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搞笑向可以随意转载,长篇和车不可以,饶过在边缘踱步的我。

【多CP】wrong(五)[法医设定]

决定把希尔特工放入法医组,感觉特工心理素质应该非常好,而且办事利落,切尸体丝毫不含糊。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洛基沉默的从西服的内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放到桌上,多亏托尼还有个电脑还原的技术,让人觉得他不做黑客可惜。

查尔斯瞥了一眼照片,神情微不可察的变化了下,但很快又被那种波澜不惊,淡然的微笑掩盖掉。洛基敏锐的捕捉到这一点,捏着杯子默不作声的喝了一口。

洛基咽下那口浓淡相宜的红茶之后,慢慢开口讲述事情经过,语气平稳的好像只是在背书。

“是他?”

“不是,经过DNA比对,和他完全不一样,那个女人和小孩,也是替代品。”

“那他在哪?”

“他在哪,”洛基摘下鼻子上架来装腔作势的金丝细框眼睛,墨绿色的眼睛里蕴含深意“你还不清楚吗。”

查尔斯片刻的激动伪装被他抹去,沉声问他是什么意思。

洛基不说话,只是起身告辞。走之前,深深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茶具。配套的四个托盘,他和查尔斯各用一个,那么还有两个空余,摆在茶壶周围,而与托盘相配的瓷杯,却少了一个。

没有明说,这是聪明人之间的较量。

查尔斯起身送客,在临出门前,他说洛基的嘴角有茶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洛基接过后淡淡道了个谢。

完全走出泽维尔庄园之后,洛基才松了一口气,和查尔斯这样的人打交道,就像浑身被剥光了接受对方眼神的洗礼一样,有种他们是在靠念力交流而不是语言的感觉。

  索尔开着车在外边等他,看见他后就下了车主动替他打开车门。

  “怎么样。”

  “和设想的一样。”

洛基靠在索尔身上,后者没有急着开车,轻抚着他的发顶无声的安慰他,精神一旦高度集中后突然松懈会让人感觉疲累。洛基把手上的纸巾拿给索尔看,被叠到最里面的那一面角落里有个红色章鱼的标志。

组里人看到拿给标志的时候说法不一,可能只是纸巾牌子,可能只是什么餐饮的标志,或者只是个混淆视听的东西。

但巴基明显表情不对,他僵了一下,把手上从克林特那里抢来的薯片放到桌上,在人群不注意的时候拍了一下史蒂夫。后者立刻会意的落后半步跟他走出去,停在一个不显眼的拐角处。

“怎么了?”

史蒂夫在巴基停下后就开始发问,巴基平常不主动说话,找他出来一定有重要的事。

“史蒂夫,”巴基开口异常的严肃“这个案子,转到上面吧。”

“你这样倒是勾起我的好奇,你认识那个标志?”

巴基点了点头,似乎是铁了心要劝说史蒂夫放弃这个案子,因为这个后边,牵扯太多了。史蒂夫是年轻有为的警官,这毋庸置疑,这起案子如果在他的手上能够真相大白,便必然成为他人生中极为光彩的一笔。但巴基担心的是,史蒂夫不会得到这份光彩,甚至还会因此失去性命。

“我,以前所在机构的任务,就是追查那个组织,一个神秘的反动组织........”

巴基把史蒂夫往角落拉了拉,凑近了他低声说着这个秘密。两人的姿势在外人看来十分亲昵。

那个标志所代表的组织是名为“九头蛇”的组织,常年挑战着社会高层的权威,入侵重要资料库,暗杀重要参议员,盘踞在暗处多年都没有得以清除。为了不引起普通人民的恐慌,上层封锁了和这个组织有关的消息。

如果单单只是这些,史蒂夫倒不会觉得怎么样,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上层通常都会封锁一些不应为人所知的消息。但是巴基告诉他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被调出来的原因是他之前深入过那个组织,经历过一些事情后,他决定再也不与其有任何关系。

“没事的,巴基,现在不是你一个人孤身作战,还有我。”

史蒂夫扶着巴基的肩,蔚蓝的眼睛似乎要望到他心里,他的话语似乎有奇妙的镇定人心的作用。巴基因为回忆而翻滚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也学着对方露出一个微笑。

  巴基和史蒂夫回到屋子里,发现之前讨论的人已经散了,山姆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们俩一样。

洛基和托尼已经重新钻进了解剖室,之前那堆碎肉已经被他们处理掉了,在这种温暖的天气放上四五天,进去闻一口就是不死也要去半条命,他们提取那些骨骼的切片,煮骨头的时候真的感觉是在煮一锅不新鲜的排骨汤。

没事做且一心想历练自己的帕克似乎非常喜欢赖在托尼旁边,虽然怕,但还是站在旁边看着他操作,感觉比看电影还刺激。

“你要清楚你学得不是法医。”

托尼拿着切片经过帕克的时候,习惯性的揉了一下他那头蓬松而又柔软的卷毛。

“ssssstark,你没有摘手套。”

帕克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欲哭无泪,托尼看了一眼自己戴橡胶手套的手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走开。

“下班给你买一箱洗发水,别在意。”

可是难受的是心啊......

帕克表情复杂的靠边站,不打扰托尼和洛基的工作。

旺达拿着化验单推门而进的时候还以为帕克是什么新来的实习生,洛基说他是托尼的新晋小跟班,然后接过了化验单。

项链上头发主人的DNA对比艾瑞克的相似度是百分之九十九,而尸块堆里那个小女孩的却和艾瑞克没有关系,一开始他们是猜测以前的仇家寻仇屠了艾瑞克潜逃时组成的新家庭,但两名男性里面没有一个与艾瑞克有亲缘关系。甚至那个年龄上看起来极其像其女儿的小女孩也不是,但是倘若毫无关系,这项链出现的意义又是什么。

而且项链上的血迹表明它就是从尸块里掉出来的。看似一切有了头绪,却又毫无头绪。直到洛基去拜访查尔斯,经过那一番试探。

“寻仇的人或许不知道,他们不是艾瑞克真正的亲属。”

  “查尔斯很聪明,但是他永远会想办法护着一个人。”
 
“艾瑞克也不是普通无脑之人,他知道有人要害他们,提前调包了。”

“而那个人还以为自己杀的是艾瑞克一家。”

托尼和洛基你一言我一语的,似乎真相就这样慢慢在他们嘴里揭开。

“但是,那个标志怎么说?”

平常不怎么说话的希尔一句让他们以为揭开的真相重新蒙雾。

对,那那个查尔斯给的标志怎么说?

评论(13)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