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你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家长![胡言乱语根本不知道写了什么的沙雕段子]

今天的我还是没有学会放大字体,但,必须要说,这篇文涉及的是贾尼,一二代虫绿,和三代贱虫!
很傻,完全不知道写了什么系列,我吃贾尼和贱虫但是不会怎么写,这是为数不多的一张。脑洞来自于黄富贵儿

不,不敢打tag,毕竟没写过贱虫,就……随缘?
————————————————————————

  你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家长?

1.
   死侍最近陷入了人生的泥沼,他感觉他在命运的十字路口闯红灯然后被三辆卡车来回碾压,不要提醒他十字路口不可以倒车,反正就是这么一个比喻。

  这是夸张手法,修辞。

  2.
  在纽约街头,白天总会牵着一根丝晃荡并且路过你家窗户和你说hello的那个是蜘蛛侠没错,但是你知道蜘蛛侠有三个吗,好了你现在知道了,但是我们可怜的死侍先生不知道。

   他一直以为只有一个蜘蛛侠,只是对方脾气古怪,第一天会害羞的和他说早上好(不要问隔着面罩怎么看出来害羞的你们烦不烦),第二天又会在他“亲切”问候对方的时候给他一拳,正中鼻子让人泪流满面的那种。

直到有一天,他摸了小蜘蛛的某个部位。这不能怪我啊,谁叫他那么翘在哥面前引诱哥,死侍先生如是说,但是估计这句话会变成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3.
这样的大场面是你从来没有看过的,比万磁王搬体育馆拆金门大桥还牛逼。

三个蜘蛛侠,两个把另一个放在身后护的严严实实,旁边还飞着俩小绿魔,手里的球形炸弹已经瞄准了死侍,其他更六的是周围飞了一圈的马克装甲(炸了再造你们有钱人就是厉害)。

“sir,现在发动攻击吗?”
  
   韦德听到托尼那该死的管家低沉的英音,并且显然是说给他听的,不然每次发动攻击前都外放问上这么一句,敌人岂不是都知道钢铁侠下一秒要干啥,跟现场解说似的。

4.

  不会死不代表不会疼。

  同样是穿红色紧身衣的,凭什么差别这么大。

   这是韦德被处理到垃圾堆里脑海里剩下的话,原来蜘蛛侠真的不是同一人,蜘蛛侠和小绿魔是一对真的不是传言。

  不过,不是还有一个单着呢么。

   死侍跳起来,他的再生细胞让他重新成为一条好汉。

5.
“哥,没事......”

  荷兰被加菲还有托比捉着上上下下的打量,除了脸色过分红以外是真的没事,只是弟弟被骚扰这件事让两位蜘蛛侠不能忍,虽然他们的弟弟也是蜘蛛侠,但是他还小,这个年纪很容易被带坏。

“还好凯伦第一时间通知我,看来你的战服需要一点新的改进。”

“在死侍靠近方圆一里内就发动警报。”

  “五里吧,最好让他不能靠近。”

  “直接杀死最好。”

  托尼和两名哈利开始讨论起了荷兰的战服该如何改进的问题,最好能够自动检测出名为死侍的病毒然后悄无声息的把他杀死在空气里。哈利.兰兰.奥斯本,直接拿出了奥斯本公司的研究,对于帕克家唯一单身的小彼得,他们可是护的严严实实,说不定哪天,他们家又会添一个小哈利呢。

6.
托尼拿出来图纸,在上面画新战衣的草图,贾维斯去端来红茶和甜点招待彼得一大家子。

加菲直接开始了如何用蛛丝快速的捆绑对方并使其动弹不得的一百种方法教学,涵涵从兜里掏出他最新的炸弹球塞到荷兰手上,并且嘱咐了要对准了摔,摔的越准,炸的越狠,加菲和他吵架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做的。

  “我......又做错了什么?”

  加菲弱弱开口,涵涵叫他闭嘴,这只是一个引用。

  7.
  第二天上学的荷兰,包里多了不止一点东西,两个哥夫的炸弹球,托尼的新研究纳米武器,还有新战衣,以及他大哥给他的三种新强力蛛丝,沉甸甸的。荷兰甚至在背包夹层里翻出了Friday,不过那极有可能是嫌她打扰二人世界的贾维斯塞的。

  这都是爱啊,上课时常担心炸弹球爆开的荷兰想。

  8.

“hey,小宝贝,哥又来了。”

  重新振作的死侍先生蹲了三天终于蹲到了看起来很像不会打他的那个蜘蛛侠的蜘蛛侠。

  “那个,我劝你离我远一点。”

  “为什么,怕哥的魅力太大你把持不住么?”

  荷兰摇了摇头,隔着面罩同情的看了一眼韦德,然后极快的荡到了顶楼,果然,死侍站的地方瞬间变成了一片轰炸场。

  “咳咳,这个见面,有点隆重。”

韦德从一片灰尘里边出来,发现小蜘蛛已经不知所踪,而等着他的是托尼的最新战甲,当然里面没有人,毕竟他可以远程。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韦德在掌心炮的轰炸里明白了这个道理。

看来和岳父之间的关系不会搞好了。

还没有踏出第一步就已经被划到垃圾那一类了。

9.
  “sir,一级警报。”

  托尼靠着贾维斯实体的胸膛沐浴阳光的时候听到了楼下某垃圾分类中不可回收物件的声音时,微微皱了皱眉,吩咐贾维斯在一分钟之内让他闭嘴。

不然班纳博士可能会被烦到发绿。

“等一下,让Friday去吧,你接着陪我。”

  “她在帕克先生那。”

“.........”

  破案了,Friday对她哥有怨言不是毫无缘由的。

10.

  于是,荷兰在巡逻完纽约街头回到复仇者大厦的时候。

  在楼下的垃圾堆里见到了一摊红红的东西。

  走近了还能听见对方发出微弱的声音。

  “你,为什么,要有那么多家长。”

11.
  认识到托尼那边毫无突破可能的韦德又去了奥斯本公司。

  放学去找哥夫的帕克在奥斯本楼下又见到了红红的一摊。

  走近了还是那样一句话。

  “你……为……什……么……有……这……么……多……家……长……”
 
12.
  ……
 
13.
  韦德心很累,完。
(甘霖酿的傻逼作者说好了从亲近的人下手能成功呢就是为了访问量这么折腾哥,你等着我从屏幕里爬出来削你不给哥小蜘蛛我就@#$%&*@#$……)

14.
  这次是真的完: )
 
 
 

评论(37)

热度(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