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天使夜】warm

说好的根据个人经历写糖🌚,经历是我的经历,但是没有这么甜,一见钟情那个是我当初集训时的事(啥也没发生,别慌),写生是在学校和我们麻麻(美术老师爱称)发生的。

假装天使温柔安静会画画吧。
(不好吃别打我。)

——————

      Warm

Warren 念起来和warm有点像,所以每当念叨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心底就微微发暖,像是刚煮好的热水上空漂浮的水汽,像是羽毛被里冒出来的细绒,像是花瓣上水珠折射的阳光,总之,那是这世上所有温暖的事情的结合。

--

Kurt刚进入x学院的时候还很生怯,除了Raven和教授,他对其他一切事物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因为搞了什么破坏而受罚。过去的一切经历让他养成了草木皆兵的习惯,而他的能力刚好助长了他这个习惯。

刚开始那会Scott负责带他熟悉校园环境,结果因为他身边总是跟着个一脸凶相仿佛下一秒就要伸出爪子扎人的Logan,本来一个小时就可以完全讲完的注意事项愣是被扯到了五个小时之久,其中四个半小时是在找Kurt跑到了哪里。最后Scott不耐烦的用镭射光把Logan从窗户里顶出去才得以顺利完成入学。

不过由于一些教育问题,Kurt没被安排到和他同龄人一起的班级,而是安排到了比他们小的年级。那里都是些孩子,能够让Kurt先适应适应,教授这样说。

“这样很好了,谢谢。”

Kurt忍不住感谢上帝,他的祈祷终于被听见,有人拯救他于困境。

-
天气一直从凉爽变得寒冷,纵使习惯了早起的Kurt也忍不住在早上想赖在温暖的被窝里不起。不过他还是得起,因为要去上课,而且今天的课是他最期待的。

“今天美术课出去写生。”

天使抖动着他的翅膀,那些躺在他羽毛上的阳光就被抖碎滚落下去,不过立刻又有更加耀眼的阳光照在他的羽毛上,让那些洁白的羽毛根根发亮。

Kurt觉得他每次看见Warren,他的形容词就变得高级起来,不像他平常,只会说很好看。

Warren教的是美术,本来是没有这个课程的,因为在这里的谁都没有系统的学过美术,就算是Charles,他也只会画一些奇奇怪怪的细胞分裂图。但是Warren来了就不一样了,他学过,而且画的很不错。

Kurt跟在后边笨拙的拿着笔,这对他来说可谓是比刺杀总统难多了的一件事,因为他就三根手指。

“这样抓。”

Warren坐到Kurt的旁边,翅膀垂在身后因为坐下的动作微微张开,免得拖到地上。Kurt把那枚在同学帮助下削尖的笔递给他,然后看着他认真的给他示范怎么握笔然后在纸上拉出一条直线。

Kurt偏过头去看Warren的侧脸,Warren示范完后把笔递给他,鼓励性的微笑。Kurt感觉自己的脸发烫发热一直持续到下课,但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看见天使。

他第一次看见天使是学校的活动,所有孩子都被喊出来聚集到一起,喝着热牛奶看电影,然后桌上还放着一堆零嘴小玩意什么的。kurt坐在孩子中间,小心的把牛奶往嘴里送。

Warren是在中途过来的,他负责维持孩子们的秩序,有小女孩叫住他,把甜点塞到他手中。Warren展开一个笑脸,虽然不是对他,但是刚好对着他的方向。

kurt的心脏一下子就被击中,仿佛丘比特的箭矢射中他,让他的心砰砰狂跳。倘若不是肤色的原因,别人一定能够发现他一直脸红到了耳朵根。

感谢上帝,让他是这种肤色。

从那以后,kurt就会小心的,偷偷的,寻找各种能够看见Warren的地方,然后用余光看他一眼。

就一眼就好了,他是那么漂亮的天使,一定不会注意到他的。

有几次,他灼热的目光被发现了,Warren停下来问他有没有事,被他慌乱的赶紧动用能力逃跑。

“kurt同学,你在想什么?”

Warren带着孩子们找到了个能晒太阳又遮风的地方,在这初冬的天气,这样的地方再好不过了。

kurt回神,发现Warren在看着他,其他学生也看着他。有点不安的甩动尾巴,kurt不知道他走神的这会发生了什么。

“你坐中间,当模特好么?”

“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Warren就抓住他的手,把他带到中间,其他人围坐成一个圈,他坐在中间摆出一个双手交握的祈祷动作。

kurt没法在这个时候完全闭上眼,睁着一半偷偷的去看Warren,他坐在他刚刚坐的位置,捡起他的本子和笔,照着他画画。

意识到天使在为他画画的小恶魔一下子紧张的伸直了尾巴。

“这……能送给我么?”

kurt呆呆的抱着本子上的他问Warren,对方回当然可以,然后又把本子拿回来写了什么在上面递过去。

——

一直等到晚上睡觉前,做完睡前祷告,kurt才小心翼翼的翻开他的素描本。

“在你注视我的同时,我也在在意你。”

在画像的斜角,Warren漂亮的字体写着这样一句话。

评论(13)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