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充满暗恋的复仇者大厦(三)[多CP]

我也不清楚他们妇联吃晚饭到底怎么吃,洛基给巴基夹菜什么的,如果他们吃西餐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就是要这么个情节……

啊,什么违和的地方自动忽略好了

感觉自己在持续忽略锤哥(要不霜冬在一起好了……)

这是今天份的更新,然后白天出去兼职晚上要复习,应该不会更了……
——————————————————————————

“hey,各位早安,我回来了”

  钟表时间刚刚停在八点,阳光从窗外照进来表示七月的第一天就是一个好天。

  充满活力的帕克在客厅里一个侧翻,然后和打开门的娜塔莎问好。

  “早安,小鬼”

  和着娜塔莎一起出现的班纳也回给帕克一个微笑和他说了早安,娜塔莎喜欢的他也喜欢。
 
  “早安,美国队长”

  “早安,旺达还有幻视,旺达你今天的头发好看极了”

  “早安啊,彼得,一大早真有活力”

  “你也一样啊,山姆”

  因为帕克的到来,复仇者大厦变得格外热闹。

 
    洛基打开门,看了一眼帕克然后又关上门。

  “他怎么啦”

  “没事,他只是欲求不满而已”

   “秃鹰你再说话我就拆了你的翅膀”

  “是猎鹰,托尼”

  托尼揽着帕克的肩把他带离这群教坏小朋友的人,山姆真是什么都和帕克说,他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呢。

  “别理他,睡衣宝宝,洛基只是心情不好”

  “为什么心情不好”

  “谁知道呢,你好好去训练,接下来是实战部分,娜塔莎会教你,我要和小辣椒出去度半个月的假,不要打扰我们。”

  娜塔莎在托尼的示意下过来揉了揉帕克的头,让他和自己走,但是帕克显然有点不舍的看了托尼一眼。

  “别看了,孩子”

  “?”

  娜塔莎叹了一口气,她看得出来这个孩子眼里藏着过于浓烈的情感。可是托尼和他年纪差得太多,而且托尼已经有了佩珀了。

  在众多复仇者中,只有托尼是普通的人类,他会老会死。

  尽管不想接受,但是这是事实。

  托尼总有一天,会离开的。

  所以帕克和托尼,不应该有交集。

  帕克看向娜塔莎,她对他摇头,眼睛里透着关切和惋惜,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被看穿了,紧张的说话都有点结巴,说着我对托尼只是崇拜之类的话然后飞也似地跑出去了。

  为什么,娜塔莎会知道呢。帕克到他的独立练习室的时候心还没有平复,托尼把这一层都装成了他的练习室。托尼就是这样,给他提供最好的一切,让他有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的机会,却告诉他只是因为他年纪小才对他如此关照。

  年龄差真的那么重要么,帕克抱住膝盖看着玻璃窗上眏出来的他的样子,托尼给他制作的战服越来越合身,他也越来越痴迷于托尼,不知道什么时候,单纯的崇拜里就掺上了喜欢,然后喜欢越来越浓烈,将他吞噬。

  为什么站在他身边的人不能是自己呢。

  “娜塔莎”

  “嗯?”

  “开始吧”

  “你不用再调整下状态么”

  “不用,反正托尼和波茨出去度假了”

  “好吧,开始”

  这个时候畅快淋漓的发泄才是最好的。

  帕克率先发动攻击,娜塔莎一个后仰避开了发射过来的蛛丝,然后身如鬼魅地靠近帕克的后背。帕克察觉到娜塔莎的动作,一低头然后一根蛛丝粘到天花板荡到空中踹过去,娜塔莎借势抓住他的脚踝,用力一扯,帕克直接摔到地上。

  “没事吧,彼得”

  “没事,再来”

  娜塔莎听了之后没有再对帕克留情,帕克也豪不留余力的反击。两人从早打到晚,从太阳当空打到太阳落山。一直到精疲力尽的躺在地上,帕克扯开头罩,他的头发都因为汗湿成了一缕一缕的垂在头上。

  帕克喘着粗气,胸口剧烈的起伏,他看向娜塔莎,娜塔莎也看向他。两人相视而笑,但是帕克笑着笑着,就有亮晶晶的水珠从眼睛里滚下来了。

  “我以为没有人会知道的”

  “其实你并没有藏好,忘了吧,年少的欢喜总是会让人昏头”

  “谢了,娜塔莎,你就像姐姐一样”

  “我不介意你喊我姐姐,虽然我也不记得我多大了。”

   帕克从地上爬起来,抓着面具摇摇晃晃的往房间走,这个时候洗个澡睡一觉再合适不过。他不认为自己喜欢托尼是因为年少的冲动,他不会忘记托尼的,永远不会。

  托尼盯着手机屏幕出神,帕克刚刚似乎哭了。谁都不知道他把帕克练习室的监控连到了手机上,他想他只是单纯关心这个他招募过来的宝宝,怕他的新战衣出情况伤到他之类的。

   其实这些都是借口,托尼知道这个孩子对自己来说是特殊的。

  迫切想知道帕克为什么会哭的托尼给娜塔莎打了个电话,是班纳接的。和彼得对战了一天的娜塔莎动都不想动,直接躺在班纳的腿上指使他接电话。

  “喂,托尼?”

  “娜塔莎呢”

  “在这,你有什么和我说,她听得见”

  “好吧,我是想问……”

  “如果不能给他所有,就不要给他创造可以幻想的空间”

  “什么?你知道我要问什么么,给娜塔莎接,班纳你什么时候说话这么文邹邹的了”

  “我家娜塔莎知道你要说什么,这就是她对你说的”
 
  “你确定?喂……”

  shit,什么都没问出来,电话就挂了。托尼骂了一声娘,什么所有和幻想的,恋爱中的人都是满口华词丽藻的废话。

  直接问彼得好了,托尼从通讯录里翻出来备注是“睡衣宝宝”的联系人拨了过去。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那边传来帕克鼻音浓重的一声喂。

  “睡衣宝宝,你怎么了”

  “啊,史塔克先生,我没事,我今天有好好练习。”

  托尼听得出来那边的帕克在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拼命想显得镇定的声音里还是掺着哭腔。该死的,这个孩子到底为什么哭,娜塔莎到底和他说什么了,监控里明明是普通的练习场景。越想越乱的托尼直接起身召唤了盔甲,准备回去看看帕克。

  “托尼,你去哪”

  小辣椒捧着托尼点的披萨回来了,发现他又要出去。

  “呃,我回去一趟”

  “怎么了,出事了么”

  “没有,我就是想回去看看”

  “可是我们刚刚到这里三个小时”

  “我马上就回来”

  “算了,你别回来了”

  “……”

  波茨把手中的披萨盒扔到桌上,永远都是这样,说好的约会,中途他总是要跑去当钢铁侠或者管他的复仇者联盟。在一起三年多没有一次约会和度假正常进行的,不是他要找别人就是别人找他。什么钢铁侠,她只是想要一个正常的男朋友而已,以前他是花边新闻一堆史塔克先生,现在又是拯救世界的钢铁侠。她受够了,她只想要一段普通的恋情。

  看着生气的小辣椒,托尼褪去了自己的盔甲,把她抱到怀里,轻声说着对不起。这是他对她说的第无数声对不起,因为同样的事情。波茨闭上眼,不知道她和托尼的爱情会在什么时候消磨殆尽。

  这是洛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第十天,上次被抗回房间后,他们的谈话一如既往的不愉快,也是一如既往的以索尔气到摔门而出告终。

  “你和他,说什么了”

  洛基终于出门去了他最喜欢的阳台看书,现在是炎热的夏季,但他感觉自己被太阳晒着才能舒服点。

  巴基也在,其实他是在等洛基,史蒂夫和索尔都看着他,不肯他去找洛基,他只好每天在这等着。

  “他只是劝我看看人类女人”

  “……”

  “他生气我给你梳头发,但是他怎么不知道我也生气他让别的女人拆我给他梳的头发呢”

  “那是因为我?”

“和你没关系,他只是愤怒我不像以前一样对他,不像以前一样围着他转罢了”
 
  “……”

  “美国队长和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的”

  呵,洛基发出一声轻笑,史蒂夫一定是对着巴基说了他侵略纽约的丰功伟绩和其他一系列事迹,然后尽力不用脏话的把他骂了个遍。

  “请问,我可以呆在这里么”

  在洛基把手伸出去触碰阳光的时候,一个怯怯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有点沙哑,听得出来刚刚哭过。

  “哦,有秘密的三个人凑齐了,随便挑你喜欢的地方坐吧,反正这里也不属于我们”

  帕克看到冬兵朝他点头后就坐了下来,不太明白洛基刚刚说的话是什么。

  难受的时候多晒晒太阳,会舒服点。

  三个人就这样沉寂的晒着太阳,直到夜幕降临,帕克已经抱着膝盖睡了。

  幻视从楼下直接穿到了楼上来喊他们去吃饭,看到三人对着窗坐的整整齐齐时他还以为他们被设定了什么程序。

  冬兵抱着帕克出现的时候,其他人又是吃了一惊。这几天来他们吃的惊已经够多了。

  洛基扫视了一下围在桌子旁的人,没有索尔,吵完架那天他就出去了,找他的女朋友,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而美国队长又是一副要用目光杀死他的表情,他明明没有和冬兵有任何接触。洛基看着全桌子的人,全桌子的人也看着洛基。

  “看我干什么,我没对你们的小复仇者做什么,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喂,醒醒”

  巴基直接把帕克放到了沙发上,拍醒了他。睁开眼的帕克还有点迷茫,揉了揉脸才清醒过来,娜塔莎关切的问他有没有事。

  “我没事,就是去晒太阳然后睡着了,谢谢巴恩斯抱我回来,是开饭了么,我早就饿扁了”

  “那我们吃饭吧,幻视厨艺越来越好了”

  “其实都是旺达做的啦”

  帕克入座之后气氛很快就活跃起来,只有娜塔莎担心的看了一眼他红肿的眼眶,班纳拍了拍她的肩。

  洛基无视史蒂夫的眼光在巴基旁边坐下,甚至还给他夹了一块肉,美国队长的眼睛都快要喷火了。

  “巴基,不是说好了远离他么”

  “可是,洛基是朋友”

  什么朋友,史蒂夫拿酒杯的手僵在半空中,巴基不是只把他当做朋友的么,为什么现在洛基也算朋友了。
 

 

 

 

 
 

 

评论(35)

热度(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