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多CP】别看有些人表面不动声色,背地里其实是个太太(二十六)

我每天都想着更这篇,但是仅限于想而已23333

查尔斯&洛基:咕咕咕---

夹带不少狼队,这个合集做的我眼睛差点瞎掉,都怪早年瞎鸡儿打标题。

---

 

 

 

 

在学院的好处就是有不少同龄人,当然坏处就是大家都有能力捣起蛋来更加头大,不过这个头大是相对于托尼他们来说的,好处自然是对帕克来说的。彼得和彼得双双失踪,冰人火人也跟着一起胡闹,小恶魔不停的出现消失出现消失来寻找他们的位置。

 

“不管管?”

 

洛基问托尼,此时此刻敬业的美国队长已经摸出平板蹲在树下开始写生,毫无疑问在另外一颗树下边的两个人是他的写生对象。

 

罗根强行枕在斯科特的腿上,抓着他的手不肯他去摸自己的眼镜,这是他在长期和斯科特对战中学习到的技巧,只要让他没法用自己的能力,那他就可以放飞自我,想干什么干什么。

 

就是后果会严重一点,不过他的自愈因子已经习惯了他每天身上都会有的洞。

 

“别动,画画呢。”

 

“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个闲情逸致。”

 

“反正又没有事,今天周末嘛。”

 

罗根握着斯科特的手放在自己的胡子上,用又短又硬的胡茬摩挲他的手心。斯科特显然不习惯被当绘画模特,或者说不习惯这么明晃晃的和罗根在一起。

 

不过学校里还有谁不知道他们关系的,在远处的琴一边拍照一边翻白眼,显然她同时读了斯科特的思想。

 

等拍完照,琴就翻出自己的修图工具,把他们俩在一起的场景修的温馨点,把无关路人去掉,然后模糊一下脸,若隐若现往往更吸引眼球。

 

做完这一切后,琴在学院论坛上名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磕的CP还能够有多甜”的帖子下面发图,没一会就不少评论和点赞,不少变种人或者变种人家属决定送孩子来就读,甚至还有普通人大喊为什么自己不是变种人不能近距离看CP发糖的。

 

学院招生新技能get!

 

再也不用叫查尔斯一个人一个人的去灌心灵鸡汤啦,每年都能超额完成招生指标!

 

巴基抱着装了水果的星盾在史蒂夫画完草图之后坐到他身边,给史蒂夫拿了一个苹果,史蒂夫就着他的手啃了一口,琴灵光一现的又拍了一张他们的照片。

 

巴基没有完全挨着史蒂夫坐,而是在他侧边,冲着他的方向举着一只红彤彤的苹果,脸上带着笑容。而史蒂夫回头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脸上同样带着深情的笑容。阳光的从树叶间隙中漏下来,倾斜的光线照着他们,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就是可怜的盾被放在地上,里面还装着带水珠的水果,星盾可能感觉这场景不那么美好,但是也没谁知道它真正的想法。

 

“来泽维尔天赋少年学院,不仅能磕到本校cp,还能随即掉落其他人气cp!还等什么,现在就报名吧。”

 

 

今年的新生数目可能要暴涨。

 

琴把没有处理过的照片给史蒂夫,深藏功与名的从操场离开。

 

当天美国队长太太不仅更新了一张狼队的图,还更新了一张盾冬图,评论区全是吹他手速和绘画技术的,甚至还有问艹不艹粉的,为了不让巴基误会,史蒂夫默默删掉了那些危险言论,还把个人简介里加上了一句已有家室。

 

而巴基对此表示无感,因为他评论区里求艹粉的比史蒂夫的多得多。

 

 

 

相比较于勤快的史蒂夫,洛基和查尔斯已经鸽子附体了,挖的坑不但不填,还光发脑洞不写文,剧情一个卡在最虐的地方一个卡在车门口。

 

咕咕咕----

 

“你也有催更的?”

 

“不比你少。”

 

“叫你卡情节。”

 

“你还卡肉呢,你有什么脸说我。”

 

“打字太累了,我想歇几天,再说,我堂堂邪神,凭什么要写文给他们看。”

 

“你得对你的粉丝负责。”

 

“像你这种前一秒给人安利一个CP 下一秒就拆CP 的你负责了吗?”

 

“......”

 

都是一个笼的鸽子,何必相互为难。

 

艾瑞克在认识到查尔斯不太喜欢光头版本的自己后,又给他用钢筋捏了不少有头发的,甚至还在学习上色,学得有模有样。就是查尔斯现在到哪都能看见自己的手办,q版的正比的三分的六分的各种都有,关节还能动简直丧心病狂,这让洛基一直想要老万给他搞一个他的手办放在床头。

 

没有洛基那么自恋的查尔斯头疼的看着满桌子的手办,他家老万现在已经完全ooc 崩坏了,这能力,都能在外边摆个摊捏铁养活兄弟会了。

 

“我们做点其他的事情好不好?”

 

“我刚刚发现或许可以用有色金属来捏。”

 

“......”

 

就是这个人,浪费金属资源。

 

查尔斯不得不动脑才让爱上动手的艾瑞克消停下来。

 

 

 

“彼得.帕克,我不得不最后提醒你一句,你明天有课,再不回去会被梅打屁股。”

 

被洛基和巴基带熊了的彼得来到x学院简直就变成了撒开蹄子的小马驹,没一刻消停的,托尼连抓住他的机会都没有。虽然本来目的就是想带他出来玩,但是周末的晚上还不回去,梅已经快打爆他电话了,现在Friday都能复述出梅要和他说的那些话。

 

大概就是你这个老狗比,带坏我家彼得,这么晚还夜不归宿,说好了晚上送回来的你居然不守承诺blablabla.

 

让人头大,而且现在明明才下午五点多,还没有达到夜不归宿的条件。

 

反正不管怎么样,他都是要背这个锅。

 

“那他们不回去么?”

 

坐上车的帕克依依不舍的看着新朋友,指着还在喝茶的巴基他们问托尼。

 

“他们又不上课,谁让你小呢。”

 

果然,生不逢时。

 

帕克难过的系上安全带,向他的变种人学校两日游告别之际,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他作业没写!

 

“就说拿去放烟花了。”

 

“老师不会信的。”

 

“那我打电话说总该信了。”

 

“这样会不会太夸张......”

 

“夸张什么,反正我们俩总有一天要公布。”

 

托尼发动车子,载着帕克驶上公路。最后一点夕阳在他们身后沉没。

评论(25)

热度(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