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多cp】别看有些人表面不动声色,背地里其实是个太太(二十几来着我也不知道)

边写边摸鱼的我居然晃荡了一下午才写完2333333

天使夜提及

巴基的可爱人设一去不复返了。

锤基本了解一下?买了你他娘就是我祖宗

------------------------------------------

 

 

帕克当然没有真的和他老师说他的作业怎么了,托尼那个放烟花的借口,根本就是随口诌来忽悠他的。你以为所有的作业都是马克随便几号啊,老师又不傻。

 

不过学霸有特权,老师并没有追究他的作业。

 

相比较每周都要上课的帕克,其他人都闲的有点过分。在托尼带着他家未成年回去后,其他人还留在泽维尔学院。

 

有翅膀的天使和山姆交流了下飞翔心得,类似于什么风该怎么飞省力,如何俯冲更快冲击力更强云云。山姆感觉沃伦这种天生带翅膀的经验怎么都比他丰富一点,就是经常在他俩身边消失出现出现再消失的小恶魔和天使的互动,怎么都是那么的让人闪瞎眼。

 

“你们可以在意一下我么?”

 

山姆摸出风镜戴上了,因为某些原因,他不得不随身带着这个,翅膀不是必要的,但风镜一定是必要的。

 

“我觉得还好?”

 

沃伦一边抓着昆特坐在旁边,一边回答山姆。小恶魔对这些天天上报纸的复仇者们充满了好奇,但是生性害羞的他有不太敢直接接触。昆特坐在沃伦翅膀下边偷偷往山姆那边看,沃伦还贴心的用翅膀给他挡着风。

 

山姆对这个翅膀用途不敢苟同,他没有对象,那个翅膀也不能扭曲到自己的头顶遮阳,或许可以叫托尼去改进一下。

 

如果他谈恋爱之余还有心思关爱一下单身鹰的话。

 

洛基在查尔斯家过的可谓是如鱼得水,反正泽维尔大把家业任他挥霍,查尔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听完这话的查尔斯伸手就把他从沙发上给掀下去了,巴基慢了一秒没有接住。

 

塑料友情一度面临破碎,还好索尔及时拉走了洛基。场面大概就是一只金毛拉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黑猫配字大哥算了算了的那种表情包。

 

“冷静冷静,洛基。”

 

索尔见拉不住洛基,索性一把把人抱了起来,相比较已经沉迷于当一个肥宅的洛基,还坚持锻炼的索尔实在是太好拿捏他了。

 

史蒂夫原本也是会锻炼的,但是现在沉迷当一个画手松懈了不少。

 

“我跟你说,不要得寸进尺啊。”

 

查尔斯见洛基没有办法打他,不由得嘚瑟不少,对他做着鬼脸,洛基挣扎着要打他但被索尔抱走了。更加嘚瑟的查尔斯脑袋挨了巴基一摸,机器手臂的缝夹下来不少他的头发。

 

在查尔斯生气的前一秒,巴基就迅速的动用他的技能翻下了窗户。

 

“下面正在种花,白痴。”

 

查尔斯也不去脑他,等待着摔坑里的巴基的咒骂声传来。

 

反正塑料姐妹的每次对决都不会只有一人受伤害,这个定律也大概是让他们这么久还没有感情破裂的原因。

 

巴基呸呸吐掉嘴里的泥土灰,他跳的这个时机非常不凑巧,种花的坑刚挖好。巴基和旁边那株红玫瑰对视良久,最后想着怎么也不能和一朵花计较,愤愤的走开了。

 

晚上巴基的主页更了一篇夜莺与玫瑰Au的ec ,毫无疑问,查尔斯是那朵玫瑰,艾瑞克是那只夜莺,场景一度美好的让人无法直视。

 

【“请你给我一朵红玫瑰吧”

 

一只有着奇怪配色的夜莺在冬天玫瑰花的枯藤中间飞,逮住一根藤就要他给自己一朵玫瑰。

 

对面藤懵了半天,看了一下这在冰天雪地里紫的扎眼的鸟,怀疑了一下自己是不是睡傻了出现的幻觉。

 

“你谁啊。”

 

“我是一只夜莺。”

 

“你宛如在逗我。”

 

“请给我一只红玫瑰花。”

 

夜莺Erik比枯藤更不耐烦的到处蹦跶,在银装素裹的天地里,Erik是一道过分靓丽的风景。

 

“可我特么是根葡萄藤。”

 

“......”

 

“那你告诉我如何才能找到玫瑰藤。”

 

“?”

 

葡萄藤用快冻僵的枝条指了指园子中央,那里竖着一个牌子:玫瑰,牌子后的玫瑰藤好不淡定的站在那。Erik放开葡萄藤,去落在玫瑰藤身上。

 

“能给我一只红玫瑰吗?”

 

“这么冷的天,我开不了花呀。”

 

玫瑰藤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上挑的尾音还带有一点俏皮。既然这个世界夜莺都是一个公的了,玫瑰是公的那也没有什么不妥。

 

Erik避开玫瑰的刺落在他身上,问他要怎么才能开花。

 

“你等花期不就好了?”

 

“我要是能等花期我还在这傻飞不成。”

 

看来夜莺也是个暴躁老哥。

 

“那你得走程序,让我的刺扎进你的身体,用你的血染红我的玫瑰,然后唱歌使他开放。”

 

“可你本来不就是个红玫瑰?”

 

Erik用翅膀敲着植物牌上的“红玫瑰”三个字,Charles缩了下自己的小枝条,委屈的嘟囔,这夜莺怎么这么凶,和剧本里写的不一样。

 

“那你总得唱歌吧。”

 

“好吧。”

 

Erik站直了身子开嗓,两只翅膀还中二的张开,但说实话,嗯.......他的歌声和他的颜色一样不能作为他是夜莺的证明。

 

“停,我开一朵给你你赶紧走吧。”

 

“不,我突然不想要玫瑰了。”

 

“......”

 

“我觉得我已经爱上了你,决定陪伴着你。”

 

“咔,这什么鬼畜剧本,我不演了!”

 

玫瑰Charles的话还没说完就被Erik啄了一下,权当是亲吻了,反正他是个藤,全身上下也看不出来嘴在哪。

 

 

“噗---”

 

看完这篇的洛基一口水喷到屏幕上,他们一直以来都对巴基定位错误了,这哪里是一个清新小可爱文风的作者,分明是鬼畜沙雕选手。

 

 

 

评论(31)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