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锤基】归途 (一)

为什么写这么慢呢,因为感觉一章两千字太少了,在挑战一章五千。

加上了不少私设,各种神话里拼一拼加上自己瞎起的,不要太较真。

注:Clair是Thor在人界的影子,是一篇我情敌居然是我自己的狗血文。具体设定会在后文一点点揭露。

序章
------

你是我心口默念的归途,逾越生死得不到的救赎。

---

 

 

睁眼醒来,眼前是刺目的白色光芒,Loki不得不伸手挡在眼前,才避免他脆弱的眼睛流出泪水。

 

“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加上肯定的语气,Loki恍然觉得自己又在做梦。这次的梦,会比上一次的还要荒唐么,哥哥?

 

但他很快发现这不是普通的梦,因为他的梦里,可不会有中庭的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Loki翻身坐起来,打量这个普通的小房间,普通的格局,普通的装饰,普通的被子,和普通的人类。这是地球上再常见不过的一间小屋,但是Loki在看到床侧坐着的人的时候还是怔了一下,Thor,这个名字在他胸腔里跳动,就快要冲破喉咙吐露于舌尖。

 

不,Thor不会在这里,他应该在阿斯加德,处理那一堆君王该处理的事物。

 

可这个人,面容和声音又是和他的哥哥一样,甚至偏过头傻里傻气的看他的样子也是如出一辙。

 

这是什么高明的梦境,Loki在指尖汇聚魔法,绿色的光芒充斥房间后又恢复原样。只有坐在床上的人类目瞪口呆,以一种惊讶到不能合嘴的夸张表情看着他。

 

“你你你......”

 

“什么时候你也学会表演了,还想从我这个一无所有之人身上得到什么呢,我亲爱的哥哥?”

 

Loki不相信中庭会有这么像他哥哥的人,哪怕他表现的再好。但是他又犹豫,已经得到一切想要的Thor,又怎么会分出精力来再管他这个手下败将。无论他做多少次恶作剧引起他的注意,犯多少次错误惹他生气,甚至使用眼泪博取他的同情。他都是片刻之后,又把注意力集中于其他事物上,甚至去森林里花三天追一只白鹿,也不愿花三个时辰陪陪他。

 

“你在说什么?你,不是人类?”

 

人类试探的开口,手指还带着极其逼真的颤抖。Loki以为这是他哥演艺技术精进的表现,他掐住人类的脖子,把他从地上提起来,直到对方挣扎着蓝眼睛里沁出泪水才把他扔到地上。

 

“咳咳咳......”

 

那个极其像索尔的人类在地上摸着脖子蜷缩成一团猛烈的咳嗽,Loki低眉看了他一眼,转身毫无留恋的消失。

 

Loki出现在马路中央,刚好是红灯,他身上还穿着在神域穿的那身标志性衣服,一时间尖叫声和刹车声刺耳的响成一片。他的昔日形象还留在人类心中,Loki看着那些蝼蚁有的惊恐的逃窜,有的跪地哭泣,还有的大声呼救。

 

别这样,我又不是什么毒瘤不是么。

 

好吧,我的确是。

 

Loki抬脚往旁边走去,在斑马线上仿佛他成了一个遵纪守法的好神。只是他刚刚第一反应是就地大喊开启彩虹桥,但是却忽然想到他已经被神域驱逐了。

 

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家,但其实心里还是小小的眷恋阿斯加德。毕竟他在那里成长。

 

“你在这里。”

 

长得像Thor的人类从旁边冲出来,抓住他的肩膀,脸上带着足够真心实意的关切。Loki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他不知道他是谁么?

 

“我是Loki。”

 

“我知道,我是Clair。”

 

Clair拉着Loki到马路对面,找了一颗足够健壮的梧桐树替他们挡去正午的晃眼阳光。Loki使了个法术把身上的衣服换成一套普通点的黑色西服。Clair不仅仅是长得像Thor,身高体型都和他一模一样,仿佛是Thor投射在人间的影子。

 

“你为什么对我如此上心?”

 

Loki意有所指的看着自己手腕上捏着的那只手,后者立刻松开。自己刚刚的动作应该是对神的亵渎,希望邪神不会生气的将怒火降于人间。Clair有点紧张的看着Loki,Loki从那双蓝色眼睛里看出一丝畏惧。

 

他不是他。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失望,他的兄长也经常用失望的眼神看着他,但是从来不会畏惧他。

 

“为什么不像他们一样?”

 

尖叫着大喊灾难来了,然后去寻求什么复仇者的庇护。

 

“我发现你时,你倒在我家门口.......”Clair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Loki一眼,确认他的表情没有变化之后才继续往下说,“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你,但是你看起来很痛苦,然后我就把你搬回去,嗯......然后你就醒了。”

 

“痛苦?”

 

“你眉头紧锁,体温很高......”

 

Clair咽了口水继续补充,但是他隐瞒了一点,他作为一个人类是没有办法治好一个生病的神的,他在半梦半醒间,看见一身影往Loki嘴里倒了点什么。然后Loki身上的热度奇迹般的消退,迅速的恢复。他不确定那是梦境还是现实,或许只是神的自愈能力。

 

Loki打断人类继续描述他的惨状,只是对自己明明身在梦之谷醒来却在中庭这件事搞不明白。不过眼前更有要紧的事情,Loki把目光转向Clair。

 

“我饿了。”

 

 

粗略算来,他应该是有整整八天滴水未沾,还不加上他在昏迷的时候。邪神一点也不感觉自己对一个人类喊饿是什么羞愧的事情,毕竟是他找上门来要照顾他的不是吗。说照顾应该不贴切,但是去他的语言合理性。

 

Clair立刻恍然大悟般的傻笑,环顾了一下四周就带着他走进最近的一家餐厅里。

 

这里的烤小羊排很不错,淋在上面的蜂蜜也让人食欲大振。Loki吃的有点急,因为他实在是饿了挺久,Clair忙不迭的将桌上的盘子和饮料往他这边推,末了还贴心的给他加上一份甜点。

 

这下Loki确认他不是Thor,Thor不会对他这么耐心,也不会这么贴心。

 

“还要么?”

 

Clair撑着头问他,和Thor如出一致的表情,只是淡蓝色的眼睛里是对他的柔情和耐心。

 

Loki摇了摇头,他不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还能在地球上有信徒,Clair对他这份莫名的关心让他心里不安。如果Clair长得没有这么像Thor的话,他可能早就将他掐死于眼前。但是他就是像,而且是像他梦境里的Thor。

 

那个荒唐的梦境,Loki痛苦的闭上眼。

 

 

“你还好吗?Loki?”

 

“别,别那么喊我,别喊我的名字。”

 

Loki开口的声音陡然沙哑,Clair是怎么做到连语气都和Thor一模一样的,尤其是关切的喊他Loki的时候。Thor的声音,Thor的语气就像深入他骨髓一样。

 

Clair伸手覆住某个正在逃避现实的神的额头,感受他皱起的眉头,颤动的睫毛。没有人教他这样做,仿佛是本能一样,他不希望眼前人不高兴。

 

可是在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关于Loki的任何片段,哪怕那次轰动世界的齐塔瑞入侵。

 

痛苦过后是平静,Loki拿开Clair搭在他额间的手,面色不虞的看向他。

 

“别轻易碰我。”你的一切都让我想起他。

 

“好......”

 

Clair收回手,感觉手心还留存着Loki的温度。

 

“我们走么?”

 

“去哪?”

 

“......”

 

Loki的反问让Clair顿住,他以为邪神总是会有去处,传说中的神域什么的地方。但是Loki只是盯着他的脸,自嘲的笑了笑。

 

“我已经毫无去处了,哥哥,不是你将我驱逐的吗,你忘的这样快么。”

 

“我,不是你哥哥.....”

 

“哦,我忘了。”

 

诡计之神收起脸上的嘲讽,立刻切换上另一副表情,眼睛里闪着要开始恶作剧之前的狡诈光芒,他冲人类开口。

 

“我没有地方可去,不如你收留我,反正你也收留了昏迷的我,想必是不介意清醒的我。”

 

Loki把求收留说的坦坦荡荡,他断定了Clair不会拒绝,对方当然也没有拒绝。他看他时眼睛里的光芒就在告诉他,无论他提什么无礼的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

 

所以这一定是一个梦。

 

Thor不爱他,那他就创造一个人来爱他。

 

梦境只有足够真实,才能让人感动落泪,在醒来时撕心裂肺。

 

不过他还有心脏吗?

 

 

 

“为什么?”

 

邪神今天的问题格外的多,他躺在Clair房间唯一的床上,印着幼稚花纹的被子压在他身下配上他高冷的表情有点说不出的违和。Clair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着手处理什么叫工作的问题,他是个建筑设计师。这是Thor这辈子也做不来的工作,他只会用蛮力去破坏挡住他的障碍物,而不会去设计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至少你这次,没有做出什么危害人类的事情。”

 

言下之意是感觉他无害了,才对他如此。

 

Loki突然从床上下来,赤脚走在冷硬的地板上,那冰凉的温度让他皱眉。在阿斯加德的他把自己养的很叼,房间地上铺满了绒毯让他随意走动。Loki拢了拢衣服,他刚洗完澡,穿着自己变出来的丝质睡衣。

 

“你是觉得我安全吗?”

 

暧昧的呼吸喷在耳侧,Loki身上带着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虽然买之前他说着嫌弃,但他还是用了。Clair的呼吸一滞,Loki从身后环着他的脖子,甚至放肆的要从侧面挤到他的腿上。

 

反正自己的梦境,可以为所欲为不是吗。

 

Loki终于心满意足的坐到Clair腿上,湿漉漉的头发蹭在对方脖颈上,他就像一只猫咪,不痛不痒的蹭着他的脸颊。

 

“现在呢,哥哥?”

 

“我不是你哥哥......”

 

“你可以是,因为这是我的梦境。”

 

修长的手指竖在他的唇前,指尖冰凉。Loki作势要亲吻他,Clair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只能紧闭上双眼。Loki在距离他的脸颊还有两厘米的时候停下来,呼吸喷在他的脸上。

 

“你讨厌我是吗。”

 

“我没有......”

 

Clair想为自己争辩,仅仅是半天功夫,恶作剧之神就搞得他心神不宁。但是Loki就那样干脆的推开他,重新回到床上,命令他出去,伟大的邪神需要睡觉。

 

Clair答应了一声,抱着自己的一堆作图工具叮叮当当的往外走,他来回走了两趟,才把所有东西都带出去。然后绿色的魔法撞在门上,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并锁死。

 

 

 

 

 

 

 

“对于这样的结果,您满意么,我的殿下。”

 

Sif 站在Thor身后,那个曾经和她并肩作战的伙伴现在的背影更加宽阔,他站在王宫的最高处,握着金色的权杖,上面的装饰在星光的照射下反着光,那象征着王室的尊严。即使知道他看不见,sif还是弯腰行了一个礼,她明白现在的Thor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君王。

 

她奉命去询问heimdallr 罪臣Loki在下界的情况,并将重要的事情于夜深人静之时向他汇报。

 

宫人都传说女神sif 频频在深夜出入闪电宫,她是未来王后的准人选,但是谁又知道她只是来汇报那个曾经愚弄了阿斯加德所有人的邪神的近况的呢。

 

被亲兄弟的背叛导致君王变得多疑,现在他信任的也就他们几个。但是sif看的明白,Thor对Loki,永远藏着一种莫名的情绪。他不可能真正的恨他,但是他也不可能以自己以为的方式爱他。

 

Thor对亲人的执念到了一种发狂的地步,但是他所珍视的人却一个个离他而去,frigga、Odin、Loki......

 

他以为他对Loki只是这千年相处的舍不得,兄弟之情。

 

但是当他第一次亲吻Loki的时候,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变了。

 我们是否用了太多但是?

“殿下。”

 

“Sif,你是否也在心里嘲笑我,如此优柔寡断。”

 

Thor转过身,淡蓝色的眼睛在夜幕下锐利如鹰,让sif不敢直视的低下头。

 

“不敢,您是殿下。”

 

“当年那个和我一起喝酒猜拳的姑娘,可不会用如此恭敬的语气。”

 

“那时候,您还是王子。”

 

“我现在就回不去了么?”

 

“殿下,您现在有着管理阿斯加德的重担,我们亦会全力辅佐您。”

 

“罢,你去罢。”

 

Thor挥手,sif弯腰行礼之后离去。留新上任的君王在夜风里把自己吹到凉透,凉到再也想不起另外一个神的体温。

 

Fandral 向Thor进贡了一面明镜,由矮人打造的镜身上雕满精致的花纹女神像,精灵磨成的镜面光滑大如一块无云的天空。说是能够看见你想看见的任何人和东西,包括对方的一举一动。

 

Thor看见了Loki,他与人类Clair相处的还不错。

 

他看见Loki坐在他怀里,对他做那些在仙宫里对自己做过的动作;他看见Loki替他收拾桌面,就像替他收拾房间一样;他看见Loki对着他眨眼睛,还是一样的狡诈机灵。

 

人类Clair啊,你为什么,能够承受这些,仅仅是因为有着和神域Thor一样的体格和面容么。

 

莫名涌上心头翻涌的情绪应该名为嫉妒,Thor攥紧了镜柄,才忍住了摔裂它的冲动。

 

镜柄上的玫瑰枝叶支出的棱角使他冷静,他现在是君王,为何要嫉妒自己的手下败将,为什么要嫉妒一个被他下了驱逐令的罪神。可是当他目光落到正在Clair怀里撒娇的Loki时,他还是呼吸不顺。或许他嫉妒的,是那个自己。

 

这个认知让君王更加暴怒,不曾有过雷雨天气的阿斯加德响了一夜惊雷,吓哭不少婴孩。

 

 

 

“为什么拒绝我?”

 

Loki被Clair从怀里推开,有点不悦的蹙起眉头。怎么他的梦里面的Thor也这么讨厌,非要拒绝他。难道是他哪里不够好么,明明是他自愿爬上自己的床的。

 

也明明是他说喜欢他的。

 

“我,我不是您哥哥,邪神殿下我......”

 

Clair十分的不自在,他收留了一个总是把他当成自己哥哥的邪神,每天对方都想着办法来撩拨他,对他做那些无关紧要的恶作剧,说一些自带嘲讽的话语。Loki粘着他,腻着他,却是把他当成雷神Thor。

 

可他哪里是雷神Thor呢,但是Loki从来不听他的解释。有时候喊他哥哥,又有时候喊他蝼蚁。他固执的以为自己在做梦,而他是他梦里的Thor。

 

“您如此深爱您的哥哥,他知道么?”

 

忍不住的Clair曾经问过这样一句话,然后邪神的脸色大变,掐着他的脖子把他压在墙上,面容狰狞的问你懂什么,区区蝼蚁何来资格问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

 

这时候的Clair才知道Loki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不是Thor,只是一个与Thor极其相像的普通人类。

 

究竟是如何的伤痛,才让谎言之神对自己都说谎呢?Clair呼吸困难的看着Loki,窒息的感觉逼出他眼睛里的泪水,他再一次因为和雷神如出一辙的样貌而从Loki手下逃生。

 

“我不会永远这样下去的,不会。”

 

Loki盯着屋顶呢喃着,惨白的节能灯光洒在他脸上,照的他的脸呈现不健康的白。

 

坐在墙角的Clair看着这幅场景,心里突然没有来由的钝痛。那种感觉,就像有人在用刀刮磨他全身的每一寸骨头,痛到呼吸都困难。

 

可是他只认识Loki大半个月,感情应该不会如此深刻,所以他在承受另一个人的心痛。

 

那个人是谁?

 

 

 

闪电宫里的君王盯着自己手中的明镜,眼眶却渐渐发红。

 

 

 

 

评论(31)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