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搞笑向可以随意转载,长篇和车不可以,饶过在边缘踱步的我。

【巍澜&楚郭】反差[校园AU沙雕段子]

空间看的那个两人巨大反差的梗 私心带上楚郭,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有这个设定的沙雕段子,如果有人已经写了并且很介意什么的可以联系我删除。

在沙雕里面,什么都是OOC的,太介意的不要点。
——————————————————————

看起来乖巧懂事的那个其实是上课睡觉作业瞎写下课打架异常厉害的混世魔王(沈巍)

看起来吊儿郎当没有个正形的那个其实是品学兼优回回年级第一的班长(赵云澜)

看起来怂的不行啥都害怕对老师唯命是从的那个其实是个天天迟到上课走神的惯犯(郭长城)

看起来一脸凶相分分钟打人很疼的那个其实是个认真学习不爱惹事的好学生(楚恕之)

—————
1.
  “你们俩,出去。”

  数学老师终于忍无可忍的丢了粉笔头,他已经对上课把他当空气一般互动的两人无可奈何了,准确来说,是赵云澜单方面在动,沈巍一上他的课就像磕了安眠药,睡的那叫一个四平八稳雷打不动,呼吸都匀的安详。

   而作为班长的赵云澜,看起来像是要推醒沈巍。其实只是接机摸他的脸和眉毛,偶尔用手指戳一戳对方胳膊,然后沈巍一个动作把他的手压在脸下边。

  ……

  我特么是个老师!

  就算赵云澜回回满分,影响他上课都不行。

  数学老师在爆发的底线游走,终于一个粉笔丢向了赵云澜,命令他们俩现在就出去。

  沈巍睡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眨了眨,听到命令后点了点头就往外边走,模样乖的好像小白兔。

  赵云澜笑着和老师打诨,说这样未免太不仗义,然后额头中了第二个粉笔头。

2.
  沈巍就是那种外表看起来非常乖,老师说什么他都点头说明白了的。

  赵云澜一开始以为他是个好学生。

  至少他作业写的整整齐齐,每一个字都工整无比,是他那种狗刨字体不能比的。

  但是仔细看过他写的内容之后,才发现是一本正经的瞎写。

  除了字好看到让人不忍心打叉外,真的没有哪一道题的解法不让老师气到死过去再活过来的。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厉害呢。”

  作为同桌的赵云澜,看完他满是红叉的作业本后发出由衷的赞叹。

  “不敢,是我学的不够。”

  可不,上课睡觉能学到啥。

  赵云澜腹诽,看着沈巍把课本一个个角都抚平然后收起来。

  真是巨大的反差(萌?)。

3.
  要不是亲眼见过,还真是不相信沈巍那文文弱弱的样子,打人快准狠稳的让人惊叹。

  “你等等我,你哪学的这身本领?”

  “回家吧,以后不要在这种地方停太久。”

  “你不和我同岁么,哪来这么老成的口气。”

  赵云澜跟在沈巍后边,沈巍虽然嘴上劝着他回家,但是也没什么实际行动,就让他跟着。

  不过仔细看,嘴角是有上翘弧度的。
 
  “哎,我又没想到他们人那么多,一个两个我还是打的过的。”

  “?”

  沈巍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赵云澜一眼,然后又重新迈开步子。

  赵云澜感觉那毫无波动的眼神把他从头到尾鄙视透了。

  虽然他日常行为语气都像个不良青年,但实际上能不动就不动,除了为了撩妹咬牙练出来的腹肌,其他地方没二两肉。

  打架,他还真不行。

  结果放学他不知咋就抽风选了条小路碰上了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人,没蒙过去差点被海扁。

  还好沈巍出现了。

  英雄救帅。

  (沈巍他好man哦。)

4.
   班里除了让人头疼的沈巍外,还有经常迟到的郭长城。

  班主任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福气教了这一群让他从身到心感知到什么叫人不可貌相的学生的。

  “老,老师,对不起……”

  迟到惯犯站在门口,垂着头看自己的鞋尖,语文老师一口“噫吁嚱”被生生卡断,把“蜀道”咽到口里才顺过气来。

  “你怎么又迟到你。”

  “我,我下次不敢了。”

  郭长城抱着他的包,就差缩成一团原地消失。瑟瑟发抖的模样好像他真的是第一次迟到害怕被惩罚,但这都是表象。

  “这是这个星期第三次听见你这么说,今天才星期三。”

  语文老师无力扶额,郭长城的表现好像他在对他进行什么不人道的惩罚一样,为了不被教务处看到扣他工资,只好摆了摆手让他进来。

  “谢谢老师。”

  郭长城抱着包,迅速溜到位置上,楚恕之翻了个白眼,把手上的笔记推过去。

  “谢谢楚哥。”

   从包里掏出一杯还温热的牛奶,郭长城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放到楚恕之手上,后者摸了一下他的头。

  “早起一点不就好了。”

  “给你煮牛奶。”

  郭长城一边抄着笔记一边小声。

  “不许在我笔记上画兔子!”

   “我,我下次不敢了……”
 
  郭长城捏着笔小心翼翼的回头,他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呢。

  “算了算了你画吧。”
 

  看着自己笔记本上每一页都有的兔子,楚恕之捂了下眼睛。

  5.
  楚恕之喝赵云澜都不在的时候,郭长城向沈巍请教题目。

  “这一题该怎么写?”

  “你把这个带入……嗯……”

  “哦好的。”

  “他俩在干什么?”

  外边买水回来的赵云澜和楚恕之问坐在他们旁边一排的学习委员祝红,后者拖着腮帮看了一眼然后转过头去。

  “讨论题目呗,倒数第一向倒数第二请教函数。”
 
  “……”

  赵云澜看了一下在认真“教学”的沈巍,默默拆了根棒棒糖放到嘴里。

  “还真是一个敢问一个敢教”

6.
  “郭长城同学,上课不许看课外书!”

  正看到精彩部分的郭长城一抖,手里《镇魂》往地上一掉,弯腰去捡的时候又撞到了桌子。

  有点委屈的把书收起来,小声的回了是。

  “他有我教。”

  楚恕之出声,坐直了身子挡住了老师瞪向郭长城的视线。

  “那我也是老师。”

  “哦。”

  一个简单的哦字把老师气的差点七窍生烟,无奈楚恕之的成绩摆在那里,的确有能耐教郭长城,野火老师一个摔书准备辞职。

 

评论(37)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