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狼队】老狼也会吐花了(花吐症)

今天吃粮持续吃到玻璃渣和刀子,真是难受,然后想写个狼队……
结果名字起的欢脱写的却不欢脱。

琴:喜欢我的男人们都在一起了。

海棠花的花语是苦恋,我爱你但是不能说出口。(百度瞎jb选的。)

——————————————————————————————————————————————————

【狼队】老狼也会吐花了

  模拟战斗训练室

不明的暗红色灯光让一切都看起来不太清楚,机器人的脚步声和机械臂摩擦的声音在周围环绕,暴风女召唤飓风将自己升到半空,琴运用能力把面前的碎石块搬运到一旁,给了罗根一个眼神。罗根踩着堆高的石块,然后一个跳跃跳到了正在往这边迈步的机器人,擒住了它的脖子。
 
  “斯科特。”

  斯科特把琴拉到身后然后点开了眼睛旁边的按钮,红色激光烧毁了机器人,罗根拍了拍手落到地上。

  模拟出来的战斗场景一下子消失,暴风女拍了拍罗根的肩。

  “你和斯科特的配合真是越来越好了。”

  “是……”

  罗根看了眼斯科特,后者嘴角挂着一个大大的微笑,他的眼睛没有人能看见。罗根突然感觉喉咙里面什么东西在翻涌,于是他捂住嘴弯腰咳了下。

  “喂,你没必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吧。”

  斯科特气的有点想冲着罗根摘眼镜,看了他一眼然后吐了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又有点担心的看了看罗根,他才不是关心他,只是因为他是X战警的一大打手罢了。

  “罗根,你吐血了?”

  红色的不明物体躺在罗根的手掌心,殷红的像一摊血,但是并不是 ,罗根捻了捻,是片花瓣。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花?”

  “查尔斯应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斯科特的话比他脑子要快,过于急切的语速差点暴露他对罗根的过分关心,琴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罗根出了训练师就被一小队人马送到了查尔斯的办公室。

  “嗨,就是一片花,你们这样搞得我很紧张。”

  “可是你吐出来这种东西很不正常,难道你中午吃了院子里的花?”

  “瘦子你……”

  罗根刚要反驳斯科特他没有那种神奇的癖好,他是狼怎么都不会跑去吃花这种东西,可是他看了一眼斯科特后又忍不住的捂住了嘴。

“你特么是对我有成见?”
 
  “不是,我,咳咳。”

  更多的红色花瓣从罗根嘴里咳出来,因为有自愈能力所以他的嗓子会一下疼的不能呼吸一会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这两种感觉交替居然比当初注射金属到体内还难受。

  “算了算了,你们快送他去找查尔斯吧。”

  斯科特选择了从罗根的视线里消失,以免他把心肺都吐出来。罗根捂着嘴想开口和斯科特道歉,他真的不是讨厌他,可是谁知道该死的他只要一看见他就忍不住要吐花,他从来不和人道歉,但是对斯科特,不一样。

  查尔斯翻了翻桌上堆的一小堆花瓣,然后看了看捂着嘴一脸不自在的罗根。

  “罗根,我没想到你会得这个病。”

  “what,我居然会生病?”

“这是一个颇具少女情怀的病。”

  看着罗根一脸“我怎么可能会生病呢,我这么强壮我可是狼人我还能自愈”的表情,查尔斯笑着转了个圈,然后开口解释。

  花吐症,一个暗恋者才会得的病。暗恋迟迟不敢说出口,情愫就会在心里慢慢长成花朵,然后越来越多的涌出身体。这的确是一个颇具少女情怀的病,但患者如果得不到他暗恋的人的吻就会在短短几天内心肺衰竭而死。

  “不过你不会死,因为你能自愈。”

  罗根搓脸,那岂不是意味着他会一直这么吐花吐下去。

  “你暗恋的人是谁,直觉告诉我不是琴。”

  “别,别进入我的脑子。”

  查尔斯手按到太阳穴附近的动作让罗根吓得跳起来,还好他的反抗使查尔斯放下了手。

  “既然不会死就这样吧。”
 
  “海棠花的花语是苦恋。”

  罗根走到楼梯拐角处,看到斯科特和琴在房门前牵手,感觉喉咙里翻涌的感觉更甚了,他不得不捂住了嘴快速向自己房间跑去。

  苦恋,或许真的挺苦的吧。

  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对琴有感觉,或许确实是对她有过感觉吧,但是她的男友斯科特一直想方设法的阻止自己和琴接触,结果导致了他每天见的最多的人就是他。

  柔顺带着一点点薄荷味的头发,被眼镜遮住的半张脸,不大不小的鼻子下边颜色粉嫩的唇……渐渐的,这个情敌就挤掉了他心里琴的位置。

  他退出了关于琴的竞争,或许他一开始就不应该插足,斯科特和琴本来就是一对不是么,而且他想要得到的也不再是琴。

  斯科特和琴相配,他算什么。

  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磨磨唧唧了,罗根伸出爪子在桌子上留下一排排整齐的洞。

  “去他娘的,又不会死。”

  从罗根出现的时候,斯科特就一直在观察他,眼睛被挡住的好处就是无论他看哪里别人都不会发现,他看着罗根愣了一下然后迅速跑开。

  罗根就那么喜欢琴么,还有,那么讨厌他。斯科特抓着琴的手沉默不语,琴是他在泽维尔学校遇见的第一个人,也是除了教授之外对他最好的,能力刚刚觉醒的时候他惊慌无比,而与他同样无法控制自己能力的琴和他一起交流,一起学着控制。琴对于他来说,很重要。

  可是罗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只会用暴力的狼人挤了进来,每天都在他面前晃。每天嘲讽挖苦他,却又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把他拦在后边,打斗时又是那么信任他和他并肩战斗……

  “斯科特,斯科特?”

  “啊,琴,我刚刚说到哪了。”

  “你什么都没有说。”

  琴的声音把斯科特从自己的小世界拉回来,意识到已经拉着琴站了很久了,他有些愧疚,他不应该这个时候发呆。

  “罗根吐花之后你就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我只是有点担心他的身体,毕竟他那么能打,对我们来说挺重要的。”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他。”

  “他看见我就要吐,而且我们的关系你知道的。”

  “好吧,那我去看看。”

  “好……”
 
  琴走了,斯科特觉得这不是个好决定,罗根喜欢琴,琴在他生病的时候去关心他,那么他可能就此失去琴。

  但是罗根……

  “damn  it!”

  他什么时候满脑子罗根了!

  斯科特捶了下门框,结果力气太大门没锁紧,他一个踉跄栽了进去,好,这下心情更糟了。斯科特摔上了门把脸闷到枕头里。

  罗根得了花吐症的事第三天就传遍了整个泽维尔学校,虽然查尔斯没有说出去,罗根也尽力隐瞒,但他咳的越来越严重,不用看斯科特也能咳出一堆一堆的花瓣来,学生里总是有几个博学多识的人。

  “查尔斯,你不是说我不会死的么。”

  “对啊,但是我没有说他不会变严重。”

  “damn  it.”

  “我劝你尽早去表白,我可不想整个学校里都是你吐的花。”
 
  “不可能。”

  “那你简单的要个亲吻不行么。”

  “不行……”

  “那好吧,记得扫干净花瓣。”

  查尔斯摊了摊手,转着他的轮椅,他从来不强迫别人,罗根的心结需要他自己去解开。

  “琴,你听说了罗根……”

  “听说了,你是希望我救他?”

  “呃……”

  怎么可以劝说自己的女朋友和别人接吻,斯科特闭上了嘴,余光瞥过罗根捧着一堆红艳艳的花瓣。

  “海棠花的花语是苦恋,他应该是深爱着你,我……尊重你的选择。”

  斯科特把拯救罗根与否的决定交由琴来做,如果罗根为了琴甚至患上了会死的相思病,那他应该给琴一点选择,只是个吻而已。

  “斯科特,其实……唉,算了。”
 
  琴在斯科特的注视中走向了罗根,然后极快的碰了一下罗根的嘴唇。

  “琴?咳咳,抱歉……”

  罗根的咳嗽没有停止,这几天学校里的女学生甚至暴风女和瑞雯都打算怜悯的给他一个吻,但是他全部拒绝了。琴这个吻在他的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毕竟之前他明晃晃表示过要追琴。

  但是这个吻并没有用,也不会有用。

  罗根捂着嘴用力咳嗽着穿过走啦上了楼梯,看见了站在角落里的斯科特。他看见了自己和琴亲吻,估计又要讨厌自己多一分。

  “我想说的,其实是我的吻没有用,斯科特。”

  “为什么?”

  “他喜欢的是你。”

  “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不也喜欢他么。”

  琴叹了口气,敲了敲斯科特的额头。

  “别忘了我也会心灵感应,罗根不肯查尔斯看他的脑子,但是我偷偷看了他也没发现。”
 
  “那……”

  “祝你们幸福,罗根虽然不会死但是这样一直维持着也不好受。”

  “……”

  罗根强撑着上完了一节历史课回到房间,他的身体现在几乎每一秒都要被那些花瓣腐蚀然后再治愈一次,就像是在凌迟却又保证他的生命。

  突然一点薄荷气息扑过来,嘴上温热的什么柔软的像丝绒,胸中的闷痛一下子彻底消失了。

  “斯科特?”

  “罗根。”

  “你知道了?”

  “嗯,我……对你也是喜欢。”

  琴在第二天得知罗根的花吐症好了的时候就知道她做了件好事,不过喜欢自己的两个人在一起了,这经历听着有点奇妙。

 

评论(3)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