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什么都敢磕,什么都敢写,天雷滚滚,内外都黄,写的不好但是多,关注前谨慎思考。

充满暗恋的复仇者大厦(十)[多CP]



  训练了一天,帕克累的手指都不想动弹 ,洗完澡裹了浴巾就把自己扔在床上,盯着天花板看,他的大脑还在运作,他不可避免的想到一个人:托尼.史塔克。

  这几天刻意回避着他,不知道他怎么样,不过应该过的挺好的,自己只是他生命里一个微乎其微的过路角色,却妄想和他并肩战斗。

  就在帕克带着嘲笑自己自作多情的笑容闭上眼的时候,他的窗户被什么金属物件敲了敲,铛铛作响。

  谁?帕克坐起来,透过薄纱窗帘可以看到窗外有两个光点。

  “史塔克先生 你怎么会在这里。”

  拉开窗帘,是托尼,穿着盔甲扒在他的窗户上。托尼揭开面罩,冲三天没有仔细看过的帕克开口。

  “你要是愿意给我开门我也不会这么累。”

  “……”

  “让开一下,我要进去。唉,死小子你。”

  托尼没有想到帕克居然直接关上了窗户还上了锁,只知道这样他敲什么窗嘛,直接进去不就好了。

  “我睡觉了,晚安。”

  帕克嘴唇动了动,声音小的只有自己能听见,看了一眼悬在窗外的托尼,然后拉上了薄纱窗帘外侧厚重的绒布窗帘。隔着窗帘抚摸那扇窗,外边托尼还是铛铛的敲着,他感觉每一下都敲在自己手心。

  托尼见帕克死都不肯开窗就停止了敲击,他知道帕克站在窗后,所以不敢用手炮。

  唉,他叹了一口气,默默飞到大厦顶端,褪去身上的金属战衣。

  咔哒,门锁转动的声音,帕克惊了一下,回过头,托尼直接拿钥匙开了门。本来他不想这么做的,可是帕克怎么都不肯见他,他已经磨尽了耐心了。

  “你,托尼……”

  看着一步步朝自己逼近的托尼,帕克睁大了眼睛,身上裹着的浴巾随着他靠墙的动作滑落。突然就这么光溜溜的暴露在托尼面前,帕克羞愧难当,惊慌失措的扯起浴巾往身上裹,越着急越裹不好,最后他只能用手死死拽着浴巾护在身前。

  啊,丢人丢大了,为什么不好好穿睡衣。

  帕克肠子都悔青了。

  托尼就这么看着帕克的可爱举动尽力忍住笑,他知道自己一笑这个宝宝就要炸毛。这几天来被帕克拒之门外的烦闷心情被一扫而空。

  “你你你别过来,我,”

  帕克看着托尼还在逼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自己这种窘相被托尼看见简直太糟了。看了看离自己不远的床,帕克一咬牙,裹着浴巾一个起跳一下子窜到了被子了。

  感到全身被覆盖住帕克才喘了口气,分出精神来看一直没有说话的托尼。

  托尼坐到床边,双腿交叠,棕色的眼睛紧盯着帕克。

  “为什么不肯见我,睡衣宝宝?”

  “呃…我没有啊,你这不是见到我了么。”

  “我要是不来找你你就不见我?”

  “我每天都有训练啊,找你干什么,凯伦应该有和你汇报进度。”
 
  帕克拽着被子试图和托尼打哈哈,但是后者明显不满意他的回答,扬起手来,帕克以为自己要挨一巴掌,紧张的闭上眼,结果托尼只是呼噜了几下他的卷毛。

  “我怎么会打你,傻宝宝。”

  “我不是宝宝了。”

  帕克觉得要好好说这个问题,托尼一直在把他当孩子,可他一点儿也不想当他的孩子,更不想承受这份长者对小辈的关心,他要的,是和托尼平等的身份关系。

  “你才十四岁。”

  “我十五了,托尼,我不想只当你眼里的孩子,我不想只当一个宝宝,你懂么?”

  “我懂,可是你还是我的宝宝,永远都是。”

  “不是!我不要当你的宝宝。”

  帕克叫起来,托尼根本什么都不懂,他不想当什么宝宝,他相当的是他的恋人!于是他生平第一次,对这个他从小崇拜到大的男人发了脾气,他把床头的枕头翻过来丢向托尼。

  后者脸上写满了震惊和不敢置信,睡衣宝宝居然敢拿枕头抡他。

  也许是他会错意了?自己明明就是在和这个臭小子表白,永远都是自己的宝宝意思就是永远和自己在一起啊。彼得.帕克居然拒绝了他,很好。托尼的火也上来了,拿起身上的枕头狠狠砸了回去,帕克伸手一抓,枕套破了,里面塞的鹅羽飞的到处都是。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就不该浪费时间来找你。”

  漫天的羽毛像是飘雪,帕克任由自己的头发眉毛被那些痒痒的小绒毛沾白,看着托尼离去,在他伸手开门的时候闷闷的说。

  “还有半个月暑假就结束了,我想回去看看梅。”
 
  “随意,明天哈皮会来送你。”

  “嗯……”

  帕克坐在床上把脸埋入抱住的双膝间。
 
  托尼头也不回的甩门而出,他第一次并且是和一个孩子表白居然还被拒绝了,臭小子还说要回去。他托尼史.塔克的大厦住着哪里不好。

  次日,早餐桌上的气压很低。即使是刚抱得美人归的史蒂夫都没有大声和巴基说话,其他人更是沉默的撕着自己的面包片。因为托尼臭着一张脸坐在桌子的一端,死死盯着坐在另一端低头啃面包的帕克身上。

  这是怎么了,长桌上的人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下只敢用眼神交流。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现在谁要惹托尼不快就会被他从楼顶扔下去。

  娜塔莎摇头,虽然帕克和她较为亲近,但是托尼和他的事她也不是全部知道的。

  幻视不能吃东西,于是就坐在旺达旁边左看看右看看,尽量不发出声音的把果酱挪到旺达面前。

  猎鹰为了抱住自己的小命拼命往嘴里塞东西,防止一个没忍住就说出什么送自己上死路的话。

  “那个,我吃饱了。”

  帕克也意识到这种沉默的气氛对其他人是一个折磨,放下刀叉,抬头歉意的笑了下。似乎是因为帕克开了个头,餐桌上的气氛慢慢放松下来,其他人开始小声的说话。

  托尼站起身。

  “东西收拾好了么,我让哈皮过来。”

  “不用了,哈利说会来接我。”

  “哈利是谁?”

  “是……我的朋友。”

  “那好吧,一路平安。”

  “嗯。”

  所有人都停下来看他们这一幕告别的戏,他们不解,在洛基的银舌头和娜塔莎的劝说下,托尼不是去找帕克表白了么。现在这一场又是什么意思?

  帕克拎着一个大包拖着行李箱出来和众人道别,直到他消失在门口,其他人都还是一头雾水。

  “托尼,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去找他的么,你和他说了什么?”

  “他拒绝了我,就这样,吃你们的。”

  托尼耸了耸肩,走到窗户那边,从这里可以看到楼下的情况。娜塔莎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托尼,又看了一眼楼下。

  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那里,有个头发微黄的少年倚在车上,年龄看起来和帕克一样大,脸朝着楼梯口。

  复仇者大厦一般不会有人来,就算有也会提前打好招呼,无疑楼下这个是来接帕克的。

  帕克提着行李箱出来的时候,哈利就迎了上去。帕克拍了一下他的肩,然后阻止他想帮自己拿行李的举动。

  托尼看着两人的互动,似乎要在楼上用目光把哈利放在帕克肩上的手盯穿。

  “你到底和帕克说了什么,那个孩子怎么可能会拒绝你。”

  “我说希望他永远是我的宝宝,然后他说不要。”

  原来是这个,娜塔莎扶额。托尼平常那么聪明,怎么就在这事上拐弯抹角的,喜欢他就直说不是么。虽然她一开始并不看好他们,但是都发展到这个份上了,因为一个误会而错过未免太可惜。

  “他不知道你这话的意思是喜欢他,他以为你只是想把他当孩子看,所以他说不要当你的宝宝,我陪他经历过一个月的训练,他对你的感情我还不知道吗,你说清楚怎么他会拒绝你。他一直想要和你站到平等的位置,成为你身边的人。”

  托尼转过头看了一眼娜塔莎,原来是他们都误解了对方的意思?可是帕克已经要走了啊,托尼又看向楼下准备上车的帕克。

  “快去啊,不然他就真走了。”

  “快点啊,不然你会后悔的。”

  “托尼。”

  托尼在七嘴八舌中冲了出去。而旺达拉了拉幻视,后者了然的点了下头,直接穿到底楼叫帕克等一下。

  “什么?”

  幻视不等帕克反应过来就消失了,帕克只好站在原地,按他说的等一下。身后有轻微的喘气声,还没有转过身他就被一个人大力抱住了,从蹭过耳侧的胡茬触感可以得知这个人是托尼。

  “永远当我的宝宝的意思,是和我在一起。”

  “什,什么?”

  “我喜欢你,不,我爱你,不要走,宝宝。”

  托尼说话又急又快,生怕一松手他的宝宝就走了。刚刚那么一刻要永远失去帕克的感觉让他很不好受。

  “你……我也爱你,托尼。”

  帕克没有想到居然能在心将死的时候等来这一句让他彻底死灰复燃的话,不,不只是死灰复燃而是更激烈的燃烧。

 


————————————————————————————————————————————————————






啊,暗恋的都明恋了,舒畅。

这是一篇对于多CP的尝试,越来越放飞自我的写法,所以逻辑什么的不能仔细考究,这整的有点像完结感言,但是其实还没有完结233333

我决定下一篇文写个大纲,虽然也没有什么用,从来都是想到哪写到哪的……而且大部分都是看评论(难得这么多小天使评论),评论里的建议我都有考虑,所以大部分剧情都采用了评论里小天使们的想法。

是不是以为我今天没有废话,只是感觉废话在前头会剧透所以我给整到后边了蛤蛤蛤蛤,不想看我废话直接到下划线就不要看了,不过看到这句的时候你已经看完了。

( ̄y▽ ̄)~*捂嘴偷笑,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评论(28)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