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铁虫】破产英雄 (肆)[对话娱乐向]

什么逻辑什么剧情都不存在orz
天冷冻掉了我的脑子

铁虫  破产英雄  肆

背景:托尼被绑架回来之后不肯出售武器被股东会罢权,斯坦运用手段让他的财产被冻结,迫不得已托尼出来打工,因为得罪人太多导致他只能找了一个三流餐厅的服务生的工作。

帕克因为每晚出去当蜘蛛侠,梅担心他出来寻找他的时候出了车祸之后就再也没有当过蜘蛛侠,他感觉他谁也帮不了什么用都没有,现在只能靠打工维持生计,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有上过学,但是一直在用打工的钱来买学习资料。

两人年龄差十几岁,具体不用深究,因为我也理不清。

————————————————————

  说着绝对不会帮托尼回家的帕克还是帮了托尼,他总感觉托尼一个人回去会被他的死对头发现,万一被抓起来就不好了。

  “哦,这样挺酷的,就是衣服丑了点。”

  “闭嘴,再说我就把你挂到纽约最高的楼上。”

  “好吧我不说了。”

  帕克翻出了以前制作的战服,两三年没有穿了,还是有点怀恋,衣服小了些,露出一截小腿在外边。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蜘蛛侠。

  帕克有点吃力的抱着托尼在屋顶上拽着蛛丝晃荡。

  “你好重。”

  “是你太瘦了,宝宝。”

  “你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信。”

  托尼紧紧搂住了帕克的腰,他知道他不会把自己扔下去,但是这样省的帕克要一只手顾着他,只有一只手能抓着蛛丝。

  在托尼的指路下,他们终于到了托尼的家,可惜有人守着,门也紧闭。帕克把托尼放在屋顶上,然后悬在屋檐上,几个冲击踹碎了一块玻璃。

  “慢点慢点。”

  “跳进去,小心玻璃。”

  “宝宝你真贴心,嗷!”

  本来耐心抱着托尼往屋内送的帕克听他喊了宝宝之后直接手一松,扔了进去,叫他小心玻璃真是多此一举。

  不过听到托尼的惨叫还是担心了一下,没摔出大事吧,托尼可是一个普通人。

  “哇塞,托尼你家真的好大。”

  “你该庆幸我家大,不然刚刚的声音外边就听见了。”

  “又不是我叫的。”
 
  帕克东看看西摸摸,托尼的一个房间就有他以前和梅一起住的整个房子大。

  托尼按了一下墙上的按钮,贾维斯的声音传来“欢迎回家,sir。”

  “这个,这么先进的么。”

  “当然,这是贾维斯,整个房子都是他管,过来把手放上边。”

  很满意彼得目瞪口呆打量他家的样子,托尼直接给贾维斯上传了帕克的信息,对他开放屋内的一切权限。

  “好了,我去地下室的实验室了,你随便玩。”

  “好。”

  帕克眼睛亮晶晶的,托尼屋子里的电子产品都是最先进的科技,他对这些东西最感兴趣了。

  不过帕克最后爱上了托尼的浴缸,打工后又忙又累,洗澡几乎就是为了清洁,现在居然有一个好好泡澡的机会,不能浪费。

  “托尼,你家浴缸是恒温的嘛。”

  “头那边按钮是有按摩功能,你为什么要在泡澡的时候和我视频。”

  “我得看着你在干什么啊,万一被抓住了怎么办,还有万一你自己偷偷走了我还留着怎么办,虽然留在这个浴缸里挺好的”

  “你要喜欢,这个房子以后都是你的。”

  “可是这个房子现在你没有分配权。”

  “好吧,宝宝你往水里去一点儿,看着你的胸我没法工作。”

  视频被掐断了,托尼清晰的记得帕克脸红了。

  但他得加快时间,还好之前的盔甲试验品并没有被发现,这样他只要改良一下就好了,还可以做一点别的什么东西。

  帕克是被砰的一声响惊醒的,浴缸太舒服他直接睡着了。

  “发生什么了!”

  头发还低着水,一下子几个空翻找到托尼的帕克被眼前景象惊呆。

  一个两米的钢铁人站在那里,冲他招手。

  “彼得,你过来,试试这个。”

  “刚刚声音怎么回事?”

  “不用紧张,是我弄的,快穿上,外边应该已经发现了。”

  托尼掀开面罩,拿起桌上的东西递给帕克。现在的他们还不能暴露,斯坦可能背地里还有什么小动作。

  “这是,给我的?”

  帕克拎着手上的特殊布料,红色的有蓝色装饰,还有着蛛网花纹,似乎是他那件自制战衣的升级加强版,不过好看了数倍不止。他终于知道托尼为什么笑自己穿的像是睡衣了,因为他经手的都是精品,更不用提此刻正在他身上的那套金红相间的盔甲了。

  “试试合不合身,等有空再给你做更好的。”

  “超酷!”

  战衣很合身,帕克兴奋的一个后空翻,然后试了试手腕上的发射器,托尼做的比他自己做的好用了数倍。

  门外传来动静,他们折腾了这么久守门人才发现真是够迟钝的。

  “他们对自己可真有信心,好了,带上这些我们走吧。”

  “你现在不是一炮就能轰死他们了么,为什么还要走。”

  “因为我还不清楚他们背后的小动作。”

  这次不用帕克再拼死拼活的抱着托尼用蛛丝荡来荡去,而是托尼直接抱着他,脚底喷出火焰在空中飞行。

  “哇哦,像在飞,这感觉好极了。”

  “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hey,这是我的台词。”

  在帕克看不见的面罩后边,托尼露出微笑,睡衣宝宝真好玩。

 

 

评论(1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