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锤基】落雪

基陪着患了PTSD的锤的设定,写的有点意识流。

大致为锤目睹基死去后患了PTSD,但是基并没有死去,而是陪他治愈这个。

半夜聊天产生的想法,控制不住自己手的写了这篇,感觉这个病真的很虐。刚开始的场景参考妇联三开头那里。

----

                

 

 

 

洛基醒来,眼皮被压得很重,他眨着干涩的眼,适应光线之后开始打量四周。

 

他的哥哥躺在他的身侧,眉头紧锁。身上沾满灰尘,干涸的血迹在他脸上发暗。

 

“索尔。”

 

沙哑的声音让他有一瞬间的迷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声音。

 

他似乎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被萨诺斯掐住脖子,了断了生命。但他又没有完全死去,因为他感受到他哥哥的眼泪,顺着衣服的缝隙漏到他的皮肤上,从温热变得冰凉。

 

拥有自愈能力的神袛不会那么轻易死去,就算没有自愈能力,他也不会轻易死去。

 

神袛总会降生到他处,然后等到时机再觉醒。

 

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法,可惜他的哥哥从小不爱念书,不知道这个。

 

“索尔,”

 

洛基再一次呼喊他哥哥的名字,试图用手去抚平他眉间高高隆起的皮肤。

 

雷霆之神在梦里也有着攻击性,可能是因为失去而变得敏感。蓝色的电光在他身上明明灭咩,似乎要灼伤洛基的手指。

 

但是他的手指毫发无伤,因为他的哥哥曾经说过,他的雷电不会伤及家人。

 

“索尔......”

 

第三声呼唤的时候,索尔有了一点反应。

 

他在梦里呼喊洛基的名姓,带着悲伤和绝望,晶莹的水珠从他眼角滑下,沁进被剪断的发里。洛基不止一次的在心里说过还是金色长发的哥哥好看。

 

泪珠把脸上的灰冲出一道痕迹,洛基嫌弃的扯过自己的披风擦干净他的脸。

 

不管索尔是不是在做一个噩梦,他都决定等他醒来要叫他好好给自己洗一洗披风。

 

洛基抹开索尔紧皱的眉头,又解开他衣服的前扣,因为梦里的战斗让雷霆之神满头大汗。

 

“洛基......不!”

 

索尔在梦里大喊着他的名字,并且伸着手想要抓住什么,洛基只好握住他的手,把他放在脸前,用喷在手背上的呼吸告诉他的哥哥,他还在。

 

哥哥啊,你的弟弟是谎言之神。你怎么就一次一次都相信他的假象呢。

 

洛基一边责怪着索尔百年来毫无长进,一边轻轻的卧在他旁边。

 

“洛基,”

 

索尔每念一次他的名字手就握紧一分,力气大到差点握断他的手骨。

 

匕首的寒光在指尖闪了闪,洛基皱着眉,为自己把右手给他握着的举动后悔,不过他在索尔身上比对的匕首始终没有落下。

 

看在你在喊我名字的份上,原谅你一次。

 

就一次,不能再多了。

 

谎言之神柔软的唇落在索尔头上,虽然这张嘴说出的话能颠倒黑白,无中生有,但它还很柔软,甚至带着温度。

 

在梦里横冲直撞的神终于平静下来,侧身朝着他弟弟的方向睡去。

 

洛基被索尔抓着手,不得不一直待在他身边,睡了又醒,醒来又睡。

 

终于他忍不住了,我们是在拍睡美人么,你个大傻子快给我醒醒。

 

于是他晃动索尔,捏住他的鼻子不让他呼吸,结果索尔张开嘴呼吸的也很顺畅。

 

“索尔!”

 

恶作剧之神有点恼怒的扯着他哥哥的耳朵大喊大叫,誓要把他喊醒,离开这个荒凉的地方。

 

他现在急需洗个澡,也需要一顿大餐。

 

“洛基?”

 

索尔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在做梦,他已经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洛基的弃他而去对他来说才是现实,现在扯他耳朵的洛基却是梦境。

 

所以他恍惚的又闭上眼,不肯接受他自己因为伤痛而做的美梦。

 

不过如果做梦的话,他的弟弟要是再小一点就好了。几百岁的时候,洛基还扯着他的袍子喊他哥哥的时候最可爱了。

 

洛基粗暴的扒开他哥哥的眼皮,试图让他清醒一点。

 

至少换个舒服的地方再睡。

 

这里对于睡不着的他太无聊了。

 

索尔不相信洛基在他眼前,和洛基聊着牛头不对马嘴的天。洛基不肯他睡觉之后,他就开始拉着他讲小时候的事情。

 

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洛基翻个白眼,推着他的哥哥进行空间跳跃。

 

毫无疑问他选择了中庭当落脚点,找了间最好的房间,洗了一个热腾腾的澡,然后推着他的哥哥也去泡到热水里。

 

在他点餐的时候,索尔突然从浴缸里窜出来,大梦初醒般抱着他,紧紧的。水从盥洗室一直淋到房间,蹭湿洛基的衣服。

 

“醒了?”

 

洛基摸着索尔的头发,思考着一定要让他留长,等会去买点地球人的什么生发水来给他用,不过得看着他,万一全蹭脸上,岂不是成为了一只毛猴。

 

“洛基,待在这里。”

 

索尔从身后把弟弟整个人圈进怀里,脸埋在他还湿着的黑发里。他不确定,这个梦比上一个梦真实,也更假。

 

他害怕这又是自己的想象,洛基早就不在他身边。他总是记得洛基说过倘若他死去,他就可以去陪伴母亲。

 

可是母亲的身边已经有了父亲,他私心希望洛基一直陪着自己。

 

“我哪也不去,但是你可以穿上衣服再和我煽情。”

 

洛基无奈的给索尔也变出一身衣服,拿自己的毛巾摁在他头上,止住那不停往下滴的水珠。

 

他们就像连体婴儿,晚饭送来的时候他都不得不拖着索尔一起去开门。

 

索尔也饿坏了,但是他每吃一口食物都要抬头确认洛基是不是还在,所以油渍被他弄的满胡子都是。

 

“都说了我不会走。”

 

洛基用纸巾清理干净索尔的胡子,决定要给他剃掉。不过他的决定索尔从来不会听,估计是死也不会肯。

 

“洛基......”

 

索尔不相信他弟弟嘴里的丁点话,非要用目光把洛基固定在面前。这导致在用餐的洛基有种后背发凉的诡异感,他索性把索尔拉到身边,让他挨着自己,然后再把食物往他嘴里送。

 

这样索尔就不用盯着他吃东西,让他有种那个食物就是自己的感觉。

 

“洛基!”

 

即使是白天的索尔开始相信他的存在,夜晚的索尔也会眉头紧锁着呼唤他的名字。他一遍一遍梦到那天的场景,爆炸的飞船,飘在空中的尸体,和放在洛基脖子上的手。

 

他的大喊都要让洛基醒来,搂着他哥哥的脖子,一下一下拍他的后背,在他耳边告诉他:你的弟弟还活着,你的弟弟明天给你买鸡腿吃,不过要用你的名义去和托尼史塔克要钱。

 

索尔有时会被安抚着睡去,有时也会醒来,把洛基死死按进怀里。

 

可亏得他也是个神,凡人骨头都能给他按碎。

 

“傻索尔,我就一直在这里啊。”

 

“可我总是害怕,梦里那些会变成现实,在梦里,我甚至没有一个弟弟。”

 

“那你是希望我做你哥哥?”

 

洛基打趣着在索尔额间落下一个吻,把两人身上的被子蹬开,索尔的身体简直热的像火炉。

 

“我只希望你永远在这里。”

 

“在这里可不行,我打算明天退房,去个其他地方。”

 

洛基摸着索尔后脑勺的短发,那些刚长出来的发有点扎手,但摸着又痒痒的。

 

“你喜欢温暖一点的地方还是寒冷一点的地方,听说这里有个地方很冷,到处都是冰雪,但是有一种圆乎乎的可爱生物叫企鹅。”

 

“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只是要带上我。”

 

索尔握住洛基在他后脑勺乱摸的手,拉到面前一点一点亲吻他的指节。

 

既然一切全由洛基来决定,他就把地址选在了寒冷的北极。

 

“为什么这里没有企鹅?”

 

“企鹅在南极,我亲爱的弟弟。”

 

索尔把他弟弟瘦削的身躯揉进怀里,怕他在冰天雪地里冻伤。洛基也不去提醒他自己是霜巨人的事情,心安理得的享受索尔的温度。

 

“你现在相信,我就在你身边了么。”

 

洛基抓住索尔的手,他们都没有戴手套,十指相扣,中庭的低温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我相信,但又不信。”

 

已经满头金发的神袛把黑发神袛转到和他面对面的角度,用亲吻确认他的存在性。

 

天空的飘雪被他们呼出的热气融化,白色的北极熊跑来跑去观察这两个陌生的生物。

 

直到头发被雪落白,他们才松开彼此,然后又更深的拥抱,分享对方的温度。

 

 

 

 

评论(28)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