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楚郭】楚哥又双叒叕翻我日记!

一点半被通知考试,结果老师到现在都没有来,有点mmp的动手写段子。

楚郭是真的好吃啊,OOC怪我,我只想磕CP。

————————————————————————

1.
  自从“相约”厕所看日记并且就“大冰块”这一称呼经过讨论后,小郭写日记放日记都变得小心翼翼,仿佛在进行什么秘密研究。

  其严谨程度比林静误食大庆小鱼干后的真正意义上的躲猫猫都高。

  其实不写不就完了嘛。

  但不写这剧情没办法发展啊,而且小郭其人,交流障碍加怕鬼综合征加社交恐惧症,不把情绪想法放到纸上,还能放哪。

  所以只好躲躲藏藏写日记,三把大锁藏日记。

  对此,老楚表示,只是蹲坑时捞书去看捞错了,你以为谁稀得看你日记呢。

  当然他闭口不提他把人日记从头到尾翻了个遍,并且挑着对自己的描写仔细品味的事。

2.
   大庆由于在沈老师和赵处长你侬我侬的时候刷存在被踹出家门,迫不得已被小郭收留。

  为了报答那些炸的酥黄脆嫩的小鱼干(买的),大庆给蹲在猫爬架后边写日记的小郭支了个招。

  “你写两本,一本夸他们,一本写真实想法,夸他们的就放他们能看见的地方。谁都不会想到你那么无聊会写两本不是。”

  大庆艰难的伸出前爪拍了拍郭长城,他的体重现在委婉的都不太能用三个爪子支撑。

  “副处你好聪明啊。”

  “那当然。”

  3.
  “我其实很喜欢楚哥,他看起来冷冷的,但其实背地里很关心人,和他熟的人他也会开玩笑,可惜我好像太废材,楚哥都不想多看我一眼。”

  “楚哥出招的时候快准狠,从来不含糊,就想刹那间脑海中就算好了一切招式,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赶上他一点,而不是拿电棒还经常出错。”

  “是不是只有强的人,他才会看一眼。”

  “我希望我有一天够资格站在楚哥身边,虽然他的造诣,我这辈子都可能到不了。”

  翻到以上情节的楚恕之牙酸了一下,把郭长城的日记放回原地。

  这呆鹅脑子里一天天都想的什么,日记里十段有九段不离楚哥。

  千年老尸老脸一红。

  4.
  老楚不知怎么的对小郭好起来,肉眼可见的那种好。

  祝红一边嘎吱嘎吱咬着薯片,一边呱唧呱唧品着“兄弟情”。

  蛇精啊,尽是腐。

  作为特调处唯一单身的女性,在找对象无果之后,安心磕起了同人。真正的把爱一个人就要看他被压的精神发扬光大,什么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对祝红来说,沈老师一和赵云澜见面她就脸红。

  “你说,老楚和小郭,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汪徵看着面前虽然放着股市详情,目光却落在打报告的小郭身上的老楚,偷偷和祝红咬耳朵。

  虽然她有对象,但这也阻挡不了她腐的心。

  “还能哪不正常啊,他们是官配好么。”

  祝红那起薯片在汪徵面前晃了晃,后者狠狠吸了一口气。

  “这样啊。”
 

5.
  郭长城感觉最近楚哥对他的火气小了不止一个等级,出外勤的时候带着他也不是自顾自的往前走,而是会停着等他。

  让人诚惶诚恐。

  可能抖M体质的某郭不太适应别人对他好。

6.
  楚恕之发现,对呆鹅越好,呆鹅在日记里就把他写的越好,大有楚哥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的架势。

  看到“我很喜欢楚哥,想一直和他一起工作”的时候。

  千年老尸老脸再次一红。

  这四舍五入就是表白吧。

7.
  “呆鹅。”

  “在!”

  受到楚恕之召唤的郭长城立刻从位置上站起来,呈立正姿势。

  “没事你坐吧。”

  “哦。”

   郭长城挠了挠头,又坐下了,他好像听见楚哥笑了下。也许是错觉吧。

  我的妈耶,打完瞌睡刚好看见楚恕之笑容的林静颤抖了一下,以为自己睡傻了。

  “老楚你怎么笑的这样?”

  “笑我喜欢的人关你屁事。”

  8.
   什么?

  林静掏了下耳朵。

  办公室的空气一下子安静。

  然后林静就被打了。

  大庆怎么也想不明白,郭长城为什么要以感谢他为理由天天给他买小鱼干,量比老李的还要多。

  9.

   “我是让你夸他避免麻烦,不是叫你给他写情书!”

  得知真相的大庆从猫爬架上滚下来,因为一身肥肉在地上滚了三四圈都没固定住。

  “……他好像看的是我真正的日记……”

  “……”
 
  特调处真是个基佬聚集地。

 

评论(42)

热度(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