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多CP】wrong[法医设定](九)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Wrong 九

 

  一直在科室里等着的帕克看见托尼他们终于回来,眼睛亮了一下,迎上去问他们的情况,之前史蒂夫受伤回来说他们遇到了枪击,让他一度以为他们经历了一场混战。

  “我没事,kid。”

  托尼一回来就要进解剖室,实在没有时间陪帕克说话,他也不想让他看见尸体的样子,对少年的身心发展不益。

  但是帕克非要跟着托尼,一路跟进了解剖室。托尼本来是想挡着他视线的,但是第一具尸体已经被实习生们搬上了解剖台,希尔正拿着刀在旁边。

  希尔虽然是个长得不错的女人,打扮一下也是一朵花,但是切起尸体来,快准狠的像是在切土豆。

  “叫你别来,回去吧。”

  帕克在看到排列整齐的人体内脏后脸色发青,托尼推了一下他,把他推到了门外,这小破孩就是不听话,不过偶尔看一看也好,以后肯定是不能只守在科室的。

“你们找到切开他肚子的刀了吗?”

  “没有,我叫克林特再去找找。”
 
  “刀非常快。”

  “嗯,而且他是在找什么东西。”

  尸体的胃破了一个口,这在他们检查的时候就发现了。看来这里面曾经藏过什么秘密。

  托尼吐槽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肚子藏秘密,但是在一旁尸体都不敢直视的实习生一句话让他们陷入沉思。

  “万一,他是想要有人发现呢。”

  洛基仔细的查看尸体的口舌还有脖子,在脖子上,他发现了紫色的掐痕。尸体身上也有挣扎的痕迹。

  “被掐死的。”

  可惜已经过了可以提取指纹的时间,究竟是谁掐死了他,而他又藏了什么秘密呢。

  托尼和洛基把目光转到另一具尸体上,看着后脑的伤是重物多次敲击而死。尸体上有打斗的痕迹,还有双手被往后锁产生的束缚伤。

  “会不会和现场那个行凶者有关。”

  “那个人的血样对比旺达在做,还有手枪上的指纹。”

   托尼给解剖刀换上新刀片,和洛基分开检查两具尸体。没有了他们的斗嘴,解剖室显得诡异的安静。

  晚上回去的时候,巴基强硬的要送史蒂夫。史蒂夫只好坐到了他的后座,特种兵的训练里有开车这一项,不过巴基看普通的车也像战车一样,着实有点猛。

  史蒂夫胳膊上绕着一圈纱布,看着巴基的后脑勺。

  “他们的目标是托尼,你不用这么担心。”

  “不,我了解他们。”巴基转了一下方向盘,左拐到另一个街道,开始放慢车速。

  “他们的目标,从来就不会只是单纯的一个人。”

“那,我也是目标?那个枪不是乱开的么?”

  “你是不是忘了在你前面还有两个人,为什么就打到了你。”

  巴基微微侧头,史蒂夫刚好可以看见他有点肉的侧脸。他感觉巴基经历了很多,不然不会这么小心谨慎,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巴基对外界的接触有一丝的抗拒。

  不过巴基说的也有道理,山姆和莱利还站在他们前面,索尔也在他的旁边,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受伤了。

  如果问为什么不打死他,那只能说他还有价值吧。

  一切事情刚刚开头,还没有到收网的时候。

  史蒂夫倒要看看,对方究竟想捞什么鱼。

  巴基送史蒂夫到他自己租的单身公寓,嘱咐他伤口不要沾水,史蒂夫开玩笑说要不你留下来照顾我,结果巴基真的点头同意了,让史蒂夫有点惊喜。

  克林特从现场回来,带回了藏在衣柜里的刀还有手枪子弹,索尔看着两件证物,皱了一下眉,然后开始让朗查最近的枪支交易记录,还有受害人的资金支出情况。

  “你的意思,是这个枪是他自己的?”

  “不是没有可能。”

  索尔认真起来的时候眼神锐利得像鹰,史蒂夫不在,他便成了大家的主心骨。

  “查到了。”

  朗指着电脑屏幕,受害人半个月前卡上有一笔大额资金支出,并且对象是一个黑店账户,很有可能就是买枪。朗顺着这条线摸下去,真的摸出一个小型地下交易枪支的组织。

  索尔带人过去搜查,顺便把帕克捎上了。

  托尼看着墙上已经离下班时间过去一小时的挂钟摇摇头,又是一个加班夜。

  但是尸体上有价值的线索很少,内脏被翻了一地只能说明对方不熟悉人体器官,而且床上受害者的血液和内脏碎屑沾在了第二具尸体的手上和衣服前襟。预示着开膛破肚翻人内脏的就是他。

  床下的尸体手呈一个握拳状态,所幸尸僵已经缓解,洛基掰开尸体手指,在他手心里发现半张纸条。

  “过来。”

  “你就不能喊我名字啊,鬼知道你在喊我。”

  托尼嘟囔着放下手里边摆弄的人体器官,走到洛基那边。只瞥了一眼,他就收起了那副无所谓的表情。那半张泛黄的纸上边,分明是九头蛇标志的一半,纸的边缘不光滑,看来是被另一个人扯掉了剩余半张。

  “这张纸,有点奇怪啊。”

  托尼把那张纸拿到手里,不仅仅是和腐尸接触泛黄那么简单,它的表面还沾着什么不明液体。

  难道?

  洛基对托尼点点头,这张纸就是从第一个受害者胃里面拿出来的。那个想让人发现的“秘密”。

  枪上的指纹比对出来了,证实了索尔的猜测,子弹上的指纹是第一个受害者的,也就是说枪属于第一个受害者,但是枪托上也有第二个受害者的指纹,以及那天行凶者的。

  血样dna检测出来行凶者的身份信息并没有在档案库里登记。

  “这是不是,又是一个圈套。”

  “这个‘九头蛇’到底想干什么。”

  一个他们之前出来没有接触过甚至听都没有听过的组织就这样找上了他们,并且在他们的每一起案子里留下痕迹。

  自从上次托尼收到那封信后起的每天,托尼都能收到一封一模一样的,他们已经能够面不改色直接当垃圾处理了。

  “我们查到,第一个受害者,也就是案发那间房子的户主,前不久被公司辞退了.......”

  索尔在白板上画关系网,低沉的嗓音缓缓的陈述着他们的发现,洛基眯着眼睛看白板上称得上凌乱的字体,时而蹙眉时而用指节扣着桌子。

 

评论(24)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