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搞笑向可以随意转载,长篇和车不可以,饶过在边缘踱步的我。

【多CP】wrong(十四)[法医设定]

这是一场即将完结的混乱,被铭记的错误,即将重现于世。

(我不知道怎么介绍了,就这样了,中二就中二吧,逻辑性真的不高,别深究)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十一章
十二章
十三章

Wrong 十四

  托尼第二天没有上班,帕克坐在座位上,转着手中的中性笔,越转越感觉不安。托尼一定有什么大秘密瞒着他们。

  百无头绪的史蒂夫他们又查起来第一个受害人所在的公司,他们已经到这一步了,回头,也没有退路。

  九头蛇已经盯上了他们,无论是什么原因,逃避也不一定就代表着相安无事。

  “不要单独行动。”

  巴基抓住史蒂夫,握紧了自己手中的枪,史蒂夫对他点点头。这是一家普通的照明公司,里面的职工看起来都普普通通,不可能是无恶不作的坏蛋,但是谁又能光靠外表去看清一个人呢。

  老板似乎对搜查有点意外,站起来配合的疏散了来办理业务的客人。

  克林特掀开上次朗拍的照片上的相框,果然发现了藏在后面的九头蛇标志,而老板却一脸惊慌的说他不知情。

  “你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你慌什么?”

  山姆掏出枪,巴基突然狠狠拍了他一下,差点把他怼到地上,不过也是趴到了桌子上。

  揉着膝盖直起身子的山姆没来得及问他干嘛就看到了飞过自己头顶嵌入墙壁的子弹,巴基一脸严肃的给枪上膛,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上了,刚刚还是兢兢业业工作的职工一个个掏出加了消音器的枪指向他们。

  其中也不乏几个真的不知情的普通员工瑟瑟发抖。

  “趴下!”
 
  史蒂夫冲那些人吼到,掏出枪钳制住老板,巴基速度更快的打中了两个人的腿,抓起椅子向冲过来的人摔过去,敏捷的跳上桌子打碎了头顶的灯。

  “史蒂夫。”

  “我在。”

  巴基摸到史蒂夫身边,和他背靠背行动,老板已经被他拷在了桌子上。子弹擦着耳侧飞过,史蒂夫和巴基的动作就像是早就排练过千百次一样,默契十足,放心大胆的把后背交给彼此,又全力护住对方安全。

  在解决完所有九头蛇后,他们俩拽着对方的衣领交换了一个吻。

  克林特和山姆有点擦伤,莱利把山姆扶去了门口,和罗德把没有断气的九头蛇拷起来,打开门后疏散无辜人员,并且联系救护车把误伤到的人送去医院。

  一场激烈的枪战,还好损失不大。

  但是一直听话躲在角落的帕克突然站起来,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

  “哎,你以为你蜘蛛侠啊你小子,帕克!”

  克林特没有拉住他,眼看着帕克消失在二楼窗口。

“Mr.stark!”

“你怎么直接跳下来了你!”

虽然帕克在外边种着的银杏树上接力了一下,跳下来的时候毫发无伤,但托尼还是心惊肉跳,接住他上上下下打量。确认没有扭伤挫伤之后才松了口气。

  “我知道你在外边。”

  “你为什么知道?”

  托尼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发现,他并没直接露面,只是从窗外打碎了照明的另一盏灯。

  “你一定会关心他们的动向,这一切都和你有关系。”

  帕克看着托尼,棕色的眼睛里情感复杂,托尼是在组里最照顾他的,也是他最依赖的。更是,他喜欢的。虽然他们之间年龄差有一点大,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感情。

  两人在对望中沉默。

  突然帕克抓住托尼往旁边躲避,然后松开他一个助跑就冲上前去飞起一脚,托尼才发现有人拿枪对着他。帕克骑在那人身上,抓住他的手,导致放了三声空枪。

  托尼反应过来上前去帮帕克把人铐起来,踢开他手中的枪。

  “错误会被荣耀掩盖,但永远不会被遗忘。”

  “你先闭嘴。”

  托尼狠狠的踹了地上人的腹部,疼痛使他蜷缩起来,暂时失语。

  “彼得,你回去。”
 
   “我不,我可以保护你。”
 
  “我不希望你受伤,”托尼捂住脸,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按住帕克的肩,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你还年轻,他们是冲我来的。”

   “就是这样,我更要跟着你。”

   “我不管你有什么执念,但是我接下来做的事,可能是犯法的你知道吗。”

  “我........”

   “回去吧,如果你出事,我会以为那是我的责任。”

  “不,怎么会是你的责任。”

  帕克从背后抱住托尼,还年少的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只能用冲动的行动来表达。托尼也是一怔,最后掰开了他的手,俯身把那名九头蛇成员拉起来,叫他告诉自己去哪里找人。

  朗姆洛笑起来,笑声停止后他说他会带他们去。

  只是要求一定要带上帕克。

  “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和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带他只是累赘。”

  “但是你在乎他。”

  托尼摸了摸胡子,语气里更加不在乎的说我怎么会在乎一个小孩子,金发大胸美女才是我的菜。而朗姆洛只是轻蔑一笑,虽然双手被绑,但他却从容的多。

  “你越说不在乎,其实就是越在乎,别废话了,你那些刑警朋友可能都会因为你死。”

  “你......”

 
   托尼握了握拳,然后从地上抓起朗姆洛,把他塞到了自己的车上,帕克也坐在了副驾驶。托尼的手不停的拍着方向盘,看向帕克,最后突然在提速之前打开帕克那边车门把他推了下去。

  坐在后座的朗姆洛解开手上的手铐,从容的活动了下手腕,显然刚刚被控制的样子是他装出来的。

  “你不应该那么做。”

  “用不到你教我。”

  后脑被坚硬的东西抵住的时候,托尼听话的放慢车速然后靠边停车,迎接脑子上敲晕他的一击。

  帕克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下,手掌擦破的皮沁出血珠,膝盖也有点疼痛。但他顾不上这些,托尼的车子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他要赶紧跑回去,去找人救托尼。

  越快越好!

  克林特接住了像一支箭一样冲进门的帕克,后者因为着急而满头大汗,越急越乱的说话都不连贯。巴基直接抓住帕克的肩膀,捏着他让他冷静下来,问他托尼被带去哪里了。

  “你知道?”

  “我认识那个人。”

  巴基是指,帕克从窗户跳下之后,在外边制住的那个人。敏锐如他,早就发现打碎灯的还有一枪来自于窗外。帕克跳下窗后发生的一切,他在窗户里看的明明白白。

  “托尼说,这件事,是冲他来的,所以不让我们插手。”

  “怪不得这几天这么反常。”

  “该死的,他出事怎么办,我们能帮他啊。”

  “他说,你们都会有危险。”

  “我们要赶紧找到他们。”

  

评论(5)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