯习惯性的舔舔嘴唇,那副模样让人看了恨不得就地把他按在沙发里来一发。还好洛基不喜欢这种类型的,他眯起墨绿色的眼睛,准备听查尔斯要作什么妖。

  “因为,我和他打了一个赌,一个月内,谁雇的杀手能杀死对方,那么就能拥有对方所有的财产。”

  “你们有钱人真无聊。”

  “我对钱没有兴趣,不过这个很好玩。”

  洛基坐直了身子好好打量查尔斯,这个脸长的还像大学生的男人,内在远远不如表面上那么简单。那副好看的皮囊给别人造成的欺骗性太大了,让人几乎要忘记这是个二十几岁就继承了泽维尔家族偌大家业的人精。

  “我相信你,是最好的杀手。”

  骨瓷杯被放到托盘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洛基啧了一声然后捏起照片,往外走去。

 

  “hey,这个想法可真疯狂,吾友。”
 
  “别废话,他可不是善茬。”

  索尔收起照片,冲托尼比了个安心的手势。游戏是雇主玩的,他只负责执行任务就行。照片上褐色卷发的男人笑的一脸无害,似乎不应该和托尼.史塔克扯上什么关系。但是托尼的任务就是这样,杀了他。

  查尔斯.泽维尔。

  嘴里默念这个名字,索尔默不作声的离开,准备替他的雇主兼好友去解决目标。

夜晚,是狩猎的最好时机。

索尔根据线索来到一间酒吧,洛基也跟着线索来到一间酒吧。

洛基不是普通的杀手,当然索尔也不是。

但是索尔看到中央舞台上那个身穿黑色紧身皮短裤,脚踩细高跟,身上墨绿色丝绒衬衫一直开到小腹然后绕着钢管舞动的男人时着实惊艳了一下,在他愣神的时候洛基刚好转身,黑色微卷的发丝黏了一两缕在脸上,晃眼的灯光下看不清眼神,但索尔感觉他看了自己一眼。

洛基的确看见了索尔,但是他在寻找真正的目标。而在场连托尼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十有八九又是查尔斯诓他。

索尔也知道任务当即不能被美人迷眼,但是吧台的调酒师明确的告诉他根本没有一个叫查尔斯的过来。

“嗨,在找查尔斯.泽维尔?”

洛基从舞台上下来,随手把台下人送给他的红玫瑰衔在口中,分开人群走向索尔。杀手的直觉告诉他对方也是一个杀手,因为不会有人来酒吧还带着枪。

“你在找托尼.史塔克?”

  索尔也不是笨蛋,在洛基软软的靠到他怀里然后摸出他口袋里的枪抵着他腰的时候就知道,来者不善。于是他也配合的握住那只在他胸口乱动的手,在旁人看来是看对眼的调情,实则暗潮汹涌。索尔握住洛基的腰,实则是钳制他的身体,而洛基换了个动作靠在他怀里,实是把掌心的刀片抵在他脖子上的动脉上。

  很好,索尔一个弯腰直接把洛基公主抱起来。

  洛基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但是他很快调整了表情,继续用刀抵着他的脖子。

  “你也不想在这里动手吧。”

  索尔低头啄了一口洛基的脸,低沉的嗓音提醒洛基在人满为患的酒吧里动手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被占了便宜的洛基也勾唇一笑,扯着索尔的金毛就吻了回去,狠狠的咬在他嘴唇上。

  他们一边较量着一边在旁边开了间房,表面上是粘在一起急不可耐的小情侣,实则关门之后就各展拳脚。基洛这身衣服没有办法藏枪,所以他用的是刀,薄如蝉翼的刀刃,轻轻一划,便见血封喉。索尔的枪被洛基先一步掏出来扔到地上,所以只能力博。

  索尔是力量型,洛基对比了一下两人的肌肉,他靠肉搏赢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他仗着灵活优势躲过了索尔的攻击,然后回头锁住了对方脖子。

  “你就不能换个地方?”

洛基叫索尔闭嘴,然后摸出他身上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查尔斯。

“喂?”

“是我。”

“这么快?”

  查尔斯听到洛基声音之后明显换了一种调笑的语调,显然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托尼此刻正坐在他对面喝茶。

  “你他妈耍我。”

“不干掉对方的杀手,你怎么才能杀死他呢。”

这个逻辑还真是有道理,洛基愤然挂掉电话扔到地上,索尔趁他松懈一下子挣脱然后扭着他的胳膊把他按到地上,用膝盖压着他的身体。

  洛基侧过头,眼睛里闪着泪花,索尔的大力弄得他手腕生疼。

  “你就这么对你的一夜、情对象么?”
 
“我们并不是那种关系。”

“但是刚刚那个吻你明明有反应。”

  衣服随着洛基的动作滑落,那领口开的过大的衬衫在他身上本来就是个装饰,来凸显他极具魅力的身体,洛基昂着头让索尔看到他如天鹅一般优雅的脖子,还有瘦削的锁骨,以及往下.......

  显然洛基不会放过他,他速度极慢的舔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充满了挑逗意味。

  索尔松了手,按住洛基的后脑开始亲,洛基也配合的把酸痛的手攀上他的脖子,解开他领口的扣子。索尔撕开洛基身上衣服最后固定在一起的地方,洛基扯开索尔的衬衫。扣子崩断掉落在地上砸出清脆的响。

  洛基后仰着让索尔亲吻他的脖子,腿挤到索尔两腿间,用膝盖不轻不重的磨蹭着,直到那个地方硬的发烫......

然后,用力的一顶。

  索尔哀嚎着捂住下身,洛基踹开他后裹上衣服冷笑着捡起地上的枪,在开门前还回头对他吹了声口哨。

 
 









 

 

评论(31)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