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锤基】归途(四)

神话与影视混合,设定雷三剧情有,但是萨卡部分是Thor一个人的经历,没有hela出现也没有诸神黄昏。

佛系Loki,护姐妹的宗师,自作孽不可活的Thor

---------
第三章

 

 

 

---我将执着与深情都尽数托付,换一场盛大而无人观赏的赌注---

 

Loki没有去华纳海姆,而是转程去了萨卡,那虽然是个垃圾堆,但他的统治者grandmaster曾经和他说过,只要你愿意,可以和我平起平坐,共同统治这一切。

 

虽然统治垃圾堆好像不是什么厉害的事情,但是他在这里可以得到优待。

 

而且Thor看不见这里。

 

Loki悠闲神在的靠在他的专属沙发上,旁边坐着几个grandmaster给他挑的女人,都是金发碧眼。

 

“我看出来你喜欢这类型,不要谢我。”

 

Grandmaster竖起手指放在嘴边,显得gay里gay气的,现在是他挚爱的表演时间,他正为场上他押的勇士呐喊尖叫。自Loki来这之后,他可没少听见Grandmaster抱怨那个雷人把他最喜欢的绿色大块头骗走的事情。

 

是了,Thor要回阿斯加德,一定废了不少力气,在萨卡这种地方遇见hulk可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Banner 应该是被Thor送回地球了,他反正是没有看见那团绿色的心理阴影。

 

Thor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表现的温顺无比,每天就只是在宫殿里等着他他回去,然后替他揉被事务压累的肩,亲吻他与群臣争辩到口干舌燥的嘴。

 

这些都是从前他没有过的,于是他才会沉沦其中,蒙蔽慧眼,忽视Thor背地里的小动作。

 

接过送到嘴边的美酒畅饮,又对捧到面前的鲜瓜嫩果来者不拒。

 

Loki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不要管那些烦心的事情,尽管去娱乐,恶作剧就好。他的朋友grandmaster爱死了他那些小把戏,在他漫长而无聊的生命里,只要能让自己高兴的事情他都去做。

 

Grandmaster从来不会因为他在公开场合变出了蛇吓得人群尖叫而指责他,反而是和他一起拍手大笑。发现自己被骗之后,grandmaster也不会愤怒,倒是因为自己居然也能被骗而称赞Loki。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我喜欢现在的生活。”

 

“那再干一杯!”

 

Loki笑着举起酒杯和grandmaster的酒杯相碰,然后看着对方因为杯子里突然冒出的蛇而扔了杯子。两个人互看一眼然后大笑起来,宗师换了一杯酒,然后让人也给Loki重新倒了一杯辛辣无比的酒。

 

为笑而笑,为恶作剧而恶作剧。

 

这没有什么不好。

 

相反这样棒极了。

 

 

 

 

Thor派人去了华纳海姆,没有任何外来客的消息,甚至连一片花一片草都没有变多。

 

Loki从精灵和矮人一起打造的镜子里消失了,Thor像是慌了神,一遍一遍的派人出去打听Loki的下落,几乎要搜寻遍九界的每一个角落。

 

他去收回他在人界的影子的时候,Clair对他说:“你是爱他的,我可以感觉得到,不然我只是一个凭空造出来的影子,为何会对他有如此强大的感情。”

 

“你将我造的与你截然不同,却保留你的容貌与声音,还保留了对他的爱,你是在验证,他是否爱你,而不是在验证你是否爱他。”

 

Clair坦荡的不像是Thor的影子,更像是他的引路人。他从那日在Lok床上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大概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不然怎么敢与一个神袛发生关系,还对他抱有强烈的爱意。就算是一见钟情,也不该如此的强烈。

 

他是Thor最爱Loki的那一部分分支,而他的主体却还没有发现。

 

你迫切的希望他和你交流,融入你的交际圈,明晓你的良苦用心,是因为你爱他。你发现他对你同样的欺骗,背叛后的愤怒,也是因为你爱他。

 

你不肯直视这份感情,才将一切都变得一团糟糕。

 

爱便爱了,骗便骗了。

 

在这种从来就不会公平的感情事里寻求公平是多么可笑,你连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又如何信誓旦旦的去当阿斯加德的王。

 

你以为你开智了,其实不然,你只是可笑的利用他的感情,将其打碎之后又妄想粘连起来。

 

雷霆之神,你的愚蠢,一如既往。

 

Thor回到阿斯加德,去梦之源替他寻找Loki梦境的神终于回来,他剖开了一百七十九只噩梦里蕴养出来的恶魔的肚子,又杀死了了五十六只梦精灵,还有跳进翻滚的梦河里七七四十九天,终于找齐了谎言之神的梦境碎片,并将它拼好,拿来进献给君王。

 

那是一个足够绚丽多彩的梦境,散发着蜜糖般的光泽。

 

Thor将其放在枕旁,在夜晚的时候神经与其相连。

 

梦境里面他们一起长大,一起学习,锻炼。他们一起去雪山斩杀过雪怪,一起去熔岩河畔摘取过火草,战斗时交与对方自己的后背,一个眼神就能将生命尽数托付。他们一起嬉戏打闹,在篝火旁肆意饮酒欢笑。

 

Loki将酒杯砸进火里使火焰更旺,他就与他同享自己的酒杯。Loki起身围着火堆与女神一起跳舞,他就也挤进去加入他们。一直到夜宴尽兴结束,他们才互相搀扶着摇晃回宫。

 

Odin将权杖交于他两人一起执掌,他负责边境防卫,Loki负责经济运营。漫天星辰的光洒落,一下子破裂如雨,那是一场奇观,他在奇观下细细亲吻他的亲人与爱人,Loki。

 

神挣扎着从梦里醒来,眼角的泪湿润整个枕头。

 

那些都不是真的,温馨和美的梦境,是谎言之神对自己撒的最大的一个谎。

 

在他们成年之后他们就没有相互信任的并肩战斗过,他用武力,Loki用魔法,出来不商量,也不会眼神交汇,每次结束之后,还会有同伴关切的问他“谎言之神是不是又暗中动作,使你吃苦。”

 

Loki也从来没被邀请参加过篝火晚会,与女神跳舞至深夜的只有他和勇士,回去时也是宫人搀扶醉醺醺的他。

 

阿斯加德在高处,星辰其实都在他们脚下,昼夜交替是用魔法实现的。

 

所以他们没有一起看过流星雨,不曾有过亲密的吻。更没有平等的享受过权利。

 

Loki曾经和他说过“我从来都不想要王位,我只是想要和你平等。”不信,和他打了一架。然后因为Odin的否定他直接松开手,掉进彩虹桥下的万丈深渊。

 

谎言之神也对自己撒谎,以为自己总有一天会被承认接纳。

 

 

 

Thor顿觉呼吸困难,抓着胸口的衣服胡乱撕扯,窗外响起雷霆。原来那个任性不顾别人感受的人竟然是他自己,一厢情愿的劝Loki多融入他们。

 

他从来不考虑谎言之神的名号在别人心里代表着什么,在Loki心里代表着什么。就这么愚蠢的,把Loki从自己的避风所里拉出来,让他承受其他人对他谎言的猜忌,谩骂。

 

他对别人说这是他弟弟,唯一的弟弟。但这只是让他们的谩骂从明面,转移到了背地。

 

Thor用凉水冲干净自己的面颊,去找胡子及地的智者,总有办法,能够找到他的Loki。

 

他要对他承认自己的爱,并跪在他面前向他道歉,纵使那些歉意不会被接受。

 

 

 

 

那股被监控的感觉突然而生,Loki不自在的坐直身体,推开靠在身侧的美人,皱着眉头四处打量。

 

“小把戏,不用紧张,我的朋友。”

 

Grandmaster手一挥,就掐断了那不知何处的视线,回给Loki一个安心的笑容。

 

虽然平常看起来毫无底线也极不靠谱,但他好歹是一个古老的智慧种族,力量让人无法想象。

 

但Loki隐隐觉得那是Thor,Thor在找他。

 

该躲么?

 

Loki还在犹豫,天空就雷声大作,觉醒雷神之力的Thor非往昔可比。在惊雷之中,现身于Loki面前。这是。他们半年来的第一次直面,Loki挺直身体站在那里,高昂着头颅看着他曾经的哥哥一步一步走向他。

 

Thor每走一步,惊雷都在他脚边炸开,这个出场方式过于酷炫,他知道,但是不这样就会有不少喽啰要来拦他,他不想废这个时间。

 

Grandmaster 想要替他的朋友解决这个麻烦,被Loki摇头拒绝。

 

在神域之外的地方,Thor并不是君王,无权给任何一个人下达命令,哪怕曾经他的手下败将。他已经被阿斯加德驱逐,所以Thor不在是他的王。

 

Loki将背挺的更直,面无表情的看着Thor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然后单膝下跪。

 

“我来像你道歉,my brother,我为我过去那些对你的误解和猜疑道歉,我为我对你的欺骗道歉。”

 

“你不必这样。”

 

“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我愿意让你在我身上,将你所受的委屈和伤痛,一并讨要回去,哪怕付出生命。”

 

“你不必这样。”

 

无论Thor怎么说,Loki都是回他“你不必这样”,你现在是胜者,是王,不必要向任何人道歉,也不需要向任何一个人低头。你无需愧疚,无需悔恨,无需得到任何一个人的原谅。

 

因为无人可以责怪你。

 

Loki垂眸,翕动的黑色睫毛在他下眼睑上投射出灰暗的影,让那双翡翠色的眼眸看起来比以往深沉。Thor微微仰头看他,光把他蓝色的眼眸照的很浅。

 

他们都已经不是原先那样了,原先的关系无法弥补,往后的关系还需考量。

 

“Thor,你不必,如此幼稚的用自己的性命去威胁别人,去得到别人的原谅,你不需要这个。”

 

Loki的话让Thor的心如石头沉入大海,Loki已经不在意他的想法,他已经和那些嘲笑过Loki的众神一样,在他眼睛里变成茫茫众生中的一个,无论是谩骂还是夸奖,Loki都丝毫不在意,甚至劝着他学会君王之道。

 

“你现在是王,不应该做这种无谓之事。”

 

Loki微微欠身扶起Thor,在Thor站直之后立刻松开手,表情冷漠的如同约顿海姆常年不会化的冰雪。Thor从身后抱住他,他也不挣扎。

 

“放开吧,Thor。”

 

放开吧,Thor。

 

之前是我放不开,但现在我放开了,你来的太晚太迟了,我已经不需要了。

 

“Loki,你明明还爱我。”

 

“您不觉得,这句话很可笑么,爱你的人或神众多,何必要求谎言之神的承诺。”

 

谎言之神的承诺从来都只会是谎言啊。

 

Thor的手被Loki推开,呆立在原地,看着Loki和grandmaster远行。相比较第一次在萨卡的待遇,Thor这次的待遇好得多,没被抓起来当宠物扔到竞技场,也没被按上什么可以控制神经的小玩意。也许是因为他现在变强了的原因。

 

Thor待在萨卡不走,想尽一切办法找Loki说话,但对方只是从开始的劝他回去变成了最后的无视。

 

“Loki......”

 

“我这里今天来了个新鲜的货,要看么?”

 

“好啊,希望不比上次那个差,上次那个就活了一个星期。”

 

“肯定不会,走吧走吧。”

 

Loki再一次无视了Thor,被一脸兴奋的grandmaster拉走,笑着和他去看传说中的“新鲜货”,然后两个人在竞技场旁边下注喝酒,恶作剧。变蛇的恶作剧玩了几百次他们都不嫌腻,在grandmaster的改良下,Loki的蛇已经从单一的绿色变成了五颜六色,估计再过一段时间身上还能闪着霓虹灯光。

 

仙宫的消息一条接着一条传过来,催促着他回去。可Loki这里却毫无进展,Thor不甘心的看着Loki的侧脸,他竟然对着grandmaster笑,那种轻松的笑。

 

不用刻意伪装,这里的人能接受他的身份,接受他的谎言恶作剧和小把戏。反正大家都不是好家伙,想如何尽兴便如何尽兴。

 

其实他有许多种方法强行带Loki回去,但是这又和之前的他有什么两样。强硬的做他不喜欢的事情,还感觉自己是在为他好。

 

Thor感觉自己愈加痛苦,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心脏绞痛,但他不得不暂时告别,去处理仙宫累积的事物。

 

Thor和Loki道别,然后俯身亲吻他的额头。Loki没有动作,也没有表情,只是和他说再见。

 

或许他希望的是再也不见。

 

 

 

 

 

“其实你心里不是没有感觉的是吧?”

 

确认Thor离开后,grandmaster一脸八卦的凑到Loki旁边。八卦也是无聊人生的一大娱乐事项,grandmaster的血液因为八卦而流动迅速。Loki白了他一眼,问他怎么看出来的。

 

“我可是一个古老的智慧种族,没有什么能瞒过我的眼睛。”

 

Grandmaster翘起兰花指,一副准备听故事的样子。在他的心里,已经想好了Loki小可爱和雷人的一百零八种故事版本,没有最狗血,只有更狗血,几乎用了九界里所有被使用烂了的故事模板。

 

Loki当然不会满足他的好奇心,只是优雅的掸掸衣服然后起身,丢给他一句无聊。

 

于是当晚Loki的晚饭,每个盘子上都有闪电的图标,还画上了两个小人,一个有尖角一个有闪电。如果不是特征够明显,这种灵魂画风根本猜不出来是什么。

 

Grandmaster说这将会是Loki永远的御用餐具。Loki选择性无视那些图案,享用食物享用的从容不迫。

 

“哎呀你和我说说呗。”

 

被无聊和好奇折磨的抓心挠肝的grandmaster凑在Loki身边,非要他说说和雷人的恋爱史。

 

“已经过去了。”

 

“你要真没感觉,他能在萨卡待那么久?”

 

“没有挽回的余地。”

 

“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受的这些伤害还少么,就这个都受不了。”

 

Grandmaster拍拍Loki的肩,被后者拍开手,唯独他对我的伤害,我不能忘记。也唯独他的道歉,我没办法不原谅。

 

他现在对Thor说不上爱恨,但也不是毫无感觉。

 

只是他不想再回去,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

 

印有闪电标志的餐具被换掉了,满足过好奇心的grandmaster转头就将这事抛与脑后,又全身心投入到竞技场上。顺便他今年的生日也可以筹备了,他决定要比去年的更隆重一点。

 

“年年过生日,你还不腻啊。”

 

“仪式感,仪式感,我最喜欢仪式感。”grandmaster双手做撒花状,并承诺Loki会在他的生日给他一份大礼。Loki不明白他的生日为什么要给自己准备大礼,不过随他高兴,grandmaster做事从来不讲原则。

 

Thor回到阿斯加德之后就再也没有过来,发现自己心里可笑的期待时Loki无奈的笑笑,这么多年的习惯了。他习惯偷偷的思念Thor和frigga还有Odin,因为明面上的思念会显得他虚伪。

 

 

 

在拆开屋子里巨大的箱子后,Loki才明白grandmaster承诺他的大礼是什么,被五花大绑的Thor在笼子里昏睡,笼子上还贴着“是你的了”的纸条。

 

这可算不上什么大礼,Loki坐在笼子旁边,等Thor自己醒来,他可没有什么力气把他从里面弄出来。

 

“brother,我从未责怪过你,只怪命运之神执意对我如此,非要给我冠上这样的称呼,非要安排我充满猜忌的命运。我不得爱恨,不得悲喜。亲人远去,没有朋友。我爱你,可也仅此而已。”

 

“它可以不止于此。”

 

早就醒来的Thor沙哑着喉咙,在Loki身后出声。他早就来到萨卡,却被grandmaster抓住关了起来,落到这样的情景。不过若非这样,Loki也不会和他说这些交心的话。

 

“它最好止于此Thor,回去阿斯加德吧,那里需要你。”

 

“你和我一起回去,我需要你。”

 

“你忘了,是谁亲手将我放逐的么?”

 

“我可以收回。”

 

“可以轻易收回自己命令的君王,如何让人信服。”

 

Loki打开笼子,侧身示意Thor出来,他还他自由。

 

 

评论(49)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