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搞笑向可以随意转载,长篇和车不可以,饶过在边缘踱步的我。

【虫绿】不要你负责(一)[普通人设定,助理X小少爷]

写了差不多五六千字废稿,就这个看起来还可以,这一对原著里面真的太虐,怎么甜都别扭的感觉,虽然最后还是写成了流水账,就当一次尝试吧。只能设定成普通人才能避免悲剧的感觉,所以就设定了哈利只是因为他父亲太多年不管他突然又接回来把他当继承人培养而叛逆吧。

尽量沙雕一点。

试试吧……

——————
  助理彼得X小少爷哈利。

  痴汉彼得X玩世不恭哈利。

  私设只有帕克记得哈利和他小学时候是同学。

  哈利只是感觉他爸这个新助理有点辣,然后拖到卫生间打了一炮,但是怎么感觉对方眼神怪怪的。

  负责?我不要你负责。

——

  “哈利哈利……”

  “嗯,别喊我名字。”

  隐忍的声音藏在水流声的缝隙里发出,其中还伴随着一两声喘息,是人都听得出来末尾最后一个隔间里在发生什么,但是还好,上班时间并没有多少人会过来,况且这层是最高层,所有人都懂得生存之道。

  “小少爷。”

  “嗯……快点……”

  哈利整个人盘在帕克身上,后背紧紧贴着隔间的墙,帕克的衬衣被他扯开,领结直接摔到地上,脖子上是他刚咬出来的痕迹,红红的一片估计待会衣领根本遮不住,但他很满意这个结果。

  不得不说,他父亲这个新助理还是蛮合他口味的,不过让他知道自己这么浪,一定又要把他骂一顿,然后随便找个角落送过去。

  可是谁在乎呢,哈利把手指插进帕克的头发里,棕色有些发硬的头发,抓起来手感正正好。感受着身下的顶弄,哈利往前耸了耸身,示意对方别顾着自己爽,他的小兄弟也需要安慰。

  帕克托着哈利的腿根,防止他滑下来,他不敢相信他想了这么多年的人突然就出现在他的面前,还一见面就如此热情。

  只是对方似乎完全不记得自己的样子,只是单纯想和他打一炮。

  他从诺曼那里听说过不止一次他儿子的叛逆没长进,成天就喜欢在外边到处玩。但是说完又忍不住叹息,是他在哈利还小需要自己照顾的时候把他送到了外边,才导致他养成了这样和自己不合的性格。

  哈利所做的一切,就像是在报复他一样,报复他过早的夺去了他的父爱。

  “不要射 到里面。”

  哈利眯起的绿色眼睛在最后的时候睁大,像蛇一样冷漠又像猫一样慵懒。帕克只能抱住他,抽出自己,然后在对方的示意下用嘴给他含出来。

  很满意,哈利慢慢整理自己的衣服,然后拉过还有些愣神的帕克,凑过去在他的锁骨上留下一个牙印。

  “哈利。”

  帕克胡乱扣好自己的扣子,把那个靠他自己的能力是绑不起来的领结拣起来,在哈利要推门的时候喊了他的名字。哈利皱眉,他不是很喜欢被这么亲密的称呼,而且和这个人也才刚认识一天吧。对他来说,他只是在使用某种扭曲的方法在报复他爸。

  你看你重视的得力助手,也对我毫无抵抗力呢。

  “快走吧,待会他找不到你。”

  哈利不耐烦的扯过帕克手里边的领结,踮起脚替他绑到脖子上。他认定对方是因为不会绑领结才叫住他的,完全没有看帕克眼睛里面过多的感情。

  帕克低头任由哈利在他脖子上翻动着手指,他这个角度,连哈利的睫毛都可以数的清清楚楚,包括他鼻子上那一点点小雀斑。哈利亚麻金色的头发即使是经过那样一番运动还是一丝不乱,让帕克不禁想到哈利很小就十分在意自己的头发,谁动他头发就跟要他命一样。

  “笑什么。”

  “没,我们走吧。”

  嘴角上扬的弧度被帕克强行压下去,哈利好像有意让别人知道他们干了什么一样,和他双双从厕所里面走出来,和帕克分开的时候还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果然,不出意料的,一个小时后,他接到了他老子叫他去办公室的电话。

  “我没空。”

  哈利直接挂断然后关机,躺倒在大大的椅子里,把腿直接翘到桌上,也不知道踹倒了什么文件。反正不会太重要,诺曼在试着培养他,让他成为公司继承人。

  真是可笑,丢在外边不闻不问这么多年,突然就喊回来帮他处理事情继承公司。

  他以为生个儿子这么简单么?

----
“下班了,哈利。”

哈利不知道自己居然就躺在椅子上睡着了,一定是前天晚上出去玩的太累,被喊醒的时候还有点分不清状况,只感觉脖子疼的难受,身上还盖着件衣服。从桌子上收回放麻了的腿,哈利发现帕克就站在他旁边。

“怎么又是你。”

  接过适时递来的一杯水,哈利喝了两口后声音仍旧有点沙哑。

  “总裁把我派给你了。”

  “什么?”哈利偏过头去,大大的眼睛还没有完全对焦,只是冲着帕克在的地方,“他不知道我对你干了什么,还是放心让他的助理上他的儿子?”
 
  “哈利......”
 
帕克猜得出来哈利如今这种性格是如何导致的,想要阻止他以这种方式说话,却又毫无理由。

“下班了。”

哈利直接起身伸了个懒腰,直接往外走,帕克立刻收拾好桌上的文件跟了上去。

“怎么,下班了也需要你跟着我?”

帕克在停车场跟丢了哈利,茫然的环顾四周的车辆。突然一辆看起来崭新的跑车唰的一下停在他面前,窗户被打开一半,哈利摘下他的墨镜,敲击着手中的方向盘。
“我只是想确定你的安全。”

“安全?”

哈利将整个车窗都放下来,胳膊叠在窗框上,下巴搁在手臂上,仿佛在听一个笑话。

“我知道回家的路,当然我并不是要回那。”

“那你去哪?”

“想知道?那就上车。”

  帕克坐上副驾驶之后就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哈利开车颇有一番技术,在街头都能开出飞车党的感觉,帕克劝他开慢点被他吼了一句闭嘴。

  果然,又是酒吧。哈利轻车熟路的直往吧台去,现在这个时间酒吧人还很少,只有稀疏几个在角落喝着酒。帕克在哈利眉来眼去的和酒保调情的时候坐到他旁边,欲言又止。

  哈利很不喜欢他这样,极其不坦率,不过他也不在意他父亲要这么个人跟着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不记得我了吗?”

  帕克点了杯啤酒,他是很少来这些地方,但也不是一次没来过。但他关心的是哈利有没有真的忘记他。

  “我们是一起来的,你这样搭讪,很傻知不知道。”

  哈利晃着手中的鸡尾酒,他喜欢这种看起来颜色绚丽实则在甜蜜的口感之后有很大后劲的酒。反正身处酒吧,哈利解开三个扣子之后直接勾住了帕克的肩膀。

  帕克有些拘束,但没有推开他,就像白天他对他盛情邀请他没有拒绝一样。

  看起来似乎有故事。

  “我们,小的时候是同学........”

  “嗯?”

  哈利又要了一杯蓝色的鸡尾酒,按照他的习惯,是要把他感觉好看的酒都点一遍的。

  “然后你那么小就喜欢我?”

  蓝色的鸡尾酒甜的有些过了,哈利皱眉把它推到一边,回过头去看帕克。他们挨得特别近,因为哈利的胳膊还在帕克肩上,哈利身上古龙水的香气混杂着酒的甜味往帕克的鼻子里飘,帕克下意识的伸出手搂住哈利,让他不至于从高脚凳上摔下去。

  哈利也不知道自己居然小时候就留了这么一个情根,帕克在他的注视下缓缓店里点头,还红了耳尖。

这下他算是知道自己白天为什么没有被拒绝了。

  “你还真是,长情。”

找了半天,哈利才找到一个形容帕克的词,后者托着他不断下滑的身子,看着他的眼睛里映着酒吧晃动的灯光。

“哈利,我......”

  “这种时候不适合表白。”

哈利拿着他的酒去了角落,帕克也顺从的跟上。

“好了说吧。”

角落里柔软的暗红色沙发,哈利坐下后直接斜靠到扶手上,锁骨从开的过大的衣领里露出来,帕克躲闪着目光让自己不过度肖想哈利的身体。

“我喜欢你,哈利。”从很久很久之前,直至很久很久以后。

“哦,知道了。”

哈利看着帕克的失落,眯了眯眼。

谁规定你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你了?

“哈利,其实你父亲,很关心你的。”

  “别提他,你的作用就是为他说好话么,那你现在就走,你去继承那个破公司。”

  哈利显然关于他父亲的一个字都不想听,推着帕克叫他滚。就像是一个任性而又叛逆的孩子,固执的把他不喜欢的东西推到门外,但其实他也是想摸一摸那个东西的。

  帕克直接抱住了哈利,任他在自己怀里发火。

  “他也是关心你的,只是他刚开始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你.......”

  “你对他倒是了解。”

  “.........”

接下来,帕克说,哈利听,偶尔的嘲讽上一两句。

                                                                                                                          

评论(9)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