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什么都敢磕,什么都敢写,天雷滚滚,内外都黄,写的不好但是多,关注前谨慎思考。

【铁虫】破产英雄 (三)[轻松向小短文]

托尼发现帕克是特殊的了,马上要去做钢铁盔甲了(和原作差很大啦,反正就是想这么写,略略略)

背景:托尼被绑架回来之后不肯出售武器被股东会罢权,斯坦运用手段让他的财产被冻结,迫不得已托尼出来打工,因为得罪人太多导致他只能找了一个三流餐厅的服务生的工作。

帕克因为每晚出去当蜘蛛侠,梅担心他出来寻找他的时候出了车祸之后就再也没有当过蜘蛛侠,他感觉他谁也帮不了什么用都没有,现在只能靠打工维持生计,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有上过学,但是一直在用打工的钱来买学习资料。

两人年龄差十几岁,具体不用深究,因为我也理不清。

——————————————————————

  见证了托尼打人后的餐厅安静了许多,流氓地痞什么的也按下了惹事调戏服务生的心。

  “托尼,这是你的胸卡”

  阿憨给托尼拿来了胸卡,可惜他薄弱的英语能力把Tony拼成了toni

  “是Tony,不是toni,你把Y写成了i”

  “好吧,我拿去改”

下班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阿憨又给他们开了一场所谓的员工大会,借着客人的意见然后巧妙的提醒oleg穿上衣服再做饭,还有叫帕克对人温柔点。

  “温柔点邀请他们摸我大腿么,要是那么干我早就能买下我想买的房了。”

  帕克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拖着托尼走了,oleg扬言他以后会身上一块布都没有的做饭给他的客人吃,可怜的阿憨想要重振的店长雄风再次被鄙视的一干二净。

  “彼得,你说话真犀利”

  “我不犀利就有人对我犀利”

  “你想买哪儿的房”

  “和你有什么关系,如果你还是那个成功人士史塔克,我可能会求你帮帮我”

  托尼从椅子上转身盯着帕克,询问他会怎么求自己来帮他买房。

  “我或许可以让你睡我,不过你现在天天在我床上,连个房子影儿都没有,记得洗内裤,我睡了”

  “哎,你还没说是哪里的房子”

  不问出地点不死心的托尼推了推帕克,后者把毯子蒙过头,只露出白皙光滑的脚在外边。

  “我以前的家,我想买回来”

  帕克声音闷闷的,说完之后就没了动静,应该是睡着了。托尼修改了手中草图的几个细节后就也上了床,把包成一团的帕克从毯子里剥出来,然后抱着帕克盖着毯子进入梦乡。

  一大早醒来帕克就发现自己像只章鱼一样缠在托尼身上,吓得他不轻,以为自己睡觉时对托尼干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仔细检查发现两人衣服都还在后才松了口气。

  “我不会对一个宝宝出手的”

  “你才是宝宝,从我的床上下去”

  “你昨天还说愿意让我睡你的”

  “那你睡完了不应该给钱么”

  托尼眼睛都没有睁就把帕克重新按到怀里,他早就醒了,只是想抱着帕克而已,男孩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很招他喜欢。有种想抱一辈子的冲动,托尼知道自己是来者不拒的类型,不过从没有想到他会喜欢一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孩子。1

  帕克有点脸红,托尼揉他的头发还有亲吻他的额头,或许那只是他对床伴的习惯性动作,但是对帕克这种毫无经历的孩子来说,太容易胡思乱想了。

  “托尼,我可不是你以前那些床伴,你该起床了”

  “我知道,我的男孩”

  “谁是你的了,不要脸”

  帕克想要挣脱托尼的拥抱,但是托尼力气挺大的,他也不想伤到托尼,好在他说他上班要迟到后托尼撤掉了压在他身上的胳膊,他就在床上一个后空翻落到了地上。
面对托尼震惊的脸,他有点不知道怎么解释。

  “呃,一点防身技巧”

  “这看起来像个国家专业体操运动员”

  “我走了,你记得把家里收拾下”

  “好”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对话总是有一种伴侣间出门时的叮嘱的感觉,帕克拍了拍跳的有点乱的胸口,拎起背包出门。

  “不要再受伤了,宝宝”

  “谁是你宝宝!”

  如果托尼不喊他宝宝的话就可爱多了,真是的。帕克出门后愤愤想,被托尼喊宝宝总感觉自己像他儿子。他一点儿也不感觉托尼喊他宝宝是喜欢他的意思,当然后来过了好久他才知道。

  “我回来了”

  今天的熊孩子比昨天还熊,帕克一点儿也不想提。不过一回家看见托尼还在桌子上写写画画,这让他有充分理由怀疑托尼是不是在他出门的时候一直都在画画,当然托尼的确一直在画设计图。

  “我可没听说过托尼.史塔克是个画家”

  “这是设计图”

  “设计的什么”

  “一副盔甲”

  帕克凑过去看了看, 发现的确很棒,突然想不起来托尼之前是干啥的。

  “你之前是做什么的来着”

  “武器,你居然这么不关心我”

  “我又买不起你公司的东西,我关心了干啥”

  “以后你想要什么我直接送到你家”

  “拉倒吧,你现在只是一个穷服务生”

  帕克推开托尼的设计图,直接趴在桌子上,待会又要去餐厅工作,这种生活真是累的可以,他现在什么梦想都没有,只希望能够把以前和梅一起住的那个屋子买下来,还差个二十几万就够了,房东故意刁难他给他提价,不过他没有办法,只能努力攒钱。

  “hey,宝宝,我想我们可以不这么贫穷”

  “你有什么法子?”

  “我们去我以前的屋子里呆半天就好了”

  “什么?”

  “我们去把这个做出来,把公司抢回来”

  托尼挥了挥手中的图纸,帕克显然不信。

  “半天你就够了?”

  “当然”

  “我可不信,你还是收起你的大作和我去当服务员吧”

  帕克把脑袋重新搁到桌上,在他看来托尼只是还不肯接受自己身无分文,在空想罢了。

 

 

 

 

评论(5)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