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EC】超时空干架(下)

具体设定见上啦,十九年前的自己给十九年后的自己助攻。

Erik:活到十六岁才发现自己不是个直男:)

查尔斯:我直不直其实我也不知道。


友情提醒:什么针对你就是喜欢你啦,这个示爱方法在对方不是你官配的情况下不要乱用哦,因为要么对方是个抖M,要么你死的很惨。

查尔斯:合着你在说我抖M?

(我没有!顶锅跑。)

--------------------------------------------------------------------

超时空干架下

 

 

“咳.......”

 

Erik咳了一声放开查尔斯,翻出自己的衣服去了卫生间,他今天还有课,不过看时间已经是过去大半了。去学校肯定会被抓着罚站,都怪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Erik洗漱之余瞥了一眼坐在床上玩手机的查尔斯,刚好看到他习惯性的舔嘴唇的动作。

 

见鬼的,他居然觉得一个比自己大了六岁的人可爱。

 

 

 

查尔斯躺在床上还有点迷糊,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给瑞雯发消息。

 

“你在学校么?你快去看看艾瑞克.兰歇尔是不是也在学校!快点!”

 

瑞雯那边消息过了快有两个小时才发过来。

 

“要死了老哥,你忘了我们有时差啊,才几天不见你就想他了,我就说你们俩果然有一腿。”

 

“谁和他有一腿,你找个方法确认下他在哪。”

 

查尔斯换了套衣服,他下午的时候要去学校报道办理一下手续什么的,而现在已经快一点了他还什么都没有吃。艾瑞克真是他命中阴魂不散的阴影,无论大小都是,查尔斯一边咒骂着一边抓着钱包出门。

 

瑞雯在下午的时候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艾瑞克.兰歇尔老师在学校好好的,顺便调侃了一下他哥对艾瑞克的“思念”之情。

 

“不是我说,就连艾瑞克的妹妹艾玛都觉得你俩可以。”

 

“收起你的心思,艾瑞克他是个钢铁直男。”

 

“那这个意思是老哥你有意思咯,我和艾玛很熟的,说不定可以帮你。”

 

“我也是个直男,你不要每天瞎YY。”

 

“得了,就你还直,在外边别被壮汉拐走就谢天谢地了,你对自己的长相吸引哪种人心里没数么。”

 

谈话内容引起不适,挂了。

 

查尔斯用手机屏幕照着脸看了看,明明挺英俊一小伙啊,怎么就不招女孩子喜欢了。

 

别误会,查尔斯真不是一个对自己没有确切定义的自恋狂,他长得也是唇红齿白,貌美如花,呃,的确是这么个形容。他也不算不招异性喜欢,只是那些女孩子对着他都莫名的母性还是什么的,反正想约会的不多,想看他和男人约会的倒是比比皆是。

 

 

 

Erik出门后索性翘掉了上午的课,在外边晃到中午才回学校。他首先需要一点时间消化他遇到的这个怪事,而且思考一下人生。查尔斯早上和他吐槽的那些十九年后的他做的事情,就他现在来看都是匪夷所思的。他变成了一个教授,还对一个学生揪着不放,挂了他六个学期的科。

 

怎么看来,这都是神经病之举。

 

看他不爽找他打一架不就行了,这么折腾干什么,挂他科岂不是每学期都能看见他?

 

Erik有点不明白自己十九年之后到底是个什么脑回路,然后他就在课堂上想的出神,一直捧着外语课本上完了三节课。

 

“今天晚上去找你玩。”

 

Emma在临近放学的时候给他发消息,平时应该纠正Emma上课玩手机的习惯的Erik第一时间想到了家里的怪事,慌忙给Emma回他这几天去同学家打游戏,不回去,过几天再去看她给她买吃的。

 

反正这种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的好。

 

Erik一放学就往家里跑,怀着莫名的心情,希望家里恢复如初,又希望早上的场景不是一个梦。他和Emma的父母早就死去,现在他们兄妹两相依为命,Emma被寄养在一个远房亲戚家,而他一个人租了间小屋。他对任何闯进他生命的人都抱有拒绝而又期待的心情,也许是他现在还小,还对很多事有期望。

 

推开门的时候没有看到人,但房间还是早上那样,两间不同的屋子合成一半。

 

Erik甩下书包去厨房看了下有没有什么可以对付晚饭。

 

 

 

查尔斯在晚饭刚好上桌的时候推开门,看见围着围裙的Erik愣了下,又是一副被天雷劈过的表情,我的亲娘唉,这个讨厌鬼居然还会做饭。

 

Erik瞥了一眼他,然后多拿了一套餐具过来,他这里餐具只有两套,一套他的,一套就是Emma的,Emma的盘子里都是画着彩虹小马的。毫无疑问,查尔斯用的是Emma的,他刚好在学校跑了一下午,回来的路上又没有看到什么想吃的可以买。早就饥肠辘辘,再碰上Erik做的饭的香味,查尔斯也就不客气的坐下来。

 

“还是可以的,就是有点咸,你这么小就会做饭很不错了。”

 

查尔斯不知道是夸奖还是什么,反正Erik的水平比他这个黑暗料理传人的水平高不少。但是想到Erik会长成讨厌的艾瑞克.兰歇尔,他就小心眼的不想去夸他。

 

“十九年后的我难道做的不比这更好么?”

 

Erik低头,可能是那张脸不做表情就很严肃,做了表情就很鬼畜的原因,此刻他看起来像是一个二十几的成年人。查尔斯默默咽了口菜,心想我怎么知道三十五岁的你做饭怎么样我又没吃过。而Erik像是看见了他的想法一样,和他说了一句让人忍不住想歪的话。

 

“那我记着十九年后给你做饭。”

 

别,你不和我作对我们就万事大吉了。查尔斯解决完食物溜进浴室,今天他的草莓入浴剂没有被水冲走。

 

 

 

 

“你一个男人弄这么香干什么?”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们在床中间用被子隔了一条分界线。但Erik闻着查尔斯身上的草莓味还是有点忍不住,他才十六岁,还血气方刚刚通人事,而且就他目前的反应来看他似乎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直。

 

“那我明天换柠檬味的。”

 

查尔斯没有意识到Erik的不对劲,关灯扯被子包住自己一气呵成,动作如行云流水摧枯拉朽,还和Erik道了一声晚安。

 

“......”

 

Erik睁眼瞪着天花板,突然感觉自己以后对查尔斯做的那些都是有原因的。

 

查尔斯是个睡姿不佳的人,也许是家里床太大的原因,他睡着睡着就忍不住要大鹏展翅,于是Erik连续一个星期都没睡好觉。不过他起来之后又会挠着头和他说抱歉,笑的让Erik生不起气来。

 

 

 

 

 

“喂。”

 

“喂?”

 

“听说你想我了。”

 

“艾瑞克.兰歇尔!艹,谁想你了!”

 

查尔斯一个激灵从床上蹦下来,在桌子旁写作业的Erik突然被点名的抬头看他。

 

“没有那就挂了。”

 

艾瑞克说完就干脆的挂了,查尔斯气呼呼的把手机扔到床上,然后盯上了年幼版的艾瑞克,既然都是同一个人,能打过谁就打谁不就行了么。

 

此时的查尔斯已经忘了上次他惨败的事实,他刚掐住Erik两边的脸皮往外扯就被一把撂倒了。

 

“你这个混蛋,长大后欺负我也就罢了,居然还跨时空欺负我。”

 

查尔斯揉着腰躺在地上开始耍赖,Erik要拉他的手被他生气的拍开,Erik只好又坐回椅子上俯视着他。

 

“其实按照你的描述三十五岁的我应该是喜欢你的。”

 

“什么?”

 

查尔斯以为自己脑子坏掉了出现了幻听,谁特么喜欢谁?Erik没有重复他的话,只是收拾完作业去做晚饭。

 

已经和查尔斯共处一室快有一个月的Erik听到不少查尔斯向自己抱怨三十五岁的自己的“恶劣行径”,但是鉴于他还没有经历过那些,他就像一个听故事的旁人那样,再结合自己现在的性格。

 

Erik冷静分析得出了十九年后的自己那么脑子有水的揪着查尔斯不放的原因多半是因为喜欢他。

 

就给十九年后的自己助攻一下吧,十六岁的Erik想。

 

 

 

 

一夜好梦,睡醒的查尔斯发现一切又恢复了原样,Erik的半间屋子消失了,如果不是桌子上的汽水真实存在,查尔斯可能真的要感觉这是一场奇幻梦境。

 

但是为什么会消失呢。

 

查尔斯好奇的摸着墙壁,门铃声刚好在他摸到变回原样的门时响起来,吓了他一跳。打开门发现是艾瑞克之后,查尔斯立刻又把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门外的艾瑞克脸色不善的更加用力的摁门铃,过了好一会查尔斯才慢吞吞拉开门。

 

“你......今年多少岁?”

 

“?”

 

艾瑞克回给他一个看白痴的表情,让他确认这就是本尊。查尔斯也不明白他年年作为院第一名,怎么就被艾瑞克当白痴看待了。

 

查尔斯鲠直脖子和艾瑞克对视,戒备的拦着门。

 

在学校没法动手,这是追出来准备暗中结果了他啊。

 

“你,你来干什么。”

 

脑中想着年轻大学生被砍死在偏僻公寓的画面,查尔斯忍不住有点怂。

 

“不是你说想我吗?”

 

“我没有,谁说的?你一定是听信了谣言。”

 

查尔斯把头摇的像拨浪鼓,极力否认,开玩笑,就算是想,这身边不也是一直有个小的吗。而且十六岁的Erik比眼前这个可爱多了。

 

而一路风尘仆仆赶来的艾瑞克并不想听他的否认,一把抓住他按在怀里。

 

“那我想你了。”

 

刚刚还在挣扎的查尔斯一下呆住了,这,这什么情况。Erik说的是真的?艾瑞克他喜欢他?

 

艾瑞克身上还带着德国暮秋空气里的凉意,查尔斯的脸刚好暖热他的胸膛。在沉默的空档,查尔斯伸手环住了艾瑞克的腰。

 

“其实,也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想你。

 

 

 

--

瑞雯:我就说他们俩有一腿吧,(:/得意)

 

 

 

 

 

 

 



评论(16)

热度(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