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锤基】归途(新坑预告)

挖坑的手微微颤抖,灵感来源于老萝卜干的填词同人歌《归途》点这里可以看到歌

设定为Loki假扮Odin被发现,但是当时Thor并没有太大的能力夺回王位,所以他采用了一种肮脏手段......

谎言之神很少说谎,他最多巧舌如簧从不坚定自己的立场,而雷霆之神却总是说谎,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也许是新文风的尝试,设定带上轻微的神话)

-------

 

 

我寻世间容身之处,如今大梦翻覆,存在皆为错误,恐是作茧自缚。

 

 

 

“Loki.laufeyson,我以阿斯加德正统君王之名,对你的欺骗,假冒君主之罪,处以惩罚,从今日起,你被放逐,永世不得踏进阿斯加德,九界再无你容身之处。”

 

金色的权杖敲击光滑如镜的地板,曾经的王子,现在的帝王,雷神Thor,对他曾经亲密无间的弟弟发布放逐令。因为他的欺骗之罪,因为他的背叛之罪,因为他的假冒之罪。剥夺他阿斯加德王子的身份,剥夺他Odinson的姓,剥夺他在金宫停留的权利。

 

Loki身上负着枷锁,沉默的站在大厅,对他的罪行供认不讳。他既拥有谎言和诡计之神的名号,行为做事就自然不辜负于此。

 

“你可同意这项惩罚?”

 

Thor发问,他坐在高高的王座之上,脚下众生都因为距离在他眼里变得微不足道,Loki的背挺的很直,波澜不惊的看着他,仿佛他不是这场戏的主角。那双绿色的眼睛,带着嘲讽和不屑,还有冷漠。小小的眼睛里,怎么可以装下这么多东西。Thor的权杖重重敲了一下,带着催促的意味。这场角逐,是他赢了。胜者可以对他的阶下囚进行合理的刑法,Thor忍不住有一秒觉得他的决定简直仁至义尽。

 

“鄙人同意,并对殿下的宽容感到感激。”

 

在Thor的耐心快耗尽的时候,Loki终于有动作,他破天荒的弯腰行了个礼,嘴里甚至吐露出感激之语。

 

显然,大臣们是希望Thor处死他这个罪人的,但是Thor留住了他的性命,只是对他实行放逐。

 

为何不感激他的仁义呢,高坐在王位上的君王不也为自己的大量而骄傲么?

 

锁链随着动作叮当作响,Loki感到肩胛骨传来剧痛,那是一个印记在成型,被阿斯加德驱逐的印记。这枚印记将伴随他直到灵魂消亡。

 

Loki挺直着后背,不让痛苦出现在表面,至少不让他狼狈的样子出现在Thor面前。

 

败者也有尊严不是吗?

 

在他假扮Odin执政的那两年,这些现在站在他身侧争相想着处死他的大臣不也是对他点头哈腰的么。如果是他赢了,那些处死方法是不是就会用在Thor身上?

 

无论是神还是人,都是一样。他们没有立场,只是看什么对自己有用。能保全他们性命的是基础,保证他们衣食的是良选,许诺他们荣华富贵的是上等。

 

但这也不能怪谁,生存本来就是本能。

 

Loki嘴唇挂着一抹讥讽,印记刻入骨头的痛感让他莫名的舒服,甚至想在彩虹桥上放声大笑。

 

枷锁在他穿过彩虹桥的时候掉落,由于新帝的宽容,他这个罪人还能最后一次用彩虹桥去到他想去的地方。

 

九界之中,再无你的容身之处,那么他又能想去哪。

 

看来我们的王语言学没有修好,说话总是前后矛盾。

 

他被送到了约顿海姆,寒冷的冰霜之地,也是他的本源之地。看着手掌上的皮肤在风霜的侵蚀下变成蓝色,奇怪扭曲的图案浮上表面。

 

冰霜巨人自然是不欢迎他,他对这块土地也同样犯下罪行。

 

“放心,我只是路过。”

 

他绕过冰霜巨人的聚集地,在寒天雪地里坐了一宿,冰雪覆盖在他身上,风将他雕琢成一个精致的雪人。还是会怕冷的,远离寒冷之后的霜巨人,再次适应这寒意。

 

Loki拍掉身上的冰雪,准备一路南行,找一个温暖一点的地方。

 

 

 

 

 

梦之源的尽头是梦之河,九界所有生物的梦境都会在这里浮沉,美梦、噩梦,相互交织在现实和噩梦之间。时间在这里被拉长又被压缩,Loki俯身在梦之河里捞起那些斑斓的梦境,然后又扔回去。他不是梦境的解读者,也不是一个爱做梦的人。

 

他只是,突然想看看自己三个月前的梦境。

 

那时候,可笑,天真的自己,做的梦想必也是可笑而又幼稚。

 

他蹲在河边太久,观看那些幻梦太久,导致他浑身僵硬,起身的时候头晕目眩,差点栽进梦之河里。

 

 

 

但他固执要找到自己的那一个梦境,哪怕眼前有无数次从梦境里滋生出来的怪物争相拖着他的胳膊把他往梦里拉扯。

 

无论是好梦还是噩梦,都是梦不是么。

 

固执的神袛找了快七天,才终于找到了那个如同肥皂泡一般,五彩斑斓的梦境,比其他任何一个美梦的颜色都要绚丽。他一把将其捏碎,把梦境的碎片洒落于恶魔之口。

 

只是捏碎的时候,Loki的呼吸停滞了一下,然后一滴眼泪跟着碎片落入梦之河里,使梦境组成的河水瞬间翻涌沸腾。

 

 

 

 

 

“我不开心。”

 

Thor解散朝会之后,步入自己的宫殿。坐在自己的床上,Thor却听到了他自己的内心:你不快乐,你感觉你正在失去。

 

失去?失去什么?

 

他已经拿回来了属于自己的一切,难道不是该说得到么?

 

他看向自己的床,那里铺着绿色的丝绒,枕头上还覆盖着鹿皮皮草,那是Loki放的。甚至现在到空气中,还留有一点他身上的味道。

 

Loki,是他的弟弟,他的至亲,却又是他的仇敌。

 

明明是他欺骗我在先,愚弄我的臣民在后,我为什么要为自己的决定而难过。

 

胜利的喜悦过后带来的却是无尽的空虚,Thor知道,自己撒了谎。他做出了和Loki一样下流的事情,他用他最不屑的手段,才拿回了王位。

 

可是Loki可以问心无愧的做这些,为什么他不可以。

 

Thor突然气极,撕掉绿色的床单和枕头上的皮草,连同肉眼可见的精致摆设一起,摔到地上,用脚踩踏。

 

但是他突然又想起来,昨天的Loki还躺在他的怀里,眨着狡诈的绿眼睛,用开玩笑的语气说要把权杖还给他。然后他们亲吻到一起,在床单上翻滚……

 

够了,Thor,别再想这些恶心的事情了,你和Loki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为了找机会拿回权杖而已!

 

伟大的君王突然响亮的给了自己一耳光,现在他已经不是那个轻易就被表面亲情欺骗的傻冒了,他吃足了亏,开始变得聪明多了。

 

“他在做什么。”

 

“在梦之河旁边捏碎他的梦。”

 

“将他的梦境带来。”

 

“这可能有点难办,因为碎片已经进入了那些怪物的肚子。”

 

“那就剖开他们的肚子。”

 

Thor狠厉的语气将还以为他是那个莽撞傻气的王子的勇士们和海姆达尔清醒过来,如今的Thor已经不再是原来的Thor。

 

他要背叛者Loki的梦境,那他们就是断头流血,也要找来,因为王的命令不可违抗。

 

海姆达尔可以看见九界任意的角落,他看见被驱逐之人沉睡在梦之谷,无数美梦从狭缝里延伸,把他缓慢的推向深渊。

 

大梦不醒,便为美梦。

 

 

 

 

 

 

 

评论(28)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