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叉泽】这泽莫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完结章)

成功成为第一个让叉泽生孩子的人。

骄傲,以后可能会有带孩子番外,坑-1,舒爽。

孩子名字是群里投票的结果_§:з)))」∠)_

因为感觉孕妇真的很需要照顾,所以写的温柔了点,毕竟也不能大肚子搞事嘛。
——


被印着复仇者标志的飞机接到瓦坎达,特查拉在看到泽莫的时候表情复杂了一下,虽然托尼那边早就联系过他。现在托尼和苏睿两个人经常交流技术,天才与天才的交流几乎让人插不上嘴。

苏睿答应了托尼把泽莫放进来养胎,他也只好同意,毕竟要当一个好哥哥不是。哥哥当不好的下场可以参照雷神索尔。

挺着大肚子的白种人无疑成为了瓦坎达的焦点,此刻的泽莫就像是一个珍稀动物,接受比上次过来收到的更多的眼光。

朗姆洛有点占有欲作祟的揽住泽莫,把他往怀里带。

“你走慢点。”

泽莫小声的责怪他,九个月的肚子坠着可不是想怎么走就怎么走的。朗姆洛歉意的停顿了一下,然后直接横抱起了泽莫。

随众人一道来的山姆觉得这一切都刺眼极了,不知道托尼为什么会有趁这个机会带他们出来度假放松心情的想法。

是这个年头太平久了么?

泽莫把头偏了偏,脸埋到朗姆洛的脖子里。交叉骨这种过于亲密的动作让他脸红,但是又忍不住心里面某个角落像一只鸟儿在抖动翅膀,欢呼雀跃。

自从上次的事情过后,他们的相处模式明显改变了。恶俗一点来说就是,他们看起来像是一对新婚小夫妻。

不过他们除了没结婚证之外,好像一切条件都具备了。

“well,我居然有一丝激动。”

托尼看着在给泽莫做检查的苏睿,史蒂夫被巴基拉去看他以前在这里养的羊去了,娜塔莎和班纳也不知所踪,索尔现在在神域照看他说着是alpha但是不知道怎么怀孕了的弟弟,所以这句话是和猎鹰说的。

“我可没有感觉,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你们真闲。”

山姆并不感觉九头蛇多一个小继承人是什么好事情,尤其这个继承人还是他们这些正派人士看着孕育出来的。

复仇者一个个整的比九头蛇还关心这俩。

“检查结果还不错,保持良好的心情,这两周里任何一天孩子都有可能出生,我会给你们准备好东西,你们也要准备好。”

苏睿收起仪器,朗姆洛把泽莫从悬浮着的检测台上抱下来,低声和苏睿道了个谢。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哥想必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住处,安心待产吧。”


“摸摸这个?”

巴基抱了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羊羔到泽莫身边,他们俩一个曾经被洗脑命令支配,一个被仇恨支配。按道理他们应该是仇敌,但是这世上哪有绝对错误和正确的事情。

泽莫抱着肚子靠在树下的样子让他看起来毫无伤害,于是巴基就过来了,也许是同为omega的慰问。再说了,真正打起来,泽莫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活蹦乱跳的小羊脑袋蹭到泽莫手上,柔软的感觉让他眯起眼笑了下,巴基索性坐到他旁边,替他抱着羊,让他肆意的摸羊毛。

“谢谢。”

这是他从下定决心要复仇以来第一次说这两个字。原来这世上还有一些温暖,等着他。

“你不是一无所有。”

巴基开口,就像他有史蒂夫一样,泽莫有着朗姆洛,还有即将出生的孩子。

“嗯。”

泽莫把小羊羔摸得咩咩叫,抿起嘴角微笑的时候让他看起来温柔极了。

朗姆洛靠近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史蒂夫伸手把他拦住了,让他在远处看着。朗姆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怎么放心让巴基和泽莫一起,不担心他再次洗脑巴基么?

“他们两个,都应该和别人多做做交流,没有那么可怕的,巴基已经不是冬日战士了,泽莫也应该因为什么有所改变了。”

史蒂夫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朗姆洛,然后放他去找泽莫。

看见朗姆洛过来,巴基识趣的起身,还顺手抱走了羊。

“朗姆洛。”

“嗯。”

“没事我就喊喊你。”

“……”

由于瓦坎达先进的技术,泽莫生产的时候是真正的无痛,没有想象中撕心裂肺的叫声就把孩子生下来了,这让做好了准备的朗姆洛小小的失望了一下。他还是挺喜欢泽莫在脆弱的时候依赖他的。

孩子是一对漂亮的异卵双生子,一个有着和泽莫一样的栗金色卷发和朗姆洛一样的姜黄色眼睛,一个有着乌黑的头发和棕色的眼睛。总之,在两个小家伙身上,他们父母的特征明显极了,还是结合的那种特征。

就是很可惜两个都是小男孩,其他人还对龙凤胎期待了一下。

“反派生孩子你们这么上心干什么?”

“难得新鲜事嘛。”

“孩子要叫什么?”

没有人理山姆的疑问,都兴冲冲的围过去看宝宝七嘴八舌讨论名字,这群alpha也许是真的闲的,人家父母还没起名字你们凑什么热闹,山姆选择去外边看看犀牛。

朗姆洛守在泽莫旁边,据说生产后醒来发现自己alpha只顾着看孩子的omega可能会有产后抑郁症。虽然泽莫不是普通omega,但是鉴于他有过孕期焦虑症,朗姆洛还是不敢马虎。

此刻他简直是一个五好alpha,身上一点看不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九头蛇的影子。

“孩子名字要叫什么?”

“随便起两个。”

“这是你亲生的么……”

“折腾我这么久。”

泽莫语气里带着小小的抱怨,去看放在他旁边的小娃娃,包在布包里小小的两个,和小羊羔一样柔软,闭着眼睛正在沉睡着。泽莫戳了戳新生儿柔软的脸,又摸了摸他们的头发。

“格兰特(grant),乔格(George)”

“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黑头发的像你,叫格兰特,像我的叫乔格。”

“明明都是像我俩,还有这个名字莫名熟悉?”


当然熟悉,格兰特是美队中间名。

多年后,泽莫终于袒露了在索科维亚事件之前他最喜欢的复仇者是美国队长这件事。

评论(18)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