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想要睡到爱豆露!(五)

这篇文标题之前是这么打的吧……
追星使人快乐,日常羡慕两只大金毛,其他文戳tag都有应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

  节目播出后收视率出奇的高,评论里一篇叫好,甚至还出现什么“锤基”“盾冬”党。其来源是索尔总是爱穿一件胸前绣了长着猫耳的锤子的T恤和史蒂夫背包是个盾牌形状,而巴基喜欢冬天。粉丝们在起名字的时候总是充满了无限想象力,为了起个好叫的名字也是拼了。

  “‘锤基’哪里好听了。”

  洛基对此嗤之以鼻,他最多为了收视率和索尔‘卖腐’,和他成为情侣,不可能。

  “人家也没有要你们成为真正的一对,你说说你是不是有想法。”

  晚上,在索尔和史蒂夫都去上选修课的时候,巴基和洛基坐在索尔床上的遮光帘里一边嚼薯片一边说着悄悄话。

  为什么要坐在索尔床上呢,因为洛基怕巴基到他床上会压塌床,还有史蒂夫的床太整洁了,薯片渣掉在上边会被发现。

 
  洛基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捞过索尔的抱枕放在怀里,上面还印着他高清照片呢。

  “我哪有多想,倒是你,对那个爱流鼻血的是不是有意思,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他是因为你才流鼻血的。”

  “我……”

  巴基脸色发红,一把夺过薯片要推洛基,洛基躲开不让他碰到,结果一不小心磕到了床板,捂着头倒在被子上。巴基瞅准时机扑过去,压在他身上挠的他求饶。

  就在两人闹成一团的时候,门打开了,摄影师和助理还有经纪人和索尔史蒂夫一脸石化的站在门口。

  而洛基还被压在巴基身下,衣服领口被扯的大开,他修长的腿还抵在巴基胯间,遮光帘被掀起一角把里面情况露的明明白白。更糟糕的是两人嘴唇还因为刚刚舔薯片的碎屑闪闪发着口水的光。

  艹,人设崩了。

  他,他们……

  洛基迅速把同样石化的巴基从身上踢下去,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服,才探头从索尔的帘子里出来。

“那……你们先拍……”

  史蒂夫把已经丧失所有反应功能的索尔拉走,浓浓的失恋气息瞬间笼罩着他们两个。

  但是追星嘛,就是一场不会有结果的暗恋。你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为他哭为他笑为他买遍周边海报,这些他都不知道,他在屏幕前感谢的万千粉丝你只是其中一个,担心他喜欢他热爱他的你也只是万分之一。

  别动真感情,他们反正也不会和你在一起,哪怕就是相遇了,有缘,但也不一定有分。

  索尔低垂着脑袋坐在长椅上,这几天他实在是被洛基的到来冲昏头了,一点也没有关心两个人的身份。

  但是洛基和巴基是一对的话, 那平常为什么没有任何表现。

  “他们,应该也是有原因的吧,毕竟演艺圈没有那么简单。”

  史蒂夫安慰的拍了拍索尔的肩,其实他也同样难过,这几天他总是有点自作多情的以为巴基对他有意思。

  原来全都是泡沫。

  “去哪了。”

  索尔和史蒂夫相互心理安慰到门禁时间才拖着悲伤的脚步回到宿舍,发现洛基和巴基一左一右坐在下铺等着他们。

  洛基先开口,冷冷的看着自己的手指甲。节目组的人早走了,就是拍一下他们宿舍的日常和他们的宿舍生活而已。没有想到两只金毛会那么晚不回来,期间巴基还拽着他的衣角问是不是被误会了什么。

  反正我们被误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要真喜欢那个金毛,我就勉为其难给你解释一下吧。

  洛基像掸灰一样掸开巴基的手,表情高冷的好像太皇太后。

  结果这两个一个都没有早回来。

  耐心就像指甲一样被磨的平平的,洛基直接翘二郎腿靠在索尔被子上,直到门被推开那一秒才坐起来。

  还整理好衣服,不漏一丝马脚。

  演戏,我们可是专业的。

  “没有去哪,要睡觉了么。”

  索尔挑了个离洛基不远也不近的地方站着,有点想靠近坐在他床上的尤物,又很怂。而洛基看都不看他,只是给对面的巴基使了个眼色。

  悲壮的仿佛下一刻就要奔赴刑场的表情出现在巴基脸上,他“嚯”的一下站起身,然后拉走了史蒂夫。

  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洛基揉了揉额头,巴基这个“解释”方法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而事实上巴基做事就没有几次和他想象中是一样的。

  “我和洛基不是恋人。”

  巴基把史蒂夫拉到宿舍自带的独立卫生间,一个用力把人摁在墙上。盯着对方的蓝眼睛开始了他的“解释”之路。

  “那……”

  史蒂夫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然后还没来得及干什么,就被堵住了嘴。

  我的妈呀!偶像主动亲我!

  还好这次经历多次流鼻血的史蒂夫挺住了,生生受下了巴基这个几乎是瞎咬他嘴的吻,不然男大学生被偶像强吻然后飙血而死这件事第二天就能传遍整个学校。

  “好了,解释完了。”

  亲完的巴基一抹嘴,留下大脑还在当机状态的史蒂夫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去了,还冲洛基比了个“OK”的手势。

  “原来是误会啊。”

  索尔挠着后脑坐到洛基的身边,被嫌弃的一瞪之后又挪开了十厘米的距离。

  “就这样。”

  同样解释完的洛基爬上自己的床,过程中有点搞不懂自己为什么非要解释。

 

评论(25)

热度(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