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铁虫】破产英雄 (五)

没有人看也要坚强的写下去啦啦啦啦,自娱自乐.JPG

今天这个很甜了,虽然好久没更新了_§:з)))」∠)_

铁虫  破产英雄  (五)

  “你就把这个放院子里?”

  “那不然放哪。”

  看着托尼把盔甲直接放在院子里,帕克心疼的要死,那可是一套超棒的金属装备啊喂,怎么能直接扔在外边风吹雨淋,生锈了怎么办。

  “别担心,史塔克制造的东西不会生锈。”

  “那也不能直接放外边。”

  “emmm......你不会是想要抱着他睡觉吧。”

  “不是不可以,这套盔甲可比你本人帅多了。”

  “喂,我可以暖床啊,抱起来还是软软的,你居然喜欢我做的东西多过我。”

  托尼捏了捏自己的胳膊,想要和帕克证明他可比自己的马克三号更适合陪睡了。

  帕克当然没有真的和一套重金属盔甲睡觉,但他拿出了最好的床单把马克三号包住了,他可不想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它发出的反光闪瞎楼上的邻居,然后要因为马克和一群人解释。托尼本来就是个麻烦,这个盔甲更是个麻烦。

  “wait,你是不是怕别人发现我把他做出来了。”

  “看来你还不太笨。”

  “我可是十七岁就麻省理工毕业了。”

  “谁知道你的毕业文凭是不是买的。”

  “货真价实的好么 虽然那里一半楼是我捐的。”

  “那果然还是不可信。”

  帕克用毛巾搓了搓湿头发,准备回房间睡觉,这一晚上可真够累的。为了托尼翘了一天班,这个月全勤奖又没了,哦,前不久迟过到早就没了。

  托尼洗完澡回房的时候,看见早已睡熟的帕克,擦头发用的毛巾还挂在脖子上,身体微弯曲,留了一半的床出来,是给他的,身上盖的毯子也留了一半给他。托尼嘴角上扬,心脏突然就变得柔软。

  小心翼翼的把帕克抱到怀里,嗅着那头发上传来的一点点洗发水的味道,托尼也陷入梦乡。

  因为一晚上没来,两人再次到店里的时候,阿憨气的跳脚,为了更有气势,他站到了凳子上。可是他的教训不会有人听,奥力从上餐口伸出头来叫他小心他的腿,他的身高可经不起一次截肢,这话使得店里人哈哈大笑。

  最后阿憨生气的走了,帕克像往常一样给客户点菜。

  “hey,两天不见,真想念你的腿。”
 
  “这话你应该对女人说,怎么没有腿毛使得我和动物园里的猩猩一眼稀奇么。”

  这是店里的常客,帕克也就乐意停下来和他耍嘴皮子。

  “谁叫你的腿比女人的还好看,哎,我说,那新来的兄弟是你男朋友?”

  “怎么可能呢,那可是托尼,托尼.史塔克。”

  “哦,托尼,那个被股东辞掉的托尼?”

  “对,就是他,哈哈哈”

  托尼不满的看着帕克和别人说他的糗事说到笑哈哈,但是有客人来了,他要去招待。

  “菜单,自己看吃什么。”

  “小哥你好冷淡喔。”

  来者是个大胸女,看胸围就能猜出大概三十美元一晚上。显然是没有想到三流餐厅还有托尼这种长相的男人,大胸女托了托胸,向托尼摆上招客时的笑。

  Oh,shit.这种他饿死都不会看一眼的女人,托尼忍住把午饭吐出来的冲动催促他快点餐。

  “不知道,哪一道是用你的心做的~”

  好吧,他受不了。

  “奥力,出来,这里有人找你。”

  “什么什么,哦,美丽的小姐,精心为你烹饪的食物马上好。”

  “……”

  托尼直接转身喊了奥力出来接手这种垃圾,反正他来者不拒,大胸女一脸懵逼她还什么都没点。

  “hi,boys”

  苏菲穿着低胸装在门口出现,earl扶着他的眼镜对她的臀部进行赞美,惹得苏菲笑得花枝乱颤。

  “苏菲,好久不见。”

  帕克端了一杯果汁给苏菲,还拿来了店里特供的小蛋糕。

  “哦,帕克,你要知道,我刚去度假回来,我和我的新男朋友真是甜蜜极了。”
 
  “听到那个我很高兴,今天要来点什么呢。”

  “well,今天来点……慢着,那个男人是我的菜,噢,看样子是你们的新员工。”

  苏菲放在菜单上的手指停止滑动,她看到了柜台处的托尼,成熟,有魅力的男人,虽然餐厅的制服有点滑稽,但苏菲发誓她要沉溺在那双棕色的眼睛里了。

  “啊,我想我坠入爱河了,那迷人的胡子,噢。我可以要到他的电话么,帕克。”

  “看来是不行。”

  帕克往旁边移了一步,挡住苏菲的视线,他笑了笑。

  “那是我男朋友。”

  “喔,好吧,君子不夺人所好。可怜我的爱情又夭折了。来一盘伤心至极的凉拌蔬菜面吧。”

  帕克收了菜单去通知奥力,在路过柜台的时候他拿起给咖啡拉花用的奶油狠狠糊了托尼一脸。

  “kid!”

  托尼把粘腻的奶油刮下来,还有一些粘在他的面皮上,留下斑驳的白斑。嗯,这样丑多了,帕克点点头,转身去了冷库。托尼不明白帕克又是抽什么风。

  他拿自己和顾客开玩笑他都没有生气,反倒他莫名其妙生气了。这什么情况?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和他分享一张只有一米二的小床么。

  一直到凌晨两点下了班,帕克都是臭着一张脸不理托尼。

  “睡衣宝宝,帕克,你怎么了,吃了过期的面包导致霉菌长到了脑子?”

“嗯,差不多,是有什么坏东西进了脑子。”

  “什么?”

  “闭嘴,再说话就把你踹下去。”

  “说到底你从来没有真踹过,嗷!”
 
  “……”

  “WTF?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臭小子?”

  托尼从地上爬起来,帕克莫名其妙的不理他还把他踹下床,他脾气可本来就不太好,只是对帕克有点耐心,现在这点耐心都没有了。

  托尼直接抓住帕克的双手按在床头,用自己身体的重量钳制住他,逼迫帕克直视自己。

  “你放开我!”

  这个动作多多少少有点太过于亲密,帕克脸上染上红晕。

  “告诉我,到底怎么了,kid。”
 
  托尼的呼吸喷在帕克脸上,使得后者脸红心跳,目光闪烁。

  “你你你下去,放开我。”

  “先说怎么了。”

  “他们……都感觉你好看,想要……泡你。”

  帕克扭头把脸凑到毯子里,声音闷闷的。

  “就因为这个生气?你是不是吃醋了,宝宝?”

  托尼发出轻笑,惹得帕克回头看他,而他抓住时机在他脸上啄了一下。

  “睡觉吧,宝宝。”

  “你给我滚下去!”

  被亲了的帕克恼羞成怒,但最终还是在托尼怀里停止了挣扎,也没有再踹他。

评论(15)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