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铁虫】破产英雄 (六)

轻松向还是要带剧情啊,感情终于有进展了_§:з)))」∠)_




【铁虫】破产英雄 (六)

  “早安,kid”

  “你为什么还抱着我,现在几点。”

  “上午十一点半。”

  “what!”

  帕克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天杀的闹钟又罢工了,怎么才能在半个小时内收拾好自己穿越半个城区去富人区,靠飞么。不过,为什么托尼还躺在他的床上没有去倒腾他画的火柴人?

  “闹钟是我按掉的。”

  面对帕克的眼光,托尼大方承认自己的罪行,然后接住了扑过来的帕克,然后因为帕克过人的冲劲,两个人抱着一直滚到床下,还好狭小的房间阻止了他们滚的更远。

  “我都不知道你这么热情,一大早就想滚,床单”

  “你闭嘴,托尼!我的工作!”

  “好好好,我养你我养你。”

  托尼揉着炸毛的帕克,把睡翘的头发往下压。帕克就双腿分开跨坐在他身上,手还掐着他的脖子,不过没有用力,要是用力的话托尼.前.知名企业家.史塔克就要命丧于此了。

  帕克显然对托尼的安抚不领帐,一个每天需要和他窝在一张床上抢一块毛巾用的前.有钱人能拿什么来养他。

  “其实,我也不是彻底破产……”

  “嗯,你还有你的马克,话说我们在你家搞出那么大动静居然没有人发现?”

  “呃……大概是剧情需要。”

  “我可去你的剧情,我今天又没有工资,说吧,你这个不愿意吵醒我的贴心毛病是怎么回事。”

  反正迟到也迟到了,帕克自暴自弃的抓了抓头发,他已经好久没有剪头发了,蓬松的头发一直垂到脖子根,这在夏日又闷又痒。

  帕克爬回到床上,将毯子扯过头顶,难得的回笼觉时间可不能浪费。托尼也蹭了过来,不过被他踹开了。

  “hey,我以为你不会再踹我了。”

  “我又没说,你哪里来的错觉。”

  托尼摸摸鼻子,好吧,他以为这孩子接受他了,不过看情况好像并不是。

  “要不要我给你剪剪头发,乱的像一窝枯草。”

  “我可不相信你会剪头发,得了吧。”

  “别这样嘛,你得相信我。”

  “你全身上下哪里可信?”

  最终帕克还是从毯子里探出了头,这个让他心烦意乱的人呆在他身边,他根本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他的脸和他身上成熟男性的味道,托尼没有用香水的习惯,可对于他来说,托尼身上有一股让人沉迷的味道。

  托尼信心满满的按住帕克的头剪了一通,然后没有让帕克瞅见任何可以照见人影的东西。

  “哦,我的天,帕克你是加入什么时髦俱乐部了么?这发型像是早上被卷进烤面包机了。”

  阿憨身上挂着一堆装饰进来了,还带着一顶插了羽毛的名族风大帽子。惹得奥力和earl一同围观这个亚裔小矮人老板又整了什么幺蛾子。

  “什么,你这是要用来装饰万圣节的东西么,你是不是记成了复活节,你看看你自己弄的像个火鸡。”

  帕克当然知道阿憨在说什么,在他出现之前,自己的头发就已经被所有客人笑遍了,一下从餐厅小鲜肉变成了头发像狗啃的杀马特少年。想到就生气的帕克一回头狠狠的向托尼瞪过去。

  正在擦盘子的托尼手一滑,不过还好他接住了白色的瓷盘。

  “我感觉不难看。”

  托尼耸耸肩,那可是他剪头发剪的最好的一次,虽然他就给人剪过这一次。

  为了做点什么哄一下帕克,托尼拿过了阿憨头上的帽子盖到了帕克头上。一脸“瞧,这样就看不见你的头发了”的表情,然后成功让帕克把手里的小点心拍到了托尼脸上。

  “阿憨你为什么要说他的头发?”

  “我怎么知道他会那么在意,来把这些挂起来。”

  “月底是万圣节不是复活节,你真要挂这些?”

  “噢,好吧,希望我圣诞节的时候没有买错东西。”

  “帕克,宝宝,kid?”

  “不要和我说话。”

  帕克坐在冷库里,双手撑着脸颊,他现在心情极度糟糕,到底是什么东西进了他的脑袋他才让托尼碰他的头发。托尼蹲下来拉他,他往旁边挪了挪,嘟着嘴把头偏到一边。

  “好啦,我的错,我以为很简单的。”
 
  “我这辈子最大的错就是认识你。”

  “哎,你还小,还不能说一辈子,不过认识我一定不是什么错。”

  “信你才有鬼。”

  帕克嘟囔着,托尼的触碰在这个吹着冷气的冰库里异常的温暖。

  托尼把帕克的身体掰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后强忍着笑,但帕克还是看到了他上翘的嘴角,于是他扑了过去,揪他每天早上都要花半个小时护理的胡子。

  “嗷,我的胡子可是留了很久的,kid,帕克。”

  “我要扒光他们。”

  “嘶,轻点。”

  托尼抱着帕克撞到了旁边的货架,上面的东西滚下来,托尼伸出手臂护着帕克的头,帕克一手揪着他的衣服一手揪着他的胡子,因为力气太大揪开了托尼制服上的扣子。

  “别拔了小祖宗。”

  帕克趴在他身上乱动,托尼总感觉身上有什么部位在抬头,他伸手稳住帕克乱动的屁股,现在可不是一个什么好时机,而且还是在满是蔬菜和冷冻食品味的地方。

  “hey,为什么两个服务员都不在了,啊,哦”

  冰库门被打开又迅速关上,阿憨的声音又急又快,上班时间撞见自己的员工在冷库干一些说不清的事情该怎么办。

  “我,我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但是能不能,下班了再继续。”

  意识到发生什么了的帕克脸迅速涨红,该死的托尼,他松开拽他衣服的手,发现身下人看着他的眼带着笑意,还动了动腰身,让他感觉到什么物件的存在。

  “下班继续?喂喂喂,开玩笑,放下那个鲱鱼罐头。”

  “流氓!”

  帕克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摔门而去,脸红的像番茄,感觉自己走路都有点不顺畅,托尼的,呃,挺大的……

 

评论(9)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