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搞笑向可以随意转载,长篇和车不可以,饶过在边缘踱步的我。

【多CP】wrong(十)[法医设定]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
Wrong  十

  洛基的心思很缜密,他们都知道。如果不当法医,他可能是一个出色的谋略家,或者也会成为一个与查尔斯一样的政客。但他就是选择了如此,陪在索尔身边。

  从小到大,索尔的身边总是有洛基的身影。

  虽然偶尔会离开,但最终都会回来。

  索尔的每一次停顿,都下意识的去看洛基,蔚蓝的眼睛里面把其他人都筛干净,只剩下洛基一个。洛基也在认真的回望他,他是翡翠色的眼睛,异常的好看。

  在这缠绵交汇的视线中,其他人喘不过气来,只好找着话题破坏这气氛。

“枪是他自己买的,他被辞退的那家公司有点不正常,那他可能是发现了什么秘密。”

  “九头蛇?”

  “那我们现在就去那家公司。”

  “别着急。”

  斯科特.朗,一直有事担当技术人员,无事担当空气的人,突然站了起来,拿起一张照片贴到了白板上。那是一张用手机闪光灯拍的照片:一个被推起来的相框,下面的白墙上刷着一个标志------九头蛇标志。朗解释这就是在受害者被辞退的那家公司拍的,他半夜干的活。

  “可以啊你。”

  山姆拍了一下朗的肩。

  “你没有搜查令你怎么进去的?”

  “我有啊。”

  朗拿出一张搜查令,上面明晃晃签着汉克.皮姆博士的名,说是那家公司可能和窃取国家秘密研究的组织有关系。有个好丈人就是了不起,在座各位多多少少都是一点关系户。

  “那么这个问题就好解释了,受害人发现了公司的秘密,然后被辞退,九头蛇这种组织一定不会让自己的秘密留在普通人脑子里,所以他们想杀人灭口。”

  “受害人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买了枪做防备,可是第二个死者进来,杀死了他。”

  “那第二个死者,就是那天那个行凶者打死的?”

  “我觉得有一点不对。”

   一直靠在椅背上的托尼直起身子,手不受控制的去搓帕克头上的卷毛,那里有一缕因为晚上睡姿太过狂野而翘起来。但即使手在做着蹂躏一个青少年头发的举动,托尼的表情倒是严肃稳重。

  “第一个人和第二个人差不多同时死的,就算是夏天腐烂的再快,这个程度起码也要四十八小时,杀完第二个人之后呆两天等我们来?”

  托尼执着的把帕克翘起来的那缕头发往下按,被他摧残的帕克敢怒不敢言,一边担心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又听他们的分析听得入迷,眼前这在一层层迷雾中寻找丝线的感觉,比看悬疑小说刺激的多。

“不说其他不合理的地方,光是在这种味道下呆两天,那他呼吸系统还完好算我输。”

  托尼的话不无道理,两具尸体在封闭的空间腐烂能发出什么味他们多多少少都能想到一点,而现场往往比他们想象的更难闻。在这种情况下杀死人再呆两天?他闻不见味儿?

  就算他闻不见味道,那他干嘛非要呆到他们来上演一部枪战片?

  “第二个人,不是九头蛇。”

  又是沉默的巴基开始说话,所有人一下子把目光集中与他。不知道史蒂夫为什么接受了弗瑞让他带伤休息两天的决定,以前史蒂夫是从来不接受有案子的时候离开的。这和送史蒂夫回去的巴基脱不了干系,而他也是这里唯一和九头蛇有接触的人,如果不是他,他们连九头蛇是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上面突然给他们派特调人员?他们虽然接触的案子大多很危险,但他们一个个也都是特种兵出生,枪法格斗术没有一样差的。

  这越来越阴谋论的走向,洛基看了一眼托尼,托尼瞥了一眼罗德,山姆和莱利面面相觑。

  “你为什么这么清楚?”

  洛基起身,一步步走到巴基身边,与他对视。

  又是一场眼神的较量,巴基不躲不闪,目光平静的直面洛基的审视。

  “九头蛇的身上,会有标志。”

   巴基拉开袖子,胳膊内侧纹着一只小小的章鱼,怪不得他即使是夏天也穿着长袖。克林特抄起了手边唯一能用的武器----------键盘。

  “别动,没事。”洛基向后挥手,示意已经站起来的人坐下。

“辛苦你了。”洛基修长的手指按上巴基的胳膊,抚摸那个纹身,一个军人,被烙上了反派的标记,还要遭人怀疑。巴基眨眨眼,他潜入九头蛇有三年之久,经历不堪回首,现在又因为这些事不得不揭开。怀疑他的人一定会比相信他的人多,他心里有数。而洛基居然摸摸那个屈辱的痕迹,和他说辛苦你了。

就好像一切委屈突然决堤。洛基拍拍他的肩叫他坐下,巴基难得的对别人露出了个微笑。其他人坐下,对巴基的怀疑转变为其他的情绪。

“两个死者的身上都没有任何痕迹,按照九头蛇这种标记辩敌友的组织尿性,没有标志的一定不是自己人。”

“这个组织行事很高调啊。”

“对,这么多年,想尽一切办法隐瞒他们痕迹的,其实是我们这边。”

  “那第二个死者是谁?”

   “杀死他的又是谁?”
 
   “幻视。”

  “嗯,我又去了两次现场,发现还有一个我们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痕迹。”

   幻视拿出一叠纸,上面都是打印出来的痕迹放大图。现场痕迹有很多种,除去没有参考价值的之外,幻视熬了两天才对比分析出来有用的部分,弗瑞已经同意了把他哥奥创也调过来的申请,不然痕检这边就他一个人,非猝死不可。

现场的脚印有三种,没有一个是第一个死者的。

所以有三波人来过现场,除了他们看见的那个行凶者,在他之前还有人来过,应该是真正杀死第二个人的凶手。

“还真是人来人往异常繁忙。”

“打死第二个人的凶器我也找到了。”

   幻视从一叠纸中间抽出一张,上面印着一个已经四分五裂的盆栽,洛基在床下死者的头发里面检测到石灰质碎屑,而市场上普通的花盆里就含有这种物质,幻视是在楼下的绿化带里扒出来的,看来凶手砸死人之后就随手抛下去了,多亏那扇窗户下边就对着绿化,才保住了这个证据没被清洁工人发现打扫掉。

  是真的不容易。

一般来说,这种居民楼里的命案,监控往往是提供最多线索的。但是案发现场所在楼的监控被人为破坏了,什么都没有拍到,罗德和朗盯着小区其他监控看了大半天,才找到一个可疑人物,与案发时间相重合。

  “小区停电是三天前的晚上八点左右,雷太大。”

  “所以案发时间要比八点早一点。”

  “这个。”

  朗指着监控上模糊的人脸,放大。

  嫌疑人捂的很严实,除了眼睛哪里都没有露出。

  “下雨天穿这种雨衣很正常,但是你看他带着手套。”

  索尔盯着屏幕点点头,现在史蒂夫不在,他这个副队长就要全权负责这些。

  “调这一代所有区域的监控,找到他的行踪。”

  “是。”

评论(9)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