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伏黛】孽缘[第四回](完结)

怎么说,红楼原本也是玄幻风吧,为了圆前尘我已经烧光脑细胞了(这不是一开始想好的么)其实原本感觉这对he不起来,最后还是强行改了一下。

也不用再强调什么了,尽力模仿的红楼文风,对人物没有半点不尊重的意思。

最后和大部分玄幻小说一样的结局。本来不太想填的坑,没有想到一下子写完了。还有,我是看着原著写的,细节顾不到请礼貌指出。
——————————————————————————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重逢已是永别日,离恨天外再续缘。

“姑娘这几日怎么睡的这般多?”

雪雁一边替黛玉梳着头发,一边随嘴问到,林姑娘这几日睡眠比往日多了不少,连带着脸也红润不少。

“因为呀,梦里有有趣的东西。”

黛玉低眉在首饰盒里把几枚钗子挑来拣去,嘴角挂着藏不住的笑意。

“究竟是什么有趣的让姑娘连宝少爷的拜帖也没心见了?”

“说什么胡话,我哪日不见他了。”

紫鹃一时被训,立刻闭了嘴,雪雁眼神责怪她,哪壶不开提哪壶。她认定黛玉是因为最近有人碎嘴宝少爷和宝姑娘的事才闷闷不乐,借梦来慰藉。

  黛玉笑着摇摇头,她不过是还他那点滴浇灌之情罢了,有没有缘分心里还没个打算么。

  再者那薛姨娘早说了那金锁要与有玉的相配,意思再明显不过。

  黛玉原本是个看似通透的糊涂人儿,经过那警幻一梦,倒真的成了个通透人了。

  这日日梦里相会,不觉就过了两三个月,两人心中也生了许多变化。

  “我来了。”

  早早别了诗会,春日新放的花也没个心思想看,拔下头上的钏儿去了脸上的妆,黛玉只想着把今儿个的高兴事都告诉给他,纵使他还不能完全听懂自己的话,但她可以慢慢说。

  霍格沃姿曾经的优秀学员学习能力自然也上乘,这些时日他已经听得懂不少黛玉说的话,他自己也想着办法去教黛玉一些简单的单词,他还记得那东方姑娘腔调古怪的说how are you  的时候,就像他舌头绕不过来弯的说“你好吗”一样,两人相视大笑,然后躺在满地的落花上。

  “不知怎的,和你在一起,倒是开心不少。”

  黛玉将二人躺过的花瓣扫起来埋好,汤姆在旁边看着她,帮忙挖土。不指望他也作个什么赞什么吟的,只是单单用灰蓝色的眼睛瞧着人,就到了心里头。

  “because,love.”

  汤姆用袖口印去黛玉额上沁出的汗,模样亲密的好似一对神仙伴侣。

  只是伏地魔知道他已经不是他现在所维持的外表这样,他不再是那个外表英俊学习优异的汤姆.里德尔,而是伏地魔。

  这美好的东方花朵固然让人留念,但他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近日他又感觉到了和魔法世界还有自己的魂器的联系。他的信徒终于在唤醒他了。

  “我,要走了。”

  “去哪里,你不是我梦里边的人么?你是要消失了么,那你还会再回来么。”

  “霍格沃兹。”

  黛玉问的又快又急,汤姆只来得及回答她第一个问题。见汤姆呆呆的理不清她在问什么,黛玉莫名的就恼了起来,把怀中帕子往他脸上一扔,径直跑开了。汤姆追上去,他步子比黛玉大的多,一把抓住人胳膊搂到怀里,不由分说就亲了下去。初时黛玉还捶着他叫他放开,最后也就随他去了,满面通红的伏在他怀里。

“既然你不肯留下,那便算了。”

“我.......I.......”

复活之日到了,醒来吧,我的大人。

汤姆还想再与黛玉说点什么,但是他被拉扯着醒来,发了一通火。

怪他们太晚太迟,节外生枝 。

不该出现在计划里的东方姑娘,以后也不会见到了吧。

伏地魔利用和哈利波特的联系一步步诱使他按着早就定好的计划走,无论他销毁什么魂器,反正他有一片灵魂碎片在他额头上的疤里边。

而百密一疏的是,哈利波特找到了该死的复活石。

他宣告大难不死的男孩死亡的时候,却没想到哈利波特翻身下来宣告了他的死亡。

“汤姆。”

“who?”

  他隐约听见什么熟悉的声音在喊他,汤姆,真是很久没有听见过的名字。

  “我是伏地魔。”

  “我认得出来你,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黛玉在汤姆消失后心情又发抑郁起来,终日偷偷抹着眼睛,身子一天比一天差起来。一开始她还能天天在梦里看见他的影子,只是不再同她说话,后来好一段时间才能梦见,他做了很大改变,脸也改了模样,终日穿着黑袍大吼大叫。

  迷迷糊糊间,黛玉竟把伏地魔这些时日的经历都看完了。

  最后一次梦见,竟是伏地魔和哈利波特的决战。

  不知怎的,心中就有了这是永别的感觉,黛玉不管不顾的跑了过去,没成想这一次居然握住了他的手。

  伏地魔睁开眼,看见他的东方姑娘泪眼汪汪的,珍珠般的泪滴不停顺着脸蛋往下滚。

  “别--哭--”
 
  他想抬手给她擦去眼角那一滴泪,但是身体却随风化为灰烬。最后只能深深的看一眼黛玉,把她的模样刻在心里。

  黛玉躺在床上,满面烧的通红,泪珠从紧闭的的眼皮下流出来,紫鹃在一旁慌了神似得哭。那边又有人来借了雪雁出去,梳头换衣。

  那边厢隐隐听着喜乐,这边厢黛玉渐渐失了知觉。

  了却凡尘,一身轻松。

 

“姑娘可醒了。”

  失去了知觉的黛玉又睁眼,发现已经到了太虚幻境,自己还是那离恨天外的绛珠仙子,只是哭湿了脸。

“他。”

   黛玉突然想到什么似得一把掀开身上被褥,下了床到处找寻。

  “仙子,在那边。”

  小丫头抓住黛玉的衣袖,指了指外边的草地上,一条黑底金花的大蟒盘在那里,看见黛玉后昂起头吐了两下舌头。

  “这终归是个魔物,交给仙子自行处置吧。”

  “这九重天里,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黛玉慢慢向那蟒靠近,蟒身下还压着她在凡间梦境里砸过去的一条桃粉绣芍药手帕,边角上绿色缠银丝的绣着‘Tom’。

  “不如一起去容得下你的地方游玩几番。”

蛇听了点点头,起身化作人形,随黛玉走了。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

且不说这段故事真假,看到此的看客都去了吧。

最后愿这绛珠仙草与大蟒在那容身之地,做一对如意伴侣。

 

评论(10)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