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叉泽】口非心是(五)

因为车要走链接所以先把前部分发出来(才不是因为我摸鱼还没写到呢,哼。)

这样就上床真的好么。

------

口非心是五

 

 

 

 

 

眼下的气氛有点尴尬,或者说尴尬的过分。朗姆洛和泽莫大眼瞪小眼,为了防止朗姆洛想起自己对仓鼠状态下的他干的蠢事而一时冲动杀人灭口,泽莫咽了口水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步,后背直抵上墙壁才放心。

 

朗姆洛的大脑还卡在那句“每天被你捧着喊小亲亲的仓鼠”上,目光看遍了房间的确没有他的小仓鼠的影子,一般早上他走的时候泽莫还会趴在枕头边抱着零食棒睡觉,而这会只有一个活生生的泽莫站在他面前。

 

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扑面而来,朗姆洛的靠近让泽莫瞪大眼睛,最后被手臂包围在一个小圈里。

 

“你要怎么证明你是泽莫?”

 

“?”

 

我要怎么证明我是泽莫?我是不是还要证明我爹是我爹?泽莫露出看傻子般的眼神,朗姆洛俯视他,让他不得不仰着脖子瞪回去,这该死的身高。朗姆洛的眼睛是通透的姜黄色,看久了居然还感觉有点好看。

 

而且距离这么近......

 

泽莫感觉自己不算太弯,但是也不够直。

 

而朗姆洛就那样低头看着泽莫,因为睡觉而胡乱翘起的卷发在他眼前晃动,和小仓鼠的毛一样软软的,因为瞪久了眼睛干涩还低下头去眨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

 

不知道谁先咽了口水,还很大声。

 

朗姆洛用嘴唇蹭了蹭泽莫的额头,像小动物之间的问候。

 

“等一下,我现在不是仓鼠!”

 

你清醒一点!

 

泽莫伸手推朗姆洛的胸膛,然后又烫手般的收回来。大早上摸别人胸肌是不是不太好,那我们摸哪?泽莫大脑开始混乱,朗姆洛捏着他的脖子逼迫他仰头,然后......咬了他的嘴一下。

 

“朗姆洛,你是不是睡傻了?”

 

“没有。”

 

在泽莫伸手试探他额头温度的时候,朗姆洛揽着他的腰转了一个圈把人摔上床。泽莫心中警铃大作,刚爬起来又被朗姆洛压住。朗姆洛捏着他的胳膊举过头顶,然后用身体压着他让他动弹不得。

 

只能眼神对视,泽莫感觉自己眼睛都要瞪出眼眶了,朗姆洛还是毫无反应。

 

“有话好好说?我打不过你。”

 

试探性的用语言安抚对方,泽莫知道这很荒谬,想想他在白天对朗姆洛的恶劣和晚上对朗姆洛的任性。换做他是朗姆洛他一定会抓住自己一顿好打的。对于自己的语言能力,泽莫还有点信心,想当初他在学校也是辩论队的一把好手。

 

但是这得取决于辩论的时候对方不能动手打人。

 

“我也不想这样,但是该死的都怪你说我像仓鼠然后我就变成了这玩意还被你带回来了,停停停,我投降,我他妈还你玉米和坚果唔......”

 

世界清净了,朗姆洛堵住泽莫的嘴,看着他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和昨天被亲额头的小仓鼠一样,整个人都呆掉的样子。

 

一吻作罢,空气里的尴尬几乎要化为实质,朗姆洛突然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继续来一个?还是和自己的冤家兼小宠物聊聊天?

 

反正泽莫是趁他思考的时候一下子挣脱他然后红着脸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和小仓鼠的动作如出一辙。

 

“泽莫......”

 

“......”

 

“小仓鼠宝宝?”

 

“你他妈再喊这个我弄死你。”

 

泽莫在被子里咆哮,他早就想吐槽朗姆洛作为一个外表极其硬汉的男人背地里居然对一只小仓鼠喊“宝宝”还有“小亲亲”,哦,还喊过“小心肝”。

 

“那喊什么?”

 

朗姆洛轻笑着把被子刨开,露出死拽着被子不放的泽莫。知道白天泽莫为什么对他那么凶之后,朗姆洛突然觉得泽莫可爱极了,晚上对他的不满搁到白天对他发泄,还因为不能说出来为什么只好在原地跳脚。

 

这下他终于知道泽莫为什么对他生气了。

 

泽莫不知道朗姆洛这会在想什么,只是因为被子被抢走而气呼呼的缩成一团用后背对着他。

 

“泽莫?”

 

朗姆洛戳了戳泽莫的后背,换来一个怒眼相视。

 

反正都这样了,那就一次把恩怨解决了吧。泽莫挥开朗姆洛的手,皱起眉头坐了起来。

 

“听着,我不是你的宠物,这只是一起意外,我觉得是你造成的,所以我希望你赶紧离我远远的,永远别再见的好。”

 

“那你再变成那个样子怎么办?谁照顾你?”

 

“我自有办法。”

 

“那你每天都跑到我家来?”

 

“我......”

 

“可不是所有人都会有耐心养一只脾气大还挑食的仓鼠,都是往笼子里一塞然后倒点劣质鼠粮什么的。”

 

“......”

 

我居然说不过他。泽莫开始脑补自己变成仓鼠时被抓到然后塞进笼子里,到处都是木屑小石子然后不知道具体除了瓜子和胡萝卜还有什么添加物的鼠粮......

 

仔细一想还蛮可怕的。

 

泽莫看了一眼朗姆洛,然后气势有点弱的问那怎么办。

 

“和我有什么关系,变成仓鼠的又不是我。”

 

朗姆洛倒回床上,有种大仇得报的爽感,第一次让泽莫吃瘪的感觉让他舒爽到眯起双眼。泽莫坐在床上垂着脑袋,栗金色的头发软趴趴的遮住他的额头。

 

好吧,不能我一个人难受。

 

泽莫深吸一口气之后决定先揍朗姆洛一顿。

 

一下掀开被子,泽莫压在朗姆洛身上掐住他的脖子:“他妈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乱说话。”

 

夸什么不好,非得像仓鼠。

 

“我哪里知道会变成这样?”

 

朗姆洛也不知道他嘴是开过光的,他握住泽莫的手腕让他的手离开自己的脖子。泽莫跨坐在他身上阻止他爬起来,前倾着身子想进一步限制朗姆洛的行动,手臂挣脱开之后立刻又去抓朗姆洛的胳膊。朗姆洛用力一扯,泽莫就一下趴在他胸膛上,下巴还狠狠撞到他的锁骨。

 

泽莫快速的摸了一下下巴就又投入和朗姆洛的战斗,但是他这一个月都没有时间做运动还被喂胖了几斤,根本打不过朗姆洛。

 

朗姆洛瞅准时机把他掀下去,用腿压住他。泽莫偏过头狠狠咬了朗姆洛胳膊一口,在他吃痛放松力道的时候又骑上他。

 

被子早就被他们推到地上,所以两个人接触的过于亲密。

 

即使泽莫这会穿着长裤也感觉他的坐姿不对.......

 

他分开双腿骑在朗姆洛的小腹上,感觉屁股下边有什么东西热的过分。

 

“你再动几下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朗姆洛声音有点哑,他暗示性的往上顶了下腰。泽莫这会因为刚刚的动作气喘吁吁,脸色发红,又刚好分开双腿坐在他身上。他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君子,而且昨天他还在纠结他是不是对泽莫有意思。

 

泽莫尴尬的咳了一声想从朗姆洛身上下来,却被抓住胳膊一个翻身。

 

朗姆洛压住他,这次亲吻的目的不是堵住他的嘴,而是......

 

就着刚才的姿势,泽莫这会腿还是分开的,他能清楚的感受到顶在自己屁股上的东西。

 

Fuck.

 


评论(11)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