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想要睡到爱豆露(十)

给摄影师加头牛!

差不多都成了!上课真的无聊。

——————

想要睡到爱豆露十

宿舍的整洁出乎意料,洛基本来已经做好了推开门接受扑面而来的淫靡气息和满地套加上一片狼藉的心理准备,甚至还加上了床会塌的设想。

但是没有。

一切干净的可怕,甚至空气里还有香水的味道,闻起来应该是刚喷的。

不过这一切恰好欲盖弥彰,让人有更多想象空间。

洛基揶揄的瞥了一眼穿戴整齐的巴基。后者大喇喇的斜靠在史蒂夫被子上,一点不脸红。大家都是成年人,该懂事了。

史蒂夫早起收拾屋子然后买好了早饭,只是他没有巴基那么淡定,在被洛基看的时候耳朵根都是红的。

“啧,捯饬好了,下午有个小访谈。”

不轻不重但是故意成分十分明显的拍了一下巴基的腰,洛基在巴基怨恨的眼神里笑的猖狂。

一时成为摆设的索尔只好坐到他的桌子那边,看着巴基和洛基互动。

说不羡慕史蒂夫都是假的,但是他不知道洛基是这么想的。洛基有时候看起来像是和你调情,但是他大部分时候都不太理人,没有表面上那么容易亲近。

只有真正走到他心里,被他接纳,他才会和你交心什么的。

索尔渐渐的看着洛基的后脑勺出神,直到洛基在巴基的提醒下转过头来。

“傻子你看什么呢。”

“我,我没看什么,我去洗澡!”

慌乱之中索尔匆忙抓了条毛巾准备去洗澡,走到一半又退回来了,因为他抓的是洛基的毛巾。

……

经历一番折腾后,索尔才成功进到盥洗室,期间还因为史蒂夫拖的地没干滑了一跤,在偶像面前丢尽了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么狼狈,在洛基面前他就蠢的无可救药。

但是洛基是怎么想的呢?

索尔直接用热水照脑袋冲,没有注意到门在中途打开了。

“洛基?”

“往旁边去点。”

不着一物的洛基把索尔往旁边推,十分坦荡的在他面前洗起头发来,索尔的口水吞咽声快要盖过水声了。

“你你你……”

“等会有课,你洗的太慢了。”

“我……”

索尔的语言系统似乎是彻底短路了,他现在脑子里只剩下了自家爱豆的肉体。

不行,索尔,这个是你的偶像,不能有非分之想!

努力的让自己清醒点,索尔强行扳着自己的脑袋转到另一边去,用背对着洛基。

暗示如此明显还没有让对方明白的洛基皱起眉。

“你是个直男?”

“不是啊。”

“你不喜欢我?”

“不。”

“……”

洛基转到索尔前面,在发现他明晃晃的起反应了之后才吹了个口哨。

“洛基……”

索尔有点羞赫,你偶像发现你对他勃了还对你吹口哨,这个场景就是狗血小说都很少敢这么写。

但他们的故事就这么写了。

接下来的事情一如巴基和史蒂夫,但是在最后一刻洛基推开了索尔,然后洗洗身子走了。

“我真的有课,你自己解决吧。”

留下索尔捏着自己小兄弟表情复杂。

“你们很早就出道,至今一直红透半边天,对此你们有什么想法么?”

“感谢各位的支持和喜爱,我们会越来越好的。”

“那你们近期参加这个节目……”

“……”

节目访谈blablabla

由于他们参加的是一类校园体验节目,所以地址安排在了宿舍,史蒂夫的勤快派上用场。他们这个宿舍在男生中算干净的了,除了那糊满墙的海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节目组特地搞的背景墙。

洛基和巴基对这些访谈问题的套路可谓是熟的不能再熟,游刃有余的在其中打太极。

两只金毛就当背景板,尽力的减少自己存在感。

因为这几期节目都有他俩的原因,他们现在也算小名人了,甚至还有强烈要求他们也组团出道的。

但是他们组团,除了史蒂夫还能画画外,能干什么,秀胸肌么?

对此海拉冷笑一声,人家回去继承家业呢,出什么道。

对,当年海拉和奥丁闹翻就是因为财产继承的事。当然不是因为奥丁重男轻女,而是奥丁想让她全权打理那些乱七八糟的。

自由的海拉不想被束缚,所以就打包离家出走了。

这么多年奥丁都没有找她,气。

索尔也没有,更气了。

“据观众反应,你们和你们的舍友CP感很强,你们对此怎么看?”

“躺着看吧,你们可以随意开脑洞,我支持你们的幻想。 ”

“怎么说……”

“有些问题,不应该问太多哦。”

洛基眨了一下眼睛,手指竖在唇边,模样古灵精怪的,巴基配合的点点头,摆了一个用拉链拉住嘴动作。

主持人被他们逗笑,所以也就中止了这个话题,摄影师机智的在他们开始笑的时候把镜头转向了索尔那边停留了一秒。索尔和史蒂夫刚好在看着自家偶像,双眼含笑。

摄影师加鸡腿!

评论(5)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