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断弦[泥石流出版社内部CP及人物!]

注意!泥石流内部CP及人物,不了解这个的不要点!主我,宫卿,和我老婆,黑羽霞子。卿羽子宫CP(你们想怎么叫怎么叫)副CP冷淡(卤蛋X冷),青野(霜野X青穷)(这个我以前写过)(CP名是怎么顺口怎么打的,真实攻受看括号)

讲真写自己的同人有点微妙,但是我就是这么不要脸。

趁大半夜老婆看不见偷偷发一波,省的被催。(对,这个丧心病狂的组织,一个个都想看自己的同人文)

古风玄幻设定。(自己同人文还搞AU好牛逼啊)
感觉是个长篇但是根本不会有后续
————————

  断弦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

  采莲的姑娘从高过人头的莲花莲叶中拨出一条路来,捧了满怀的莲蓬。
 
  “羽,你怎又在发呆。”

  夏日的蝉鸣虽然恼人,但缺了它也就少了几分夏意。临着水的亭子里坐着青丝飞扬的仙人,平静如水的眸子盯着桌上的古琴。

  琴有损,却不是焦尾那种在完美中撇出一点瑕疵,而是中间整齐的裂痕。

  弦是后期换上的,穗也是经常换的模样,只是琴音不再透彻。

  “你采你的莲去,别把蛋弄丢了。”

  “琴……”

  冷开口吐出一个音节之后又闭嘴,她只是上仙常用的佩刀,平白蹭了诸多仙气化出的神志和形,又如何够资格去过问上仙的事。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

  在唱到忆郎郎不至的时候,一直被手绢托着的明珠发生了变化。

  那是一块白如鹅蛋大小的夜明珠,通体透彻圆润,据说开挖出来就是一颗规整的蛋形,就是仔细看外表上面布了几道细细的棕色纹路。

  像是一颗不曾入好味的卤蛋,剥开壳后还是白的那种。

  本来可以磨去那些,但黑羽闲散仙人也不在意这些细节,就袖着全当夜里如厕照个路的方便物件。

  所以明珠的名字也没有好好取,就叫个蛋。

  仙人有灵,触着皆有机缘。

  天下唯顽石点不透,参不化。

  而蛋是块灵石,是黑羽身边最早生出神志的。等她能与人精神上交流后,黑羽就把她留在了床头,睡前谈谈话。不过这块小石的想法总是千奇百怪,时而让人头疼。

  轻薄的小舟上突然多了一个人,不免有点晃荡,撞倒了几支可怜的红莲,冷拍了蛋一下,叫她不要乱动。而后者嬉皮笑脸的剥开莲子就往她嘴里送,因为没去莲心被好一顿打。

  遇见那架无名琴的时候,山雨初霁。黑羽仙人刚好应邀去参加一场小聚,在重峦叠嶂中,猝不及防就见到了黑漆漆的放在山石上的琴。

  无人弹拨,却自有琴音,似林间幽风,又似凡间烟火。颤动的弦在黑羽走近时平息,淡色的琴穗被风吹动,上面系着的玉石敲在石头上发出清脆的响。

  有灵性的东西会自己认主,黑羽抚摸琴弦的时候,琴发出嗡鸣。

  “遇见也是有缘,那你,就叫卿吧。”

  黑羽仙人的身边多了把琴,经常无风自鸣,仙界也就多了一闲散仙人黑羽最终选了把琴做武器的传言。

  和下界那些话本子里最爱给仙人大侠什么的安排的武器一样。

  但奈何,这黑羽仙人并不会弹琴。

  只是瞧着好就搜罗回来,喜欢的便日日拿出来看一看,和她一起晒晒太阳,吸收吸收灵气。

  琴是有灵的,也能化出个型来,模样似个小姑娘。只是她从不在黑羽面前露面,还是一旁那盏叫青穷的古灯嚷给黑羽听的。

  “你为什么不出来呀。”

  黑羽敲敲琴身,终于把琴中灵给敲了出来。

  “因我太喜仙人,看见就要脸红。”

  那唤宫卿的琴灵果然是满面通红,垂着头不敢与黑羽对视。

  宫,取宫商角徵羽第一音,而羽,刚好是最后一音。

  悄悄发现这一小细节的琴灵兴奋不已,在心中常常演示着羽的笔画。

  “你身边这物件待久了倒都有灵性了。”

  纹印仙人来访时对黑羽满屋子有器灵的物件发出赞叹。

  “你身边才是有灵气,你路过的花草都长的比别处好一些。”
 
  “就别相互吹捧了,最近又有甚好玩的?”

  “前阵子又找到了盏灯,和青穷看起来是一对儿,就是上头的帽檐有点绿。”
 
   “我看看,果然绿的可以。”
 
   纹印摸了摸那盏灯又放下,转而看黑羽那颗卤蛋似的夜明珠,还没有摸到,就变成了个人,笑着问仙人好,一旁的刀也被他拉着变了形。

  “对了,这里还有一颗夜明珠。”

  黑羽从一团布里扒出一颗圆润的珠子,通体透明,像是一块巨大的水滴。

  “这个叫三夜,她不天天晚上亮,就偶尔亮,然后持续三夜之后又不亮了。”

  “好神奇。”

  纹印摸摸那个珠子,似乎是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珠子。

  不过,天地间有灵性的物件大多有自己的癖性,也不算稀奇。

  宫卿化出形来和纹印问好,然后站到黑羽身侧,经过这几天,她已经不会一见黑羽就脸红了,倒是黑羽看见她脸色发红。纹印看着她们悄悄勾起的小指,若有所思。
 

评论(3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