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锤基】winter and love (①) (蓝皮基设定,后期有蓝皮锤)

拯救秃头写手,买个本儿,求你了

涉世未深还很单纯基,王位之争失败流落约顿海姆锤。

——

winter  and  love一

洛基是在冰天雪地里捡到索尔的,彼时他浑身冻的青紫瑟缩在一个小山坡旁边,倘若不是他动了一下,洛基还真发现不了那处雪团子其实是个人。

于是洛基收获了一只宠物,他悄悄把索尔运回了房间。

不受宠的好处就是根本没有人看着他,他的小房子里也没有任何来服侍他的人。

约顿海姆人崇尚的是武力,健壮的体格,雄伟的身躯,而刚好这些东西,洛基一样都没有,人们甚至怀疑他到底是不是首领劳菲的亲生子。

但霜巨人是舔舐冰上的盐粒就能孕育后代的,洛基的的确确是劳菲肚子里爬出来的娃娃。

这听起来似乎有点恶心。

洛基把冻的几乎半只脚已经踏进冥府大门的索尔挪回房间,用毛毯盖住他,然后小小的生了一堆火在他旁边。

火焰的温暖慢慢让索尔眉毛和头发上的冰碴融化,让他的脸色恢复正常。

洛基就在旁边翻着一张古卷,就着火光读那些生僻的古字,在约顿海姆,书籍都来之不易,更不要说是通俗易懂的书籍。

巨人大部分不用他们脖子以上的地方,只要用蛮力撂倒对方就行了。

这招对洛基来说行不通,可能劳菲有他的时候盐没舔够,他出生就比其他巨人小,等长到成年,也就是一个普通人的体型。就这个小身板,去拼力气分分钟是被撂倒的那个,所以洛基不得不另寻他法,比如计谋和一张能说会道颠倒黑白的嘴。

索尔刚醒的时候就见到他后来称之为一生中最难忘的美景的画面∶暖橘色的火光摇曳,黑发蓝皮肤的美人跪在旁边轻轻念叨书籍上的字句。所有的霜雪与寒风呼啸都被隔绝在外,眼前就剩下这个世上最温暖的东西。

“你醒了?”

洛基在翻页的空余发现索尔已经微张着眼睛,只是冻僵的四肢就算恢复了温暖也还是无力,只能用眼睛细细的打量着他。

“啊……”

索尔同样被冻僵的喉咙让他发不出其他多余的音节,只能干涩的挤出一点毫无意义的声音。洛基把在杯子里暖化的水端到他的嘴边,让水滋润他干裂的嘴唇。

“谢谢。”

“不用谢,我捡你回来,是看你还有点用处。”

洛基掀掉索尔身上的毯子,直接撕扯着索尔的衣带把他被冰雪浸湿的衣服剥下来,然后捏着他胳膊上的肌肉露出一副“我果然没有看错”的表情。

霜巨人之间比较直接,没有害不害羞这一说,所以洛基感觉自己的做法没有丝毫不妥,而索尔却不这么想,他刚刚看到的 “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此刻正一脸认真的打量他的身体,手还在他身上捏来掐去……

“那那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索尔面色发红的避开洛基的手,但洛基却感觉他脸色红的不正常,用手捧住他的脸,心里想∶该不会捡回来一个生病的吧。

“你脸色很红,是不是生病了。”

“不不不,我没有,我只是有点热。”

为了证实自己的话,索尔把身子挪的离火远了一堆,纵使他内心深处现在十分渴望那处火苗的温暖。

“那你晚上就睡那边吧。”

洛基指了指房间角落,毫无遮盖物的石板,还贴心的告诉索尔那块石头很凉。

作为一个怕冷的阿斯加德人的索尔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的耐寒程度后点了点头。

“你是哪里人?”

洛基让索尔站起来,索尔比他高一点点,但是身上的肌肉却壮实的不止一点,总而言之他很满意。但是来源地还是要问清楚。

洛基刚刚成年不久,由于约顿海姆的环境恶劣,他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他对外面世界的认知也仅在古籍的记载和其他兄弟姐妹们听故事时他去蹭的一字半句。

“我是……华纳海姆的人”

索尔下意识的要说他是阿萨人,但是中途他改口了,他现在需要一个隐秘点的地方养精蓄锐。他知道这样有点对不起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人,但是他不得不怎么做。

“哦。”

洛基也并没有那么关心索尔的来源,他今天就是收了一个小弟,他更关心的是他的战斗力如何,在得到可以空手撂倒三个大汉的回答之后他满意的点点头。

天色不早了,洛基扑灭火苗然后爬上了床,索尔也躺到他给他指定的那块地方尝试睡眠,但是又冷又饿的他只能辗转反侧。

洛基听着索尔不停的翻动自己的身体,那声音吵得他也睡不着。

“当我的手下让你兴奋的睡不着么?”

“不是,呃我……”

索尔尽力的放平了呼吸躺着,用意志力和身体的难耐搏斗,但片刻后他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刚好对上一双红色的眼睛。

吓了一跳的索尔坐起来,洛基吹亮手边的灯,坐到索尔旁边,他身上蓝色的皮肤上印着繁复的花纹,此刻只有腰间围的一点布料遮住他的重要部位。

索尔不知道眼睛该朝哪里看,只能盯着地上的石板。

“作为我第一只宠物,你有向主人提要求的权利。”

一会是“手下”一会是“宠物”,索尔不知道洛基到底想要他做什么,只是洛基已经好奇的扯起他的金发。在约顿海姆,金发是很稀有的。

“我其实,怕冷。”

索尔忽略了肚子饿,选了一个眼下最要命的说。虽然这和他刚刚建造的自己不怕冷的人设不符。

打脸就打脸吧,总比冻死强。

洛基愣了下,他是霜巨人,不知道怕冷是怎么个怕罚,不过联想到索尔之前在雪地里的模样,洛基扯来自己的毯子给他,又把还有余温的火盆挪过来,然后躺到了索尔身边。

“这样应该很暖和了,睡吧。”

“……”

这样的确很暖和,甚至有点暖和的过分,索尔想。

霜巨人虽然看起来是冰霜做成的,但是他们体表是有温度的,只是不怕冷而已,洛基在索尔怀里拱到一个舒服的姿势。索尔略微僵硬的拢好毯子然后抱住了洛基。

评论(21)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