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搞笑向可以随意转载,长篇和车不可以,饶过在边缘踱步的我。

【伏黛】孽缘[第三回]

对,是我,回来填坑了 没有想到吧。
为了维持原著风格我尽力了,红楼梦放电脑旁边写的。

注意:本来就是个鬼畜拉郎CP,人物OOC不可避免,没有不尊重原著和原人物的任何意思。
  感觉不对立刻退出,红楼细节部分可能因为记忆错乱有误,欢迎指出,我尽可能修改。

其余不合理不科学的地方请因这对CP也不科学不合理而忽视一下。

————————————————————————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文化不通大麻烦,前尘后事梦里知。

多日来被怪梦怪人闹心神不宁,黛玉索性连午觉都省了去,把窗户推开一丝缝儿读前几日落下的那本诗词。雪雁叮嘱她仔细野风吹得凉,一边给她翻出一条鹅黄掐金丝的袄子披在外头,一边又叫紫鹃把火添旺些。

“这火添的旺,不就烧的快了么。”

  “姑娘莫费心,老夫人昨儿个刚关照过,姑娘身子弱,万不可短了姑娘的用度。”

  “那寻个空我必要去道谢。”

  “不着急,这几日天寒地冻的,吹着风老夫人又得心疼了。”

  “那好。”

  黛玉把目光重新放到书本上,却觉得怎么看都看不进去,眼前好似一团大雾蒙着,白茫茫一片,渐渐的白雾被分割开来露出亭台楼阁,似话本子里的仙境模样。十几个仙女似的姑娘穿着薄纱,像不怕冷一样在雾里边跳舞,其中一个见了黛玉,叫到姑娘来了,其他人纷纷围了过来喊着姑娘好。

  黛玉被这阵仗弄得有些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考量着随着她们往前走,这些仔细看来都是丫头,真正管事的一定在里头。

  “林姑娘来了。”

  几个丫头把黛玉领到亭子里,那里四周都挂了青色纱幔,隐约看见中央放着一软塌,上边侧卧着一身姿绰约的仙子。黛玉刚弯腰准备问好,那几层纱帐就被拨开了,仙子连忙拉着她的手把她引到塌上,嘴里连声喊着姑娘可来了,我这大错万要姑娘原谅云云。

  还不等黛玉开口问是何错,那警幻仙子就拿出一轮镜子来,手在鹅蛋型的镜面上一抚 ,里头就显示出画面来。

  “姑娘自己看吧。”

  黛玉捧着镜子一头雾水的往里看,渐渐的竟然看痴了。

  初时,镜中有些迷雾,看不清画面,只觉得中央有什么在动。最后清了时,是一条黑鳞反光的大蟒,中间围绕着一朵瘦小的白花,风大一些,吹的那花枝左右摇晃,那蛇便盘的高一些,呈一个保护姿态。

  蛇睁开黄绿的眼睛看了一眼,黛玉险些把镜子扔了,警幻叫她莫怕。

  细小的花一日一日长的高了,蛇也天天盘着它,风吹雨打,黛玉觉得自己就是那朵花,每天靠着蛇的鳞片,明明没有温度,却也有温度。

  后来生了变故,蛇不见了,倒是有个荣光满面的仙人来给花浇水。花渐渐的修出了人形,是个女体,全然和黛玉一模一样。

  “这......”

  剩下的无心再看,黛玉回头望向警幻。

  “那蛇便是你这近日魔障,那仙便是神瑛侍者,你便是那绛珠仙草,欲知前事,且听我慢慢讲。”

  警幻便将那前尘旧事一一说与黛玉听,那蛇原是个魔物,不知怎的就看上了这一朵小花,天天盘着不肯走,最后被有能耐的大仙驱出境,不知投奔了何人。而绛珠仙草虽被他照顾,也被他毒气侵蚀,体弱不堪,索性那时候已经修出了一点灵气,最后得神瑛侍者照顾,才勉强成了个仙。

   之后神瑛下凡,绛珠用眼泪还浇灌之情不消多说。

  “我原以为那蛇走便是走了,没成想近日仙境异动,我查来查去才查到这一遭。”

  “原来是前情,多谢仙子解惑,可你告诉我,不是泄了天机么。”

  “只是让姑娘做个三分明白人,万小心那魔头。”
 
   刚刚带路的丫头又围着黛玉把黛玉送出了亭子,只觉得背后有人轻轻一推,眼前就又是些摩诘诗词了。

  脑子也有点糊涂起来,黛玉起身关上窗,倒卧到里头。

  梦境里又是那个怪人,有了前两次的经历和梦里的前情,黛玉倒也没有那么怕了,大着胆子上前搭话。

  “Tom.”
  
  伏地魔不明白魂器被毁他为什么还存在,还又见到这个陌生的姑娘。他和她重复了许多遍才让她明白自己的名字是汤姆。明白之后,黛玉也说了自己的名字。

  “黛玉。”

  “dai-yu-”

  “嗯,是这样。”

  左顾发现有张石桌,黛玉招呼伏地魔过去,用手沾了桌上杯里的茶水在桌上写起字来,一笔一划的写出个“黛”字,在旁边又写了个“玉”字。伏地魔看不懂那些,只觉得这种字体十分复杂,但也学着黛玉沾水写了“Tom”在桌上。

  原来自己只能活在她的梦里,汤姆多次尝试回到霍格沃兹无果之后,发现了这个事实。只有在黛玉回到梦境里,他才会有感觉。

  黛玉也发现了自己只要睡觉就会做梦梦见汤姆,从一开始的不安到最后也慢慢接纳了。

  虽然警幻仙子警告过她远离他,但她自己心里有考量。既然前世是护着她的,那这世也算是前缘了。况且在警幻仙子那里的一切就像一场梦境,时间长了就渐渐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个字念‘林’”

  “you  are  a pretty  girl.”
 
  两个人日日鸡同鸭讲的一个汉语一个英语,半个多月下来才差不多知道对方每次想表达的意思。

  梦里不分时间,没有朝升日暮。

  伏地魔心里急着找回去的方法,黛玉却也没个办法,只是坐在旁边安安静静的看书,等伏地魔和她说话了才搭上几句,多半还要因为语言不通绕上半天。

  “花。”

  学生时期的伏地魔倒也是长得英俊迷人,哄姑娘开心的手法倒也有,即使是这语言不通的远方姑娘,他从袖中掏出一朵事先放好的花,举到黛玉面前。

  “你这浪荡子你.......”

  黛玉脸红了下用手帕捂住嘴,又是羞又是恼,心里却丝丝甜蜜,这梦境中只为她一个人摘的花。汤姆见她害羞知道她是喜欢的,便更加大胆的去了茎叶要往她头上别。没成想黛玉倒是恼了,一把打开他的手。

“以为一朵花就能让我容了你的浪荡行为吗,下流。”

  黛玉气冲冲的去了,伏地魔捡起花不知所措。

  这文化不融洽,倒是让人吃亏。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