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搞笑向可以随意转载,长篇和车不可以,饶过在边缘踱步的我。

【Ec】你要的全拿走(中二万的又一次离家出走,he)

让我们的ec表演一个分手不超过三天就复合,和春秋玩抽歌曲写cp的结果,抽到的歌是胡彦斌的《你要的全拿走》,但是最近一点儿也不想be,就用了个名字和个狗。

最后只能是中二万的又一次离家出走。

ooc怪我,我没有不ooc的,最后还一如既往的沙雕了,我就希望我喜欢的这些cp都好好的,过着又傻又幸福的日子。

-------------------------------------------------------------------------------------

你要的全拿走

 

 

 

 

 

查尔斯躺在床上,蓝色的眼睛盯着天花板上的纹路,好像盯得久一点,那处因为连绵阴雨而皲裂的角落就会回复如初一样。侧耳听着身侧有人走来走去收拾东西的声音,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弹。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坐起来,叽叽歪歪的要对方带上这个带上那个,尽管最后艾瑞克都会拒绝带上他桌子上的小黄鸭摆件和悲伤蛙的眼罩。

 

  “除了大白,其他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带走。”

 

  这次是永远的分别了,查尔斯想。大白是他们俩大学四年里养的狗,一只可爱的金毛,但是查尔斯就是要叫他大白。艾瑞克拗不过,也就习惯了叫一只金毛大白。

 

  四年,他们从第一眼相识到后来意见分歧又到互相表露心意变成恋人,再到现在的毕业就分手。

 

  查尔斯第一次相信他自己也是个俗人,逃脱不了大学生间的流行。他想过很多次和艾瑞克的以后,毕业之后,带着大白,找个工作。唯独没有想过他们会和众多学生情侣一样,毕业就分手。

 

  他们一如既往的吃完晚饭,是加了双份芝士的披萨,还如查尔斯的愿撒了又酸又甜的菠萝粒。就在查尔斯心满意足的舔完最后一根手指的时候,艾瑞克将这件事提了出来。

 

  “查尔斯,你很好,但是我想我们许多想法不合。”

 

  查尔斯以为他至少会无理取闹的挽留对方,就像舍不得抹茶味蛋糕和奶油泡芙那样舍不得艾瑞克,不,艾瑞克比他们重要的多。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做,他低估了自己处理事情时冷静的能力。这些时间他们因为以后的去向吵得架和艾瑞克刻意的疏远,无一不在预示着这个无力的结果。

 

  说的太多,倒感觉自己留恋太过。

 

  “好,反正我最近在考虑留校的事情。”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其实他已经偷偷办好了签证和护照,如果艾瑞克选择回国,他就毫不犹豫的跟过去。但是凡事都有意外不是,就像房东告诉他他的合租对象是个叫艾玛的美女但他推开门却只看见一个八块腹肌的男人一样。

 

 

  “教授很赏识你,这样也不错。”

 

艾瑞克熟练的收拾桌子上的餐具和食物残渣,顺手抽了一张纸巾擦去查尔斯鼻子上不小心蹭掉的一点酱料,这一切都因为查尔斯而做的那么自然和得心应手。

 

   习惯,他们对彼此的习惯深入每一个毛孔。

 

   “大白吃什么牌子的狗粮,待会写一份吧。”

 

  这是查尔斯今天和艾瑞克说的第二句话,养狗什么的他实在不擅长,唯一会的就是去遛狗迷路然后被狗拉着绳子牵回来。说什么要留下大白,其实也只是想留住一点回忆吧,人我留不住,狗还不行吗。

 

  大白趴在查尔斯床脚边,看着另一个主人收拾东西,喉咙里发出呜咽声,查尔斯伸出手揪了揪他脖子上的毛。

 

  “没事的大白,以后我也给你洗澡。”

 

  “别玩着水就忘了冲干净泡沫。”

 

  艾瑞克一边把叠好的衣服塞进包里,一边随口回答,就像他之前去旅游前和查尔斯聊天那样,仿佛他还会回来。

 

  查尔斯不说话了,自顾自挠着狗脖子。艾瑞克也尴尬的咳了一声,然后闭口不言。

 

  再见。门被关上的那一刻,查尔斯在心里说,其实他愣了很久,蓝色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就是为了不让水珠落下来。

 

  他不敢相信艾瑞克连一句再见都没有和他说,挣扎了许久,还是不争气的抱着狗哭了。大白安安静静的由他抱着,不时伸出舌头舔舔他的头顶安慰他。

 

  最终还不如一只狗,查尔斯赌气的想。

 

  艾瑞克靠在门上抽了一支烟才走,听着门里边的呜咽,他想说这个门隔音不好,他骂自己什么他都听见了。

 

  但是想法不同,以后注定有分歧。

 

  与其互相折磨,不如趁此放手。早一点,也容易放得下。

 

  他不希望查尔斯再在他们每一次争吵后委屈的红着眼眶来叫自己原谅,他从来都没有错,是他性子太冲,太莽撞。他不希望他不快乐,自己配不上他。

 

  “查尔斯........”

 

  烟烧到最后一点,艾瑞克磕掉灰白色的烟灰,最后叹息了一声,重新拿上自己的行李。

 

  门就在这一刻被打开,大白走了出来,看见他还在后摇着尾巴跑向他。

 

  “最后一次机会,带走所有你想要的东西。”

 

  查尔斯红着眼睛站在门口,握在门把手上的手颤抖着。

 

  带走你想要的。我。

 

  一瞬间什么意见不合和以后注定分歧还有什么长痛不如短痛一下子被艾瑞克抛之脑后,他从头到尾最想的就是带走查尔斯,不然他也不会带走他之前要求过无数遍让他放包里的小鸭子和悲伤蛙。

 

  他一定是发现了这个小细节。

 

  “你不走了嘛。”

 

  带着鼻音的声音听上去尤为委屈,艾瑞克抱着再次因为他固执己见而哭泣的查尔斯,心里充满了愧疚。也许互相折磨到白头,才是他们真正的归宿。

 

  这也算他们的又一次意见不和吧。

 

  “我想要把你也带走的。”

 

  --------

  

 

  “那把大白也带走。”

  

  “嗯。”

 

  “以后你遛狗。”

 

  “是谁非要抢着遛的。”

 

  “........”

 

  “不许想晚上给我碗里放狗粮的事。”

 

  “........”

 

   


-------

“你居然就因为这个要和我分手!”听完理由的查尔斯气到放狗咬人,一脚把艾瑞克从床上踹下去。


“我可是思考很久的!”


“去你的思考,睡狗窝去。”


“.......”



“我们的意见不需要一模一样,而是我知道你的意见,你也知道我的意见,虽然不赞成,但是因为是你的意见,我就能接受。”


“那今晚七次?”


“滚!”


评论(27)

热度(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