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多CP】wrong(十六)[法医设定]

就当我是真的很无聊而且很想完结这篇需要脑子的文吧,咸鱼失去梦想.JPG.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十一章
十二章
十三章
十四章
十五章



————让我们一头雾水绷紧神经,最后再把结果送上门,好玩么————


帕克跳到坑里,不顾托尼的阻拦去解他身上的绳子。史蒂夫等人开始分散着寻找各个位置,可能有什么新线索的地方。

  “这是一个陷阱!”

  从托尼背后拆下来的并不是炸药而只是一只响声异常清晰的老钟表,仿佛在笑他们的草木皆兵。

  洛基面色不虞的看着托尼,摸了摸手中的枪。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你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了。”

  被捆了一天一夜的托尼坐在地上揉着手腕,浑身酸痛无力。听他呃洛基的对话,似乎他们俩早就知道一切,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

  “到底是什么事?”

  索尔有一点暴躁,这几天的精神紧绷加上睡眠不足着实让人心情不太好,索尔想抓洛基领子的手停在半空,触及到对方眼光的他冷静了几分,伸出去的手在空中转弯生生拗成一个拳头放下。

  其他人也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纷纷停下来注视他们。

  空旷而昏暗的环境,每个人都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是信任还是怀疑。

  “我打断一下,巴恩斯你为什么对这里这么熟悉?”

  朗在沉默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时候开口,却是把众人全部淹至水中。是啊,巴基踹门的时候毫无犹豫,就像早就知道托尼在哪一样。

  之前被压下去的怀疑突然间翻滚沸腾起来。

  晦暗的光线里,人心各有千秋。

  “我们被引到这种地方,我们总该有知情权吧。”

  史蒂夫蹲下身,在托尼的面前,一头金发在黑暗中发光。

  “那是多年前,我的一个错误。我让你们不要查,就是不希望发生现在这个情况。”
 
  托尼身子斜了一下,靠在旁边的帕克身上借力,他现在真的很累,两天滴水未进,史蒂夫他们来晚一点就可以成功给他收尸了。

  帕克小心翼翼的承受着托尼的重量,仿佛肩上扛着整个世界。

“那时候,我从一个天才,花花公子,有钱人摇身一变,变成法医........”

  托尼主修的是医学专业,但是家里的军火公司一直等着他回去继承。诚然,天才就是天才,哪怕拿惯了手术刀的手突然拿起枪械结构图,也丝毫不觉得难驾驭。托尼经营了史塔克公司几年,发展的比在他父亲手上的时候更好,成为国内最大的军火供应方。

  但是每天笑脸相迎虚与委蛇的应酬真的很容易让人腻味,在玩够了商场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之后,托尼撂挑子不干了。重新想起来自己的专业,又去熟悉了一年多,选了个自认为轻松的法医职业。不用笑不用说假话,还不担心医患纠纷,就是手抖切开了主血管,缝上也不怕出人命。

  当然有这种想法不代表托尼是个不严谨的浪荡子,相反他很厉害,他天才的称号不是白叫的,他刚上任就协同破获了好几起大案子。

  面对称赞,人难免会有点骄傲,托尼最不该的就是太过于自满。

在一起入室抢劫谋杀案里,托尼轻轻松松的就找出了凶手。去抓捕凶手的过程中,托尼甚至是哼着歌开的车。但是他忽略了致命的一点,受害者心脏上的伤口,是用细小尖锐物刺入,后期再用水果刀捅入扭转搅烂的,期间间隔时间很长。

  也就是凶手有两个人。一个是真的抢劫,一个是寻仇泄愤。

  他们抓住了第一个,忽视了第二个。于是第二个杀掉了受害者其他家人,只有当时在外边军营里的男主人免于此难。

  当然他们最后也抓住了第二个,不过有点晚。

  “你知道么,后来被杀害的,是两个小孩子,还有一个女人,送到我的解剖台。”

  托尼说完似乎松了一口气,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秘密,自责和愧疚在深夜把他淹没,是他后来获得的各种荣誉都冲淡不了的,他不去作报告,不去说自己如何让尸体说话,如何靠半根头发丝找到凶手。当时的他动用手段把新闻压了下去,甚至让档案库销毁了整件案子的档案。

  但是永远有人铭记错误。

  让造成错误的人付出代价。

  “所以.........”

  “嗯。”

  洛基隐约猜到是这样,虽然他没有托尼大,但是他们俩从事法医的时间差不多,他也听说过这起案子,不过后来所有人都突然缄口不提。渐渐地,人们就遗忘了这件事。

  “那个唯一活下来的人,是朗姆洛?”

  “朗姆洛是谁?”

  “抓他来的那个。”

  巴基提出疑问,他感觉事情,远远不是表面上这样。

  他在九头蛇潜伏的时候,脚底下这块地方就是那时的根据地,所以他才了如指掌。而朗姆洛就是他在那时认识的,最后如果不是他帮了他一把,这辈子他都可能离不开九头蛇。

  但是朗姆洛,为九头蛇卖命起码有二十年,托尼说的案子只发生在十年前。

  一个杀手组织训练出来的杀人工具,哪里来的家人之说。

或许他还有感情,但是绝对不可能在外边有家人。

  巴基把疑惑和其他人说了,就在史蒂夫还想问什么的时候,一阵皮鞋敲地的声音响起,像是故意告诉他们有人来了。所有人都戒备的把枪对着声音来源。

  “不要紧张。”

  朗姆洛摊开什么都没有的双手,他今天穿的完全不像个杀手,倒像是刚下班的有为青年。

  哒、哒、哒,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播,然后撞在墙上形成回声,仿佛踩在人的心脏上。

  “别想着逮捕我,你们根本没有证据,也抓不住我。”

  朗姆洛在帕克面前停止,托尼伸手拦住他。

  “别紧张。”

   砰!

  谁开的枪?史蒂夫回头去看。

  发现来的不止朗姆洛一个,几十名杀手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把这个地方包围,怪不得朗姆洛那么的从容淡定。

  “人,是我们杀的。”

  这起案子,从头到尾就不是一个用来顺藤摸瓜寻找凶手的教学实例。

  而是明晃晃的对方在耍着他们玩,他们只是被牵着走的羊。

“让我们一头雾水各自神经紧绷,然后再把结果送上门,好玩么?”

  洛基掏出枪指着朗姆洛的头,冰冷的枪口指着他的太阳穴。


 

评论(16)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