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叉泽】口非心是①(宠物店主叉X白天变人晚上变仓鼠泽)

白天的叉∶泽莫你是不是神经病啊你

晚上的叉∶我的小仓鼠宝贝儿,今天给你买了玉米哦~

泽莫∶呵,老子才不会吃!不会!不……就吃一口……一口……

——
给松花的一个生贺坑(什么时候填难说),生日快乐呀。
写这个的我怀疑我和叉骨都是精分,以后会有车的嗯(我也不知道仓鼠怎么开车。)

——
叉泽   口非心是

吱---

刺耳的刹车声,不出意料的三秒后,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从车窗里探出头。

“你长不长眼睛你?”

“你特么天天要走这个道干什么?”

“我店在这里你说我不走这走哪?”

“那你早点关店走人吧。”

“你怎么不关?”

“我凭什么关,我这么好生意?”

“那我特么也不关。”

朗姆洛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盘中央,响亮的鸣笛声吓路过的行人一跳,但在这附近呆惯了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场景几乎每天上午九点这会都会上演,有时会迟到,但是从来都不会缺席,甚至对话内容都一字不差。

泽莫,看不出真实年纪表面上很温和实际暴躁起来嘴特别厉害的猫咖店主,拥有十几只猫咪的人生赢家。朗姆洛,年纪有点大但魅力刚刚好的硬汉系宠物店主,拥有一堆各种各样的毛绒宠物,同样也是个人生赢家。

这俩看介绍好像都是挺不错的男人,有着各种苏点,而且看长相也是很苏。

但是这俩就是不能放到一起,两个看起来苏的男人放到一起不是千层酥而是深水炸弹。见面三分能吵到撸袖子打人,这其中恩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看到这里你一定要问,到底是有啥深仇大恨让这两个恨不得天天当面扎对方小人啊。

但是其实没有人知道真正原因,这俩大概就是天生不对盘。

或者有什么隐情我们不知道。

---

朗姆洛到店门口的时候泽莫也站在店门口,今天好像比昨天火气更大的对着他冷哼一声还翻了个白眼,然后留给他一个远去的背影。朗姆洛有点摸不着头脑,他们一个宠物店主一个猫咖店主,生意上不冲突,之前也没有过节。他来这开店的第一天,泽莫还对他很热情,到他店里摸猫撸狗,不知道第二天怎么就开始冷淡了,第三天就开始和他吵了。

有时候泽莫的火气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就往他身上招呼。

他也不是没想问过原因,但是泽莫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久而久之,见面就吵变成了他们的日常。而他们俩的店是相对开在一条路上的,吵得机会每天都有。

甚至他们吵成了这条街的传说,每天都有不少人要来围观他们这个每日一怼。然后看完不是顺道喝个咖啡就是买只小宠物,这居然成为了一种营销手段也是稀奇。

泽莫摸着自己的肋骨,干他娘的朗姆洛,昨天差点捏死他。还宠物店主呢,下手都不知道轻重,还有买的什么食物,害他拉肚子,一定是过期的。

是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泽莫怎么都没有想到这种奇葩事情会被自己遇上。

那天看见对面新开了一家店,还是个宠物店。泽莫自诩也是一个热爱动物的人士,然后又本着照顾新人的精神,就进去晃了两圈。

朗姆洛店里那只叫史蒂夫的金毛是真的不错,泽莫几乎对它一见钟情,摸着它长长的毛毛一点不肯松手。但是朗姆洛说这个是镇店的,不卖。

都几几年了还镇店?泽莫给朗姆洛一个看傻子的眼神。

“你嘟着嘴的样子好像一只小仓鼠。”

朗姆洛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短缺了,反正就说了这么一句不像是夸奖也不像是刻意嘲讽的话,还给泽莫指了指旁边柜子里的一只布丁鼠,抱着胡萝卜啃的尽兴的小仓鼠一抬头发现两个人类看着自己,吓得胡萝卜都掉了之后立刻转过头拿屁股对着他们。

还挺可爱的,泽莫想。

于是他晚上就变成了一只他嘴里可爱的小仓鼠……

当朗姆洛捏着他的后颈皮嘀咕他是从哪里跑出来的还仔细查看个个笼子的时候,泽莫从柜台玻璃上看见了自己的样子。

他胡乱蹬的腿一下子僵在空中,这特么是什么玩意?我怎么变成了一直仓鼠?特么不是朗姆洛变大了是我变小了?我还被人捏在手里?

一下子的问号把泽莫砸的晕头转向,就这么晕乎乎的被朗姆洛放到手心带回了家。

“既然没有多余的笼子,你就和我回家吧。”

朗姆洛用指腹揉揉泽莫脑袋上的绒毛,拿了颗瓜子给他。

泽莫条件反射的抱住瓜子,然后后知后觉的松开。艸,老子干嘛要抱啊老子又不是真的仓鼠!

朗姆洛以为他不喜欢瓜子,又给他拿了片胡萝卜。

……

泽莫自暴自弃的坐在朗姆洛手心抱着瓜子啃起来,至少这玩意比胡萝卜好吃不少。

“你乖乖呆在这里。”

朗姆洛小心的把泽莫放到铺满木屑的鞋盒里,他虽然是个宠物店主,但是却很少在家里养宠物,所以家里没有仓鼠的笼子,店里刚开,货也还没有送来。所以只好委屈泽莫在盒子里住几天了,朗姆洛找一个小碗装上不少仓鼠粮。

去你的,老子才不吃这个!

泽莫咬住朗姆洛戳他脸的手指,死死不松口,甚至朗姆洛把他提溜起来都没松。

牙口真好。

朗姆洛一下子把泽莫甩开,小小的仓鼠撞到柜子上尖叫了一下,然后迅速跑到墙角缩起来。

泽莫第一次做仓鼠,不知道自己的体型可以钻到小缝隙里这件事,所以只能抱着身体缩在墙角。

他感觉朗姆洛今天一定会摔死他。

这人生真是如过山车一般刺激。

而且刚刚撞到那一下疼死他了,该死的朗姆洛,坏人。

泽莫想要揉揉自己的脑袋,发现短短的小爪子做这个动作还有一点点艰难。于是他的心里更加怨恨了。

不过朗姆洛给自己消毒打针去了,所以泽莫缩在墙角扯着窗帘委屈的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突然变回来的泽莫马不停蹄的离开朗姆洛的家,还好这个时候朗姆洛已经出门了没有发现他,不然他一定被当什么怪物被抓起来。

但是命运弄人,就这样他发现自己每天晚上会变成仓鼠,白天会变成自己。

人间不值得!仓鼠形态的泽莫仰天长啸。

评论(12)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