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叉泽】鬼才暗恋他,呸!(花吐症)

每对cp都必须经历一下花吐症,不然不是合格cp。早上一起来看到麻辣咸鱼太太的画,激情使我立刻起床码字。高举叉泽大旗,邪教总是好吃的让人迷醉。

叉骨吐花设定,沙雕文章一发完,确定要吃这对邪教的就往下看。

叉泽是交叉骨x泽莫聚聚!!!

不是X教授X年轻教授泽维尔小公子(这对就更他妈毒了)!

-----------------------------------------------------------------------------

叉泽  花吐症

 

 

 

 

 

嗨爪,一个有着“砍掉一个头长出两个头”的牛逼口号的反派组织,结果却沦落成为章鱼小丸子和烤鱿鱼的代言人,可以说十分没有面子,不过章鱼小丸子是真的香。啊不对,红骷髅决定重振雄风,树立嗨爪独一无二的伟大形象,特地重金聘了这么多年来唯一成功的反派----------泽莫。

 

“小红又作了。”

 

“他还想把铁板鱿鱼形象代言也拿下来咋地。”

 

对此,九头蛇内部员工小声逼逼,尤其是叉骨。

 

众所周知,叉骨是个冬兵毒唯,而泽莫是个美队毒唯。这毒唯见毒唯,对视一秒就问候老娘。尤其是这最近巴基被史蒂夫带去复联住了,叉骨的怨气都快窜上天了。

 

“我,泽莫。”

 

真正的反派不说多余的废话,泽莫夹着他的小红本本,推了下眼镜,就那么大剌剌的出现在门口,受到红骷髅的大力欢迎。不容易啊,成功的反派。偶像,摸个小手先。

 

还真敢来,叉骨挑眉。泽莫戴着黑框眼镜一副手无缚鸡之力文弱书生的样子,胆子倒是挺大,即使是看见红骷髅那张整容失败典型的脸都能面不改色的嘴角上扬。一看就心机很重,叉骨蹲在角落把泽莫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能挑的刺都给挑了出来。

 

“交叉骨。”

 

相互认识的阶段,叉骨摆出一副臭的不行的脸色向泽莫伸手,形式主义嘛,总是要走的。然而后者直接无视了他,视线越过他和佐拉打了一声招呼。成功的反派,不和没有价值的人打交道。

 

我哪里比那个只能活在电脑屏幕里还害怕断网断电的小矮子差!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被气到七窍生烟的叉骨只想抓住泽莫打一顿。

 

 

然而打一顿到底是没有实现,泽莫看他眼神都知道他在想什么,避免和他在任何情况下单独相处,一直没有机会下手的叉骨快要憋死了。

 

“哎呀,朗姆洛,人家好歹是成功人士,你就死心吧。”佐拉劝解他。

 

“不出这口气我难受。”

 

“你又出不了这口气不是,年轻人,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

 

“不行,现在就要揍他。”

 

叉骨把烟头一扔,起身就向正在给红骷髅上反派辅导课的泽莫走去,二话不说拽着他领子就走。

 

泽莫就那么乖乖由他拽着,反正他也打不过,到时候自然有办法说服他。

 

反派最重要的,是自信,而不是做无畏的挣扎。

 

叉骨把人拽到小黑屋,想着没有人看见,先打一顿再说。但是一低头看见泽莫看着他,眼睛里带着好笑和怜悯,仿佛在看一个傻子,甚至连唇角上扬的弧度都是一如既往。其实泽莫并不是在笑,只是他的唇型就这样,似乎时刻噙着一抹轻蔑的笑。

 

“因为冬兵还是因为美队,或者因为他们在一起了?”

 

“你怎么知道?”

 

“对家毒唯的资料,我怎么可能没有。”

 

这下可以确定泽莫的眼神就是关爱傻子的眼神,叉骨一把重新拽住对方的领子然后扬起拳头,结果他力气太大拉的泽莫一个趔趄没站稳,直接扑到了他怀里。而叉骨又条件反射的搂了一把他,没让他摔着。

 

.........

 

事情有点超出控制,泽莫也有点懵,撑着朗姆洛的胸肌站稳后一个跐溜就溜了。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妈的反派喷什么香水,还挺好闻。

 

 

此事发生后,泽莫开始正视叉骨了。从身心让叉骨知道他为什么是成功的反派,而其他人只能代言章鱼丸子和开理发店。

 

比如派危险任务给他然后拆散他和队友,比如任务对象明明只是小人物却让人误以为是冬兵,比如明明只是出门买个串却能被美队遇见好一番教训。每次都是一顿海扁,浑身青紫。

 

叉骨无比后悔自己手比脑子快,摔就摔了呗,让你扶,你怎么不去扶老奶奶过马路呢。

 

但是有时候整狠了泽莫会给他送药。

 

“留着你狗命慢慢玩。”

 

站在他门口鼓着脸不坦率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你脑子进水了吧你。”

 

佐拉如果有手指,一定要敲敲朗姆洛的脑子,是不是被整多了精神出问题了。少年你这个想法也太危险了。

 

“咳,我只是那么一想。”

 

叉骨感觉喉咙有点痒,捂着嘴咳了一下,发现手上多了一片白色花瓣。在他身后的佐拉一副吃了屎的表情窜到了另一台电脑上,夭寿啦,我居然和一个抖m聊了这么久。

 

佐拉没有告诉朗姆洛这是什么,只是在他周围十米内的电脑统统关机,拒绝和他交流。于是他只好去找施密特,红骷髅听完脸白了两分又红了三分,再接着绿了四分。

 

泽莫看见他掌心的花瓣则是愣了下,然后收着自己的本子默不作声。

 

“你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叉骨明显不相信泽莫不知道这是什么,连美队全果照都能弄到高清大图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小小的毛病。

 

“别和我说话。”

 

泽莫有点闷闷的抱好小红本,和红骷髅说下课。

 

纵使感情经历为零,但是这么多年一直瞎折腾着凑合巴基和队长的施密特也看得出来两人的不对。这欺负着欺负着就欺负出感情了啊。

 

红骷髅看了下反派成功守则笔记第一条“队伍里不能有人谈恋爱”忧心忡忡,我还是考虑和铁板鱿鱼老板商谈一下代言的事吧。

 

这一个个怎么了?叉骨摸了摸脑袋,吐片花怎么了。关键时候,还是要靠正派。于是叉骨去寻找巴基,他们那里法师多,每天尽出各种幺蛾子,想必见过这玩意。

 

“稀奇。”

 

“真稀奇。”

 

“居然还有正常的。”

 

“厉害。”

 

巴基把他带到大厦里供人围观,这一个个花吐症吐风信子根茎水仙花蒜头向日葵籽的纷纷表示,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吐的如此清新脱俗,是真正的花瓣耶。

 

........

 

被当珍惜动物观赏了半天之后,朗姆洛才知道这个神奇的操作是花吐症,而他的巴基当初就是吐葵花籽的那个。

 

暗恋的人亲一下,鬼暗恋泽莫呢。呸,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没有治好?”

 

回到嗨爪基地仍旧在吐花的叉骨破天荒得到了泽莫的一次问候,泽莫脸色臭的可以,圆鼓鼓的脸阴沉的仿佛别人欠了他几个亿。

 

“什么?”

 

“他是问你去找巴基没有治好你的花吐症吗?”

 

佐拉在一边替叉骨做扩展阅读。

 

“原来你知道这是什么。”

 

泽莫鼻子里发出一个哼,径直路过叉骨回房间。

 

然而叉骨拽住了他后颈的衣服,再次把他拖到了小黑屋。红骷髅在后边喊破了嗓子叫他们不要打架,佐拉则是一副见惯人间情侣百态的口吻叫他淡定,好好看看代言合同。

 

成功的反派都谈恋爱了,当反派已经没有前途了。

 

 

后来,叉骨的花吐症治好了,泽莫整他更凶了,只是每次在大庭广众下出现都要穿高领长袖,不知道为什么。

 

 

 

 

叉泽,花吐症

评论(35)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