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最是套路得人心(六)

切黑盾预警,这个盾不是普通的盾,是乌漆墨黑的盾!

今天也是把握不好贾尼的一天,我只想让他们上床。

涉及cp:锤基。盾冬。ec,贾尼

-----------


 

 

“你去了哪里?”

 

贾维斯回来的时候面对的是满屋子的漆黑,托尼在沙发的方位出声。不知道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多久,贾维斯去摸墙上的开关,惨白的灯光刹那间充满整个屋子。

 

“我去为您处理一些事情。”

 

“我允许了吗?”

 

托尼在沙发上盘着腿,目光如刀。贾维斯从来不会瞒着他做事情,他甚至知道贾维斯是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但是他就是厌烦了,这层表面上的关系。他们之间有一层再明显不过的窗户纸,但是他怎么捅都捅不破。

 

每当他要放弃了,贾维斯的举动又会给他一点希望。等他再回去试探,那人又恭敬的轻轻把他推开。

 

“sir,您该休息了。”

 

贾维斯微微低头,他不喜欢这个人受到伤害,哪怕一丝一毫。可他又怕自己会伤害到他。

 

“即使被我误会,猜测,怀疑,你都不在乎是吗?”

 

托尼将杯子放到茶几上的动作像是在压抑火气,瓷杯与桌面碰撞的闷响表达着主人的生气。他知道贾维斯的来历,前国际特工,有着五花八门的特长,甚至他曾经潜伏在自己身边是为了杀自己。

 

“sir......”

 

贾维斯突然抬头,不明白托尼为什么这么问。

 

那些该断的他都已经了断了,他只是在排除着托尼身边的潜在危险。哪怕他要拿自己的性命当赌注,他也要在所不惜的保护他。

 

“我有时候真想知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留在我身边。”

 

托尼叹息一声,从沙发上起来,浴袍的领口因为他的动作而敞开,里面一览无遗。贾维斯的目光触电般的收回去,等托尼离开才回自己的房间。

 

一拳头打在软棉花上面的托尼十分郁闷,打电话骚扰查尔斯。

 

“我的天,你还让不让人睡觉。”

 

“他去找你,就是叫你家那位别插手?”

 

“嗯,不然呢,因为你这个,我还要出卖色相去约艾瑞克出来。”

 

“我有时候真搞不懂他。”

 

查尔斯直接侧躺着把手机贴在脸上,有气无力的和托尼通话。这俩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有什么的,偏偏就是自己不在一起,半夜还要折腾别人真是烦。

 

“我们没有人搞得懂你那位管家好么,要不你去找洛基帮你,他在牵线搭桥方面有一套。”

 

“他他妈不是个杀手吗?”

 

“兼职红娘怎么了。”

 

“......”

 

 

 

 

 

此时此刻,大半夜刷剧的杀手兼小红娘洛基狠狠的在电脑前打了两个喷嚏,摸了一下手机发现巴基还没有回来,通讯器也没有动静。或许任务成功完成,史蒂夫没有对他怎么样。洛基感觉自己有点熬不住了,把床上的东西都放到旁边的桌子上闭上了眼睛。

 

在他闭眼之后,小小的通讯器突然震动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停止了,他没有发现。

 

巴基说到底还是接了那个史蒂夫雇人杀自己的傻任务,因为酬金丰厚,还有拒接后果比较严重。史蒂夫明晃晃的在要求里写了,不接受这个任务就把他们的地址发给政府,并且亲自逮捕他们。这什么流氓任务,这是他认识的那个布鲁克林小子吗?

 

带着满腔幽怨,巴基还是上了路,走之前再三叮嘱洛基一定要注意他的求救信号。

 

了解史蒂夫的作息习惯,一般他在晚上会夜跑,跑完之后会洗澡洗衣服然后做一天的报告再然后就是收拾收拾睡觉。巴基躲避重重的监控和巡逻兵摸进了史蒂夫的房间,因为外边没有安全的地方可以让他耐心等待目标出现。

 

可是一直到十点半,史蒂夫都没有出现。

 

巴基在窗帘后有点不耐烦的动了动。

 

直到十一点多,房间门才被打开,巴基一下子清醒,赶跑瞌睡。悄悄地捏着装好消音器的手枪伺机而动,史蒂夫像是没有察觉到屋子里有其他人一样,从柜子里翻了睡衣,然后去洗澡。

 

巴基听着哗啦啦的水声,犹豫着要不要等他洗完。

 

最后决定还是让他洗完再上路,巴基把自己往墙缝的黑暗里塞了塞,确保史蒂夫亮灯后不会发现他。

 

但是他忽略了一件事,史蒂夫回来的第一件事为什么不是开灯,而是摸黑去洗澡。

 

窗帘突然被哗的一下拉开,巴基在黑暗里瞪大了眼睛。史蒂夫身上半点水汽都没有,他以为自己是黑暗中的狩猎者,没想到他只是猎物。

 

“好久不见,巴基。”

 

“谁他妈是巴基。”

 

巴基矢口否认,但是他今天没有带面罩,窗外微微透进来的灯光把他照的明明白白就是巴基。史蒂夫双手撑墙把他包围在自己给自己找的“安全”角落,让他体会到什么叫悔不当初。

 

史蒂夫像是一个耐心的捕鱼者,慢慢的收网,就是为了确保鱼儿在网里。但是巴基是一条暴躁的鱼,在史蒂夫进一步靠近的时候他跳起来,打开史蒂夫横在他胸前的胳膊,一个小助跑决定从窗户跳出去。只是史蒂夫反应更快,一个闪身拦在窗前然后抱着他的腰把他拽下来。

 

巴基用脚去踹史蒂夫,被躲开,而后史蒂夫锁住他的胳膊又把他摁回地上。

 

“你就这么不想见我吗?”

 

史蒂夫用腿压住巴基的腿,一边钳制他一边和他说话。他花了这么多年才找到他,说什么都不会放开他的。

 

“我们不是同一路的。”

 

“那你承认你是巴基了。”

 

万万没想到这是个套路,史蒂夫扯了绑窗帘用的带子捆住巴基的手,巴基从地上跳起狠狠踹了一下史蒂夫的腿,在跑向门之前又被抓住。

 

两人双双倒在床上,史蒂夫压在巴基身上。巴基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咬了咬牙去摸口袋里的通讯器,按了一下之后被史蒂夫发现扔到了地上。

 

“我很想你。”

 

史蒂夫看着巴基的眼睛,然后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崩,什么东西碎了。是名为理智的东西。

评论(27)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