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卿

选择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因为夸奖而沾沾自喜迷失方向,也不要因为批评而沮丧失去信心。因为活着,本来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铁虫】破产英雄 (贰)[轻松娱乐向]

这就是一个帕克关心托尼,托尼喜欢帕克,为了发糖写的(自我感觉是糖)

——————————————————————————

背景:托尼被绑架回来之后不肯出售武器被股东会罢权,斯坦运用手段让他的财产被冻结,迫不得已托尼出来打工,因为得罪人太多导致他只能找了一个三流餐厅的服务生的工作。

帕克因为每晚出去当蜘蛛侠,梅担心他出来寻找他的时候出了车祸之后就再也没有当过蜘蛛侠,他感觉他谁也帮不了什么用都没有,现在只能靠打工维持生计,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有上过学,但是一直在用打工的钱来买学习资料。

两人年龄差十几岁,具体不用深究,因为我也理不清。

时间是托尼刚被绑架回来,也就是第一部






铁虫  破产英雄  贰

  又是一天上午,帕克伸着懒腰从房间里出来,他没在床上找到托尼,应该是早就起了。

  “早安,睡衣宝宝”

  托尼在凌乱的桌子上折腾什么会发光的东西,旁边摆着给帕克买的早饭。

  “我给你床头留了纸条叫你吃早饭,不过我在你起床前就回来了。”

  “我更希望你留一叠钞票,难得有男人睡我”

  “……”托尼手上的螺丝刀停了一下,看着帕克宽松短袖下的大白腿“这是第一次我的床上睡着个男性,你的话听起来身经百战,有很多女人?”

  帕克把面包叼到嘴里,拿起杯子给自己倒牛奶,他没心思回答托尼,但他还是开口了

  “你以为一个十八岁的穷鬼男人有什么吸引力?”

  “是男孩,你的脸看起来只有十五岁”

  “闭嘴!”

  帕克转身回屋穿上了裤子才出来,把一堆书塞到洗的发白的背包里,头发有些乱,他一边抓着头发一边弯腰穿鞋。

  托尼一直看着帕克的动作,问他要去哪。

  “去打工,你就在这别乱跑,不要被对门那个巨乳女人看见,不然我没法子救你”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话听起来像是一个妻子对丈夫说的”

  “那你还是别回来了”

  居然有小孩对他这么说话,托尼感叹自己果然是落魄了,不过看在帕克是关心他的份上,他不计较。这个小孩子虽然说话直白又冲,但是每一句都是在告诉他怎么避免麻烦保护自己。帕克的毒舌只是他的保护色,因为他一个人在这种下层社会摸爬滚打,如果不表现的凶一点,很可能早就被吃的渣都不剩了。

  毕竟这孩子,生的太好看太可爱了。托尼想到帕克抿嘴的表情,唇边不禁染上了笑意,低头更加快速的修理反应堆。

  彼得.帕克直到下午三点半才回到家,托尼仍旧坐在桌子上,拿着一支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当然这两者都是翻的帕克的。

  “脸怎么了”

  托尼一抬头就看见了帕克脸上一道浅浅的伤口,有一点干涸的血迹。

  “这个?熊孩子扔的,我就说小孩子不应该玩刀,你怎么翻到我的本子的,那可是我最后一本全新的”

  “我就是借用一下,以后我会还你的”

  “我不相信身无分文还要靠我收留的你什么时候能还,算了你用,反正我也用不了”

  把自己摔进沙发里,帕克闭上眼睛,他给熊孩子补课真是累死了,一家三个小孩,一个比一个皮,要不是工资高他真想揍死他们。

  随手扯过一块布料盖在自己身上,质感很好,帕克又摸了摸,确认了是托尼的外套。

  “我眯十分钟,然后你换上昨天拿的红制服,我们去餐厅”

  “行,你睡吧,我还有五分钟画完了”

  没有回答,托尼看向帕克,后者已经躺在那里睡着了,呼吸均匀,微微缩起的身子上盖着他的黑色外套,白皙的皮肤和黑色的布料相衬,看的他心有点痒。

  果然还是个宝宝。

  看着手边的设计图,托尼想,过段时间他要把帕克一起带走。

  帕克的功课很好,每一本笔记都抄的整整齐齐,这是他翻他书架的时候发现的,一张奖状和满分试卷叠的好好的放在那里。还有一些大学工程学的教材也码的整整齐齐。托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一个这么优秀的小孩变成了一个每天为了赚钱累到眼下乌青,闭眼在哪都睡得着的三流餐馆服务生。

  托尼看着帕克的脸出神,成功的让半个小时后才醒来的帕克暴怒,他们要迟到了。

  “我只是想让你多睡一会,况且地铁不都是十分钟一班么”

  “你以为你的地铁是定好时的么,况且我们还要走二十分钟”

  “难道不是?”

  “我忘了你从来没有坐过这个”帕克揉了揉头,棕褐色的卷毛被揉的炸开,托尼忍不住伸手去替他抚顺。

  “把爪子从我头上拿开,换衣服快走,自己走的话应该比等地铁靠谱点”

  穷人区的地铁晚十几分钟是经常,半个小时也不算罕见。

  反正托尼和帕克整整晚了四十分钟,阿憨刚想进行长篇大论就被帕克抄起抹布堵住了嘴。

  “不要对他们说太多话,端过去放下就好了”

  帕克悉心教导托尼,尽管托尼换了衣服,还是浑身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尤其小麦色肌肉匀称的腿裸露在外。帕克感觉今天来的女客人可能要比以往多,托尼这个从来接触的女人都是模特和明星的人可能招架不住下层的疯狂中年妇女。

  “我能做的,小宝宝,我又不是个女的”

  “那你去吧,记得别人她们喊你糖糖妮妮什么的”

  “……你不要低估一个成功人士”

  “是曾经成功”

  托尼还想和他争辩两句的时候,一边不知道几号桌的客人猛敲桌子催点餐,帕克不得不走过去,托尼有点生气,尤其那几个没礼貌的客人居然想要伸手捏帕克的脸。

  “我成年了,要点菜就不要废话,拿开你的手”

  帕克躲开面前中年大叔伸过来的咸猪手,表现出十分不耐,如果这桌脑残再笑他过于显小的脸他就直接卸了他们下巴。

  “小弟弟,不如和我回去,在这里工作多累啊……”

  “……”

  “不想死就赶紧滚出去”

  帕克没有出手,从他身后伸出的另一只手死死捏住了咸猪手的手腕,用力一翻,猥琐大叔惨叫连连,是托尼。

  “你是谁,你”

  “猪还不配知道我是谁,半分钟之内滚”

  托尼直接把大叔从椅子上摔到地上,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其他想要动手的同伴,握了一下拳,使得一伙人连滚带爬的消失了。

  回头看了一样帕克,后者也看着他。

  “谢了”

  “我说我能做的来这份工作吧,宝宝”

  “是,没想到你还会打人”

  “我见过更恶心,更难缠的人”

  是的,托尼是一个成年人,在社会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不是那么容易被搓圆捏扁的,帕克感觉自己对托尼关心的有点过了。

 

 
 
 

评论(9)

热度(154)