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叉泽】口非心是(四)(晚上能变成仓鼠泽)

泽莫掉马了!我不知道这个发展除了车还能有什么。


----


口非心是四

 

 

 

朗姆洛把巴基猫裹到软毛巾里擦干多余的水分,一回头就看见泽莫盯着他的背影出神,薄薄的唇抿起成一条直线,两边上翘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事。本来是想开口叫泽莫抱着巴基的朗姆洛愣了一下,盯着泽莫栗色的卷发看了两秒才移开目光。

 

“过来抱着你的猫,我要给它吹干。”

 

“它不用抱,它根本不会动。”

 

泽莫懒懒的换了个姿势,养巴基可以说是最轻松的了,他店里没有哪只猫比巴基安静的。一旦被水冲湿,那么它到被吹干之前都会是一副大脑进水坏掉了的样子,别人怎么摆他就怎么动,喵都不喵一声。

 

朗姆洛低头一看,还真是。要不是吹风机吹到脸的时候会闭上眼睛,他都要忍不住怀疑这是不是一只真猫。

 

史蒂夫等到巴基被泽莫抱出来就凑过去,抬高了前爪用鼻子去闻现在香喷喷的巴基,巴基也从泽莫的胳膊上探出半个身子用小肉垫踩在史蒂夫脸上。

 

“现在不行,它还要去接客。”

 

泽莫弯腰拍了拍史蒂夫的头,他的猫咖就要营业了,现在不能让巴基猫和他玩。

 

朗姆洛在旁边撇嘴,怎么就对狗那么好,对他那么恶劣,人不如狗。

 

泽莫把史蒂夫的金毛揉了个爽然后回到自己的店,巴基被他放在门口的桌子上,和史蒂夫隔了一条街遥遥对望,泽莫店里的咖啡师洛基跑过去搔了搔它的下巴,就用小鱼干把它骗走了。

 

看不到巴基的史蒂夫呜咽一声趴在了门口,朗姆洛无奈的笑笑。突然想到自家那只仓鼠,也不知道白天它一只鼠在家都干嘛,从来不肯进笼子里,但也从来没有丢过,每次回家都会看见他趴在客厅什么地方等着自己回来。

 

想到泽莫挑食,从来不肯吃鼠粮,瓜果蔬菜不新鲜就往他身上扔,任性的过分,但有时候又会蹭蹭他的手,软软的。

 

大好的早上,朗姆洛和史蒂夫一人一狗坐在门口,脸上都挂着痴汉般的表情。

 

“泽莫。”

 

“嗯?”

 

泽莫正低头算账,索尔突然走到柜台这边喊他,不解的抬头,索尔示意他看对面。朗姆洛正坐自家店门口对着他这边傻笑,虽然隔得有点远并不能看清楚他的目光焦点具体在哪,但这一幕也够让人惊悚的。泽莫默默竖起菜单,把自己挡了个严实。

 

“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洛基一边手上不停一边问泽莫,纤长白嫩的手指抓起奶油杯三两下就是一个漂亮拉花。

 

“怎么可能,我觉得他想打我比较多。”

 

“也是,你天天找他,那是你对他有意思。”

 

洛基抽了张纸巾擦掉指尖上的奶油渍,店里一只黑猫窜上桌子,直直往他怀里拱,洛基有点手忙脚乱的把那些玻璃器皿往旁边推,猫咪一直舔到他的脸才安分下来,洛基只好抱住它。

 

泽莫唰的一下直起身子来:“鬼才对他有意思。”

 

“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心虚?”

 

“没有,我只是强调一下。”

 

泽莫推了推眼镜,把洛基赶到一边去工作。他怎么可能对朗姆洛有意思,他脑子进水了都不会对他有意思。

 

 

 

然而晚上,被神经质的朗姆洛捧起来亲了一口的泽莫怀疑自己的脑子似乎真的有点进水。

 

傻逼!

 

泽莫在朗姆洛的嘴离开他的小脑袋的时候迅速把自己缩成了一个球,要死了,他感觉浑身都在发烫。

 

朗姆洛你什么毛病你,对着一只仓鼠发春!

 

泽莫真想抓着朗姆洛的领子对他咆哮,但是朗姆洛落在他身上的手指让他更怂的缩成一个球。糟糕,童话故事里都是亲一口可以变成人,现在变成人怎么办。泽莫脑袋一团浆糊,最后凑准时机钻到了被子缝隙里躲了起来。不过还好,他们再狗血也没有走童话风。

 

朗姆洛也不知道自己抽什么风,他感觉自己爱上了泽莫,他自己的小仓鼠,想到那团毛茸茸的小家伙他整个心都发烫,但是他又似乎对街对面的泽莫也有一点意思,因为他真的很像一只仓鼠。

 

难道他喜欢的只是仓鼠这个物种?可他店里那么多只他都没有感觉,为什么偏偏就这一只让他放心不下。要是叫泽莫的他都喜欢,可是这世上叫这个名字的也不少,至少不会只有两个。

 

陷入怪圈的朗姆洛把被子里的小仓鼠扒出来放到枕头旁边,然后自己也躺下。

 

“这很奇怪,我不知道我是喜欢你,还是泽莫。”

 

这即将要演变成一场狗血的人兽恋,朗姆洛决定明天早上翘班不去店里,少见一会泽莫。

 

 

 

然而已经睡着了泽莫小仓鼠并不知道朗姆洛在心里做了这个决定,于是在早上,本着朗姆洛不动他就不动原则的泽莫一直在床上躺到他变回原型。

 

 

场面有点不受控制,泽莫一下跳起来,发现已经是早上十点多,而朗姆洛还好好的睡在他旁边。

 

这家伙居然他妈的一点店主的素养都没有,想翘班也不早说,艹!

 

泽莫轻手轻脚往门边溜,结果朗姆洛在这时候睁眼。

 

“泽莫?怎么又是你?不对,我他妈在家。”

 

朗姆洛大脑迅速清醒,坐起来用如鹰一般锐利的目光盯着泽莫。Holly shit!泽莫有气无力的转身,对朗姆洛换上一副面无表情的脸。

 

“你怎么进来的?”

 

“......”

 

朗姆洛从床上起来,被子滑落露出他精壮的身体,不多不少刚好八块匀称的腹肌,人鱼线也清晰可见。朗姆洛只穿了条内裤就向他逼近,泽莫觉得脑内血气在翻涌,于是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

 

“我他妈就是那只仓鼠。”

 

“什么?”

 

“我特么就是那只被你每天晚上抱着喊小亲亲的仓鼠!”

 

“......”

 

朗姆洛似乎听见了自己大脑死机的声音。


评论(15)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