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多CP】wrong(十五)[法医设定]

预警∶接下来会是一个狗屎而又狗血的转折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十一章
十二章
十三章
十四章

Wrong  十五


  “你再仔细回忆一次那天,所有的过程。”

  洛基坐在帕克对面,表情严肃的好像在审犯人,帕克不由得也紧张起来,生怕因为自己叙述的遗漏而导致错过重要线索失去救托尼的良机。但他越紧张话越多,其他人捋不清,最后只好派了洛基来。

  “对方要带上你,因为你是最在乎的人?”

  “对......”

  法医组又调了一名法医过来,填补托尼的空缺,既然第一个受害者是发现了公司里有九头蛇而被杀,第二个是萨诺斯发现自己被利用而派去的人,行凶者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九头蛇成员。萨诺斯也被砍断手。那么一切证据都指向九头蛇,他们现在只能想办法与之对抗。

  帕克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天托尼找到那个秘密通道的事说了出来。单独勘察现场是犯法的,不过当时他也在,应该没有事,况且现在最重要的是托尼的安危。

  “我知道了。”

  洛基站起来,转身回了解剖室,然后捧了一小袋土出来,帕克认出来就是那天托尼拿的。

  “我说这个为什么会在我抽屉里,看来他也不是毫无准备。”

  把那袋土拿给旺达去做化验后,洛基和索尔还有史蒂夫几人去了萨诺斯家的后面,绕到小土坡那里,拨开遮住道路的树枝和草叶。

  带着手电进去,果然,这里是通道的末尾,铁质的方形管道做成一个斜坡状,从二楼那个密室塞进管道的东西可以顺着管道一路滑下来,就像科幻电影里主角经常藏身的通风管一样。

“之前恩杀害那四个人的时候,是不是也在这?”

  “是,上次提取的毛发里,有他们的。”

  他们能闻到很重的杀虫剂的味道,看来是有人想保护这个地方,不然腐烂的味道早就让这里蛆虫成堆了。

  找到帕克说的那条路,索尔开车带着洛基还有帕克准备顺着路开,但是帕克突然叫他们往反方向开,因为他记得上次托尼只是把他送了回去。

  反方向是往郊区的。

  索尔调转车头,一路开一路看着窗外,试图找着线索。

  “他是前天下午带你来的,送你回去后差不多傍晚六点,他再原路返回到这里往反方向开,但是今天上午又出现在我们在的那个公司现场,说明如果他在这个方向找到什么,车程一来一回三十小时之内,单向不会超过十五个小时。”

  洛基看着地图分析,这是一条独立的公路,南北走向,往北回市里,往南是郊区。

如果他们方向对的话,十个多小时后他们能遇见线索。

  当然为了防止他们是错误的,史蒂夫和巴基等人也在开车往另一个方向寻找可能的线索。

  车开到晚上八点,他们遇见了一栋废弃的建筑,看起来是什么厂房。

帕克直觉这里有什么,于是他们下了车,果然地上的草有折断的痕迹。

厂房似乎之前是什么饲养基地,地上有被风干到发硬的粪便。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就算夏日的白天再怎么长,这会也完全黑了,索尔走在最前面,把洛基和帕克护在身后。

  夏夜的暖风携着什么难闻的味道,厂房的中间有一块低凹积水,里面的动物粪便经过夏日的发酵已经产生了沼气,洛基的手电晃过去,看到一副让人在炎热的夏日里后背发凉的景象。

  一个头连上半个身子淹在发绿的水中,蝇虫在上面飞舞。

在这种污染严重的水质里,巨人观又是难免,突出的眼球仿佛在凌厉的瞪着他们,责怪他们为什么现在才发现他。索尔把洛基挡在身后给史蒂夫打电话叫他们过来,洛基回头捂住帕克的眼睛。

  “等一下,你看墙上有个箭头。”

  在漫长的等待中,三个人开始搜查起现场的其他地方,他们在西北角的墙上发现了一个箭头,白色粉笔画上去的,粉笔就扔在地上。洛基把那支粉笔装到袋子里,等着回去检验指纹。

   史蒂夫接到索尔的电话之后立刻往这边赶,终于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赶到了。索尔三个人因为被蚊虫叮咬的没办法,缩在车上吹着空调,期间帕克还给梅姨打了电话解释自己回不去的理由。

  经确认,那半截身体就是萨诺斯的。现在,就剩了腿部不知所踪。

  “你说,凶手是不是在用尸体指引我们方向?”

   “那个箭头指向哪?”

   朗铺开地图,在上面标出了西北方向上废弃的工厂位置。

  “先休息一会,中午出发。”

  “是。”

   萨诺斯的尸体被送到了解剖室,但是洛基现在已经没有精力去解剖他,全部交给了希尔。

  他们直接在最近的宾馆开了房间,草草洗漱了一下换了衣服,直接合衣而眠。

  帕克一夜都没有睡好,他不停的想着托尼,想着那人嘴里说他最在乎他,还有他把自己推下车,原来他前一天给自己开车门是排练,测量他怎么打开副驾驶的门。

十二点刚过,他们就被敲醒,史蒂夫给所有人点了一份外卖,吃完他们就上车去往箭头所指的方向。

又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只是大门紧闭。

巴基突然退后两步踹上了铁门,门被锁住了,没有被踹开。还是山姆进行了技术开锁,才弄开门。

透明的玻璃缸里用福尔马林泡着两条腿,就放在推门可见的地方,大剌剌的展示在他们面前。

“如果你们够快,他也许会活着。”

玻璃上面贴着一张纸,最后的“live”绕的像“love”,但这绝对不是爱,而是一个恶魔的低声诅咒,那个“he”,应该就是托尼。

“什么意思,托尼在这?”

“快找!”
“跟我来。”

巴基给枪上膛,率先冲到里面,然后又踹开一道门,里面是几台废弃的电脑,巴基直接往中央走去,那里有一个圆形的坑。

坑里是被绑着的托尼,脸上还带着血迹,看起来是昏迷了,但是滴答的声音从他那边传来。

“炸弹。”

帕克脸色白了一下,趴下来伸手去够托尼,这个坑的深度让他刚好可以摸到坐着的托尼的脸。

“kid,快离开这里。”

脸上的触摸让托尼迷糊的大脑清醒,抬起头来看着站了一圈的人大声吼着叫他们离开。

评论(10)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