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人生不过了了数载,做想做的事,爱值得的人(黑羽霞子),过一天少一天,平淡就好

【(乡村风)铁虫】村宝彼得与村头老男人史大颗的故事[乡村风!]

第一次尝试乡村风(第一次真多)

大概是南方农村的背景,肝不下去了 ,我得睡了。一直希望在自己生日的时候拥有五百粉丝,但是怎么挣扎都没有,算啦,这种文笔就不要想太多啦。
会有人喜欢我写的已经很好啦,你们都是小天使。

用了评论里一个小可爱的梗“我买个菜都能遇见九个和他有一腿的女人”

好了,乡村风铁虫,就这么一篇雷文,爱看不看。

————————————————————————————————————————————————

乡村铁虫(村宝彼得与村头老男人史大颗的故事)

  复仇者村,是一个普通的小乡村。

  地方不算偏僻到深山里,也没离省城多近。

  村里有个创业人士:史大颗,别名托尼,有钱人总是喜欢给自己取个洋名儿。

  史大颗是靠科技发家,搞研究的。说起他,也算是复仇者村一个神话,从小聪明过人,十七岁就大学毕业。不幸的是十八岁那年父母外出遭车祸再也没有回来。于是他自己一个人靠自己的智慧开始创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产业终于走上了正轨。一跃成为了复仇者村最有钱的男人。

  但是啊,提到这个史大颗,复仇者村的人是又骄傲又不耻。骄傲呢,是因为史大颗是他们村唯一一个创业成功的,平常村里有啥事找他资助也大方的很,这使复仇者村的建设比周边几个村都好;不耻呢,是这个史大颗爱睡女人,十里八村的大姑娘小媳妇都睡过,虽然他从不主动勾搭,都是那些女的看她有钱主动爬的床。再提一句,史大颗这人长的非常好看,有钱有颜穿衣又讲究,村里大姑娘都想着嫁给他,这使得村里小伙子提到他就恨得牙痒痒。

  这是腊月,临近年底了。一辆摩托三轮停在复仇者村村口,上面蹦下来一十四五的男孩子,背着大包小包,看来是放了寒假。

  在村口站了一个多小时的阿梅婶看见了,赶紧迎了上去。

“彼得啊,你终于家来了。”

“梅婶,不是叫你天冷不要在村头等的嘛,我认得回家的路。”

  “没事,婶不冷,一路累坏了吧,家里炖了你爱喝的鸡汤咧。”

  “那我们赶紧回去吧,包不重,我拿就行。”

  一大一小有说有笑的往回走,路过村口第一家,是个气派的独栋小高层,史大颗正弯腰从黑色奥迪后备箱往外搬东西,一身西装穿的笔挺。帕克走过去和他打了声招呼。

  “哎,彼得回来过年啊。”

  “嗯,史叔叔今年又赚大钱了啊”

  “还好还好,过几天来我这玩啊,什么化学物理我还是能教教你的。”

  “有你史叔叔辅导再好不过了,彼得还不谢谢叔叔。”

  梅婶来拉着彼得向史大颗道谢,然后回家。史大颗是这村里学历最高的人,要是愿意教彼得那就太好了,省了一大笔补习费,而且史大颗从小就教彼得功课,彼得在学校年年第一,现在在省重点中学上学,大伙都说彼得要成为村里第二个最有出息的人。

  一路上彼得和在外忙活的村民打招呼,大伙都停下手中的活来回他,笑着看这个白净讨喜的男娃子。

  说起彼得,也是可怜,父母是大城市人,所以才叫了这么个像外国人的名儿,可惜在他两岁的时候就去了,只好由阿梅婶收养。

  阿梅婶原本不是复仇村里的人,但是城里花销高,她一个人带着彼得负担不起,就来了这里,还好史大颗给她置办了一块田地,还不时的帮助她家。

  无论别的村民咋讨论史大颗,她都把史大颗当恩人。

  史大颗一个人住,阿梅婶看着怪可怜的,等彼得吃完饭,就打发他把鸡汤盛个一半端过去,顺便把作业带过去,不会写的让史大颗教了。

  “托尼,你在家么。”

  史大颗在屋内看着电视,近过年他给工厂放了假,现在闲下来感觉真不错,不过过两天还是要把机器设计图再搞搞。

  听见屋外的喊声,史大颗知道是彼得来了。整个村也就这孩子会喊他托尼,其他人要么喊小史要么喊史大颗。

  “彼得宝宝来了啊,咋,在家还没捂热就往我这跑。”

  彼得进了屋,也不客气,把自己书包扔到托尼沙发上,打开了保温壶的盖子。

  “梅婶叫我给你送鸡汤,快尝尝,可好喝了。”

  史大颗闻了闻,的确味道不错,于是他捞了个勺子开喝,还不忘把小茶几上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收起来,给彼得腾出地方写作业。

  彼得笑弯了眼睛,这么多年就托尼最懂他要干什么,他打个哈欠,托尼就会给他拿毯子,他拿出书包,托尼就会给他收桌子。

  “托尼,我果然还是最爱你了。”

  “别,你梅婶会难过的,回去帮我谢谢她,自家养的鸡就是不错。”

  一连几天,彼得都来史大颗家写作业。其实他前两天就把作业写完了,单纯来找托尼玩儿,托尼搞的那些研究发明什么的可有意思了。

  史大颗给彼得看了一下可以听得懂人话的机器人,彼得兴奋的一直围着那个转。

  “这个太神奇了,我要是也会做这个就好了。”

  彼得蹲在地上抬起头冲托尼看,屋里面暖气开的足,他就穿了的V领毛衣,托尼顺着松松的领口一直看到锁骨下边。

  怎么能对一个孩子起心思,托尼骂了一声自己是混球。平常跟那些主动的女人整整也就罢了,彼得是个孩子,还是个男娃。虽然唇红齿白的正是他的胃口,咋的也不能这么禽兽啊。

  彼得看史大颗一直盯着他瞅,一句话也不说,还咽了口水,脸不禁发烫。他从小就喜欢史大颗,史大颗是他的光。在他眼里,史大颗无所不能又对他好的不行。

  “托尼。”

  彼得黏糊糊的凑过来让史大颗回了神,看着彼得单纯的脸,他又骂了一声自己的龌蹉思想。

  “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当然喜欢你啊,小彼得。”

  被说中心思的史大颗矢口否认,他才不能承认他喜欢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孩子。

  彼得摇了摇头,眯着眼睛的样子让史大颗感觉裤裆里的东西蠢蠢欲动。

  “我是说,喜欢女人那种喜欢。”

  “彼得,你在胡说什么呢你,时候不早了你快回去。”

  “不,我喜欢你,托尼,我知道我在你心里边不一样,全村那么多孩子你只喊我宝宝。”

  年轻的彼得可丝毫不避让,开春后的学期是他在附近省城的最后一学期了,他得尽快知道托尼心意,不然他考去了更远的地方就看不见他。

  史大颗愣愣的看着彼得,这可真是了不得,这个宝宝居然也喜欢他。可自己比他大快三十岁,虽然注重包养的自己看起来不是太老。但这娃一定是疯了,喜欢自己一个老男人。

  还想要开口劝劝彼得别把崇拜当爱情,这孩子就按住他的肩头亲了他一下。

  “小史啊,你这门咋不关,哎呦我去。”

  糟糕,托尼推开帕克,村里的鹰大嘴看见了。这下全村都知道了,明明他啥也没干。

  没一会,阿梅婶就怒气冲冲过来了,边走边喊彼得的名字。

  “混小子,你给我出来。”

  “梅婶……”

  阿梅婶一看到彼得站在史大颗身边就来气,想着史大颗平常只玩女人,帕克是个男娃应该没啥事,没想到,辅导作业辅导到床上去了。夭寿喔,彼得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娃娃呢。

  “你给我过来,史大颗,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彼得还是个孩子,你咋不放过他。”

  拿着纳了一半的鞋底,阿梅婶指着托尼气不打一处来。

  彼得拉了拉阿梅婶衣袖,试图做个解释。

  “梅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托尼……”

  “哟,都喊上托尼啦,关系肯定不一般。”

  听着响声赶来看热闹的村民七嘴八舌的议论,挤满了托尼的院子。

  听了议论的阿梅婶更加来火,捞着彼得就要用拖鞋抽他。

  “你是不是和他亲嘴了?你小小年纪不学好,我去城里赶趟集都能遇见九个和他有一腿的老娘们,谁不好你挑了这个,你上学都学到哪里了啊……”

  阿梅婶一边说一边打的更来劲,彼得一边惨叫一边还为史大颗辩解。

  “我是真心喜欢托尼的,是我亲他的!”

  史大颗看不下去,上来揪着鞋底把阿梅婶还有彼得推到屋里,叫外边的人散了。

  “有啥忙啥去,不不关你们事儿”

  明显大家都看着热闹不肯散,史大颗不得不拿出要给村里建设撤资的狠话才逼得他们退到了门外,仍旧竖着耳朵听着屋内的一切。

  “梅,别打他,你打我吧。”

  “你别喊我梅,你也晓得你的年纪和我同辈啊,你咋就对娃娃下手了。”

  “我没有,我对彼得是真心的,他还没有成年我断不会碰他的哇。”

  “什么,你还真心的你,那么多女人。”

  “我……”

  “托尼,你真的喜欢我?”

  彼得眼睛亮了起来,听到这句话后他感觉之前挨的打都不算什么。

  史大颗点了点头,见两人居然都有意思的阿梅婶松了抓住彼得的手,彼得立刻跑到了史大颗怀里,史大颗还替他揉了揉挨打的屁股。

  “那现在咋办啊,全村人都知道了,你声名在外无所谓,可彼得年纪轻轻就毁了名誉了。”

  “那,你的意思是同意了?”

  阿梅婶扔了手中的鞋底,坐到了凳子上,有点头疼,这事儿发生的太快,她有点接受不来。

  “你俩这样我还能咋办,刚刚彼得喊那么大声,你个混小子。”

  史大颗把彼得护到身后,防止阿梅婶来了气又要揍他。

  不过阿梅婶同意了,他俩都感觉意外和惊喜。

  “梅婶,对不起……我就是喜欢他。”

  “那我带你们去省城住,远离这个村里人,以后彼得考到其他地方我们就也搬过去。”

  史大颗说出了他刚刚一直在思考的对策,阿梅婶听了之后感觉可行,彼得不知道托尼为他考虑的这样细,有点热泪盈眶。史大颗揉了揉他的头,又捏了捏他的脸,告诉他没事有我在。

  “算了,你俩走吧,我就不跟过去了,史大颗,不管你以前咋样,你要是敢让彼得难受,我就万儿八千里都要追过去抡死你。”

  “我一定不会辜负彼得的,梅你放心。”

  阿梅婶站起身,这一场笑话似的闹剧就这样收场,不过她还是要他俩过了年再走。

  史大颗搂住彼得点了点头。

评论(24)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