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锤基】归途 (完结篇,he)

无论你们多少人想看be,我还是写了he的这一版结局。

爱情的事情,还是由他们自己决定吧。其实我决定不了故事的走向,他们有自己的灵魂和思想。

---------

归途五

 

——触碰你指尖残存的温度,留给我余生去感知体悟。装成你的无辜,装点我的痛苦,我只余你别无他物。——

 

“Loki,你真的不能原谅我么?”

 

Thor立在他身后,这居然是他们这么久以来难得的独处时间,他盯着Loki的后脑勺,似乎要透过那层乌黑的头发和浅色的头皮看到他的思想。

 

Loki尽量的站的笔直,留给Thor一个桀骜的背影,但他知道自己一旦回头就可能又是万丈深渊。

 

我早就将你原谅,因为这世上,我没法不原谅你。

 

你没有错,你出生便是太阳,拥有耀眼的光辉,而我只是月亮,在冰冷的黑夜,靠从你身上汲取的温暖度日。

 

那些神将嘲笑谩骂加注于吾身,而我也用恶作剧作为回报。

 

千万别因为愧疚而将我美化,谎言之神与恶作剧之神的由来不仅仅因为神职的选择,而是确有其事。

 

“Loki。”

 

Thor大胆一些的摸上Loki的脖颈,发现他没有反抗之后轻轻的环住他。Thor很健壮,健壮到让这个动作看起来Loki是完全被包容在他的怀里。

 

从身后不断传来的热量让Loki表情有所松动,但是他从未回头,于是Thor看不见。

 

“我不再期望你和我回去,只是希望得到你的原谅,一直以来我以为我比你爱我更加要爱你,直到最近才恍然大悟我用错的方法。我深知这些错误让你困扰甚至痛苦,可我从未不承认你是我的兄弟。”

 

成为君王的神袛连带着舌头都变得灵活起来,一字一句组成的像是诗歌,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吐息喷在Loki颈间和耳后,灼热的仿佛夏日的太阳,让死灰中飘上零碎几点火星。

 

他从来就没有办法拒绝他的哥哥,就像月亮不会拒绝阳光的温暖。只要Thor对他冷漠的从一而终,他也能对他冷漠的彻头彻尾,可是Thor没有。

 

Loki转过头,捧起他哥哥的脸庞。有点瘦了,上面还有几道血痕。Grandmaster应该不会打他,但是他肯定把Thor和那些乱七八糟的竞技场生物关在一起。在打斗中,Thor从来都不会关心自己的脸。

 

“君王脸上还是不要带伤的好。”

 

Loki去抹Thor脸上的血迹,发现那只是干涸的血,血迹下面的皮肤光滑无比。也对,他的哥哥那么厉害,怎么可能被轻易伤到。倘若他反抗,自己的小刀有几次能够真正碰到他的。倘若真正打起来,自己又怎么可能每次都不痛不痒。

 

“我没有弄出太大动静,你那位朋友的东西没损害多少。”

 

Thor脸上带上微微的笑意,拜他长相的原因,他笑起来总是有股止不住的傻气。

 

Loki收回手,擦干净指腹上的污渍,什么都没有说。

 

见他没有再执意赶自己走,Thor跑去洗了把脸,他记得Loki最爱干净整洁。每次他狩猎回来,都会皱眉要他洗完澡再和自己说话。

 

Loki讨厌血腥气,所以才选择学习魔法。

 

Thor洗完脸回来发现Loki又不见了,他慌了一下却发现床上落了套干净的衣服,是他的尺寸。什么字条都没有,但这已经是最明确的表示。他的兄弟从来不把真情挂于口,却蕴藏在各种细节里,以前是他没有发现,他不懂,但他现在已经开了窍,懂得他每一个小动作的含义。

 

于是Thor拿上衣服折返到盥洗室,好好洗刷了这几天身上的灰尘。

 

 

 

“小宝贝儿,感觉如何?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出现了呢。”

 

Grandmaster 笑的一脸深意的拿着五颜六色的酒凑到Loki身边,在仔细观察发现Loki身上毫无痕迹后有点失望的摸摸下巴。Loki用手中的酒杯轻轻撞了一下他的,自顾自饮了一口。

 

“不满意么,那我给你找点新鲜的。”

 

“得了吧,你的新鲜,都是快蔫了的水平。”

 

Loki看着竞技场上缠斗的两只巨怪,他不知道grandmaster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五花八门的东西,看他们打斗看了几百年都不嫌的腻也是一种本领。

 

Grandmaster 说其实他早就看腻了,但是没有办法,他的生命太长了,长到像是一种惩罚。等他把宇宙间所有东西都玩腻了,就只好从头再来。

 

“要不你就在这里一直陪着我,反正所有东西都是你的。”

 

Grandmaster脸上一副“看我对你多好”的表情,Loki抽搐着嘴角才忍住了把酒水浇到他脸上的冲动。看在这个老不死的过生日的份上,他今天不测试他眼线的防水性。

 

“其实我知道你总会原谅他。”

 

正经了神色的grandmaster把酒杯里的酒从栏杆上浇下去,剩下五颜六色的酒杯放在手中仔细打量。

 

“你骗他的次数可不比他骗你的少,你的恶作剧也没有一次不比他恶劣,他的道歉你也不会不原谅。你们就是这样,互相拉扯,背道而驰,却又断不开联系,总会站到一起。”

 

“心灵鸡汤是你最近新扩展的业务?”

 

Loki拔了根grandmaster的头发确认是不是本人,还是谁喝醉了在假冒grandmaster。

 

“我好歹活了这么久,九界哪种故事我没看过,垃圾堆里什么类型的都有。”

 

Grandmaster把杯子也扔到竞技场上去,护着自己的头发离Loki三米远,然后又不怕死的冲他喊。

 

“你这种故事,分类在最狗血那一栏。”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可是邪神,让人猜不透想法的神。”

 

“得了吧你,那是他们不想猜。”

 

Grandmaster 扔给Loki一个鄙夷的眼神,然后在他还想反驳的时候拍拍手。天空炸开烟花,音乐四起,Loki的声音被淹没,grandmaster不再和他说话就扭着身子开始跳舞。

 

“你跳舞可真难看,想一颗扭动的海草。”

 

Loki用最绿的颜色把这句话写在烟花中央,grandmaster冲他滋了一身彩带。

 

 

 

 

Thor等着Loki回来,他看见窗户外边炸开的烟花,也听见那吵人的音乐。但他只能等待,他的弟弟等了一千多年才让他了解他,那他又有什么不能等。

 

门被推开的声音掩在音乐下没被发觉,他看见他的哥哥趴在窗上等着他回来。

 

他想起自己破坏的他哥哥的加冕礼,他欺骗他的哥哥父亲的死去,他的横冲直撞导致的彩虹桥被毁,他的一意孤行破坏的中庭。与Thor的一次欺骗相比,的确他也不是无辜。

 

但他们谁又能够彻底无辜,绝对的好人与坏人只存在睡前故事的话本里。他们都是矛盾的结合体,思想随着时事境迁而改变。假如他们的经历不是如此,他们又会是另一种情景。也许中庭人的故事也不全错,在其他时间线上他们或许更加针锋相对,或者更加相爱。

 

Thor成为君王后身躯更加伟岸,坚实的肌肉让他看起来坚不可摧。

 

Loki站在门边,细细的打量Thor的后背,他从小都是面对这个背影,每当出事的时候,Thor都会拉着他瘦弱的弟弟藏到自己的背后。

 

纵使他们长大后有不少罅隙,Thor会听信别人对他的指责污蔑,Thor的内心都会有一块是信任着他,好好放着他的地方,和他一样。

 

他也确实欺骗阿斯加德众神,以谎言的名义坐在王座上。他也确实背叛他的哥哥,让他一个人伤心的流落在中庭。

 

哦,该死。

 

他就知道自己回头总是出事,grandmaster的心灵鸡汤起了作用,导致他开始分析起他和Thor各自的过错起来。

 

这有什么可分的,他们从来就不应该问对错。

 

“Loki,你回来了。”

 

Loki从身后抱住Thor,手环在他的腰间,感受他衣服下紧实的肌肉。Thor认得出来是他,于是握紧了腹部的手。他的掌心温度很高,连带着放在他腹上那双冰凉的手也被他焐热。

 

“Thor.”

 

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呼喊他的名字,雷霆神袛的身躯颤动,扒开腰上的手转身把谎言之神揽入怀里。像是把珍宝与星河拥入梦境一般小心翼翼,又像是抓住生命之源一般用力。然后他开始试探的亲吻他爱人的嘴唇,由浅到深到密不可分,直到黑发神袛也沉溺其中,环着他的脖子给自己的身体做支撑。

 

“我以后再也不会将你一个人置于黑暗。”

 

Thor将誓言说的掷地有声。

 

“可你驱逐了我。”

 

“可你也欺骗过我。”

 

“那我们非要这个时候翻旧账么?”

 

Loki撕开Thor身上的衣服,Thor笑着堵住他的嘴角。

 

 

 

Loki身上的锤子印记悄然改变,变成了雷神的专属印记。

 

 

 

 

 

 

 

--

“我们回去,回我们的家,共同执掌我们的王位。”

 

“好。”

 

 


评论(41)

热度(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